營州歌

朝代:唐代

作者:高適

邊塞生活

原文

營州少年厭原野,狐裘蒙茸獵城下。
虜酒千鐘不醉人,胡兒十歲能騎馬。

譯文

營州一帶的少年習慣在曠野草原上生活,穿著狐皮袍子在城外打獵。
他們即使喝上千杯酒也不會醉倒,這些少數民族的孩子10歲就能騎馬奔跑。

注釋
⑴營州:唐代東北邊塞,治所在今遼寧朝陽。
⑵厭(yàn):同“饜”,飽。這里作飽經、習慣于之意。
⑶狐裘(qiú):用狐貍皮毛做的比較珍貴的大衣,毛向外。
⑷蒙茸(róng):裘毛紛亂的樣子。語出《詩經·邶風·旌丘》:“狐裘蒙戎”。“茸”通“戎”。
⑸城下(xià):郊野。
⑹虜(lǔ)酒:指營州當地出產的酒。
⑺千鐘(zhōng):極言其多;鐘,酒器。
⑻胡兒:指居住在營州一帶的奚、契丹少年。

參考資料:

1、 孫欽善,武青山,陳鐵民,何雙生.高適岑參詩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08月第1版:第16頁
2、 羅貫中原著 王福改寫.唐詩三百首 彩圖注音版:吉林攝影出版社,2004年07月第1版:第137頁
3、 何誠斌編.古詩精選:甘肅文化出版社,2002年:第31頁

賞析

唐代東北邊塞營州,原野叢林,水草豐盛,各族雜居,牧獵為生,習尚崇武,風俗獷放。高適這首絕句有似風情速寫,富有邊塞生活情趣。

從中原的文化觀念看,穿著毛茸茸的狐皮袍子在城鎮附近的原野上打獵,似乎簡直是粗野的兒戲,而在營州,這些卻是日常生活,反映了地方風尚。生活在這里的漢、胡各族少年,自幼熏陶于牧獵騎射之風,養就了好酒豪飲的習慣,練成了馭馬馳騁的本領。即使是邊塞城鎮的少年,也浸沉于這樣的習尚,培育了這樣的性情,不禁要在城鎮附近就獷放地打起獵來。詩人正是抓住了這似屬兒戲的城下打獵活動的特殊現象,看到了邊塞少年神往原野的天真可愛的心靈,粗獷豪放的性情,勇敢崇武的精神,感到新鮮,令人興奮,十分欣賞。詩中少年形象生動鮮明。“狐裘蒙茸”,見其可愛之態:“千鐘不醉”,見其豪放之性:“十歲騎馬”,見其勇悍之狀。這一切又都展示了典型的邊塞生活。

這首絕句的藝術特點是構思上即興寄情,直抒胸臆;表現上白描直抒,筆墨粗放。詩人仿佛一下子就被那城下少年打獵活動吸引住,好像出口成章地贊揚他們生龍活虎的行為和性格,一氣呵成,不假思索。它的細節描寫如實而有夸張,少年性格典型而有特點。詩人善于抓住生活現象的本質和特征,并能準確而簡煉地表現出來,洋溢著生活氣息和濃郁的邊塞情調。在唐人邊塞詩中,這樣熱情贊美各族人民生活習尚的作品,實在不多,因而這首絕句顯得可貴。

參考資料:

1、 《唐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年12月版,第392頁
2、 小學生導刊(低年級), Pupils’ Guide, 2006年Z3期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