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張立本女吟

朝代:唐代

作者:高適

女子故事

原文

危冠廣袖楚宮妝,獨步閑庭逐夜涼。
自把玉釵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

譯文

少女戴著高高的帽子,拂動著寬廣的衣袖,打扮成南方貴族婦女的模樣,
夜晚獨自在涼爽寂靜的庭院中漫步。
自己拿著玉釵敲臺階下的竹子,打出拍子,
一曲清越的歌聲之后,月色顯得十分皎潔。

注釋
⑴張立本女:《全唐詩》載:“草場官張立本女,少未讀書,忽自吟詩,立本隨口錄之。”
⑵危冠:高冠。楚宮妝:即南方貴族婦女式樣的打扮。
⑶閑庭:空曠的庭院。
⑷玉釵:一種婦女頭飾。砌竹:庭院中臨階而生的竹子。
⑸月如霜:月光皎潔。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 .全唐詩(下)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年10月版 :第1960-1961頁 .
2、 于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年12月版 :第113-114頁 .

賞析

傳說唐代有個草場官名叫張立本,他的女兒因后院古墳中的狐妖所迷,詩人以此為據,寫成此詩。

此詩一說為張立本女作,而且伴有一個荒誕的故事。傳說唐代有個草場官張立本,其女忽為后園高姓古墳中的狐妖所魅,自稱高侍郎,遂吟成此詩(《全唐詩》卷八六七)。這種附會雖然頗煞風景,卻也令人想到:或許正是因為這詩情韻天然,似有神助,才使當時的好事者編出這樣的無稽之談吧。

詩的內容似無深義,卻創造了一種清雅空靈的意境。暗藍色的天幕上一輪秋月高懸,涼爽的閑庭中幽篁依階低吟。清冷的吟詩聲和著玉釵敲竹的節拍飄蕩在寂靜的夜空,冰冷如霜的月光勾勒出一個峨冠廣袖的少女徘徊的身影。意境是情與景的融合。在這首詩里,景色全由人物情態寫出,而人物意趣又借極簡煉的幾筆景物點綴得到深化。由情見景,情景相生,是形成此詩佳境的顯著特點。

“危冠廣袖楚宮妝”是一種高冠寬袖窄腰的南方貴族女裝,這身典雅的妝束令人清楚地想見少女亭亭玉立的風姿;從“獨步”可見庭院的空寂幽靜和她清高脫俗的雅趣,而“閑庭”又反襯出少女漫步吟哦的悠然神情。“逐夜涼”則藉其納涼的閑逸烘染了秋爽宜人的夜色。夜靜啟開了少女的慧心,秋涼催發了少女的詩思。她情不自禁地從發髻上拔下玉釵,敲著階沿下的修竹,打著拍子,朗聲吟唱起來。以釵擊節大約是唐宋人歌吟的習慣,晏幾道《浣溪沙》詞有“欲歌先倚黛眉長,曲終敲損燕釵梁”句,寫的是一位歌女在“遏云聲里送離觴”的情景,也頗嫵媚,但稍嫌激烈,高適此詩中的少女,孤芳自賞,不求知音,信手擊竹,對月自吟,那種心聲和天籟的自然合拍似更覺曼妙動聽。

抒情的畫意美和畫面的抒情美融為一體,是盛唐許多名篇的共同特點。這首詩寫女子而洗盡脂粉香艷氣息,更覺神清音婉,興會深長,超塵拔俗,天然淡雅,在盛唐詩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詩題為“聽張立本女吟”,故“清歌一曲”實是吟詩一首。古詩本來能吟能唱,此處直題“清歌”二字,可見少女的長吟聽來必如清朗的歌聲般圓轉悅耳。前三句不寫月色,直到一曲吟罷,方點出“月如霜”三字,不但為開擴詩的意境添上了最精彩的一筆,也渲染了少女吟詩的音樂效果。詩人以滿目如霜的月色來烘托四周的沉寂,使“霜”字與“夜涼”相應,并且此透露出少女吟罷之后心境的清冷和吟聲給聽者帶來的莫名的惆悵,從而在結尾形成“此時無聲勝有聲”的境界,留下了無窮的韻味。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年12月版 :第394-396頁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