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雪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冬天寫雪

原文

戰哭多新鬼,愁吟獨老翁。
亂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風。
瓢棄尊無綠,爐存火似紅。
數州消息斷,愁坐正書空。

譯文

戰場上哭泣的大多是新死去兵士的鬼魂,只有老人一個人憂愁地吟詩。
亂云低低的在黃昏的地方,急下的雪花在風中飄舞回旋。
葫蘆丟棄了,酒器中沒有酒,火爐中的余火,好似照得眼前一片通紅。
前線戰況和妻子弟妹的消息都無從獲悉,憂愁坐著用手在空中劃著字。

注釋
⑴戰哭:指在戰場上哭泣的士兵。新鬼:新死去士兵的鬼魂。《左傳·文公二年》:“吾見新鬼大故鬼小。”
⑵愁吟:哀吟。唐薛能《西縣作》詩:“從此漸知光景異,錦都回首盡愁吟。”
⑶旋風。《楚辭·九章·悲回風》:“悲回風之搖蕙兮,心冤結而內傷。”
⑷瓢:葫蘆,古人詩文中習稱為瓢,通常拿來盛茶酒的。棄:一作“弄”。樽:又作“尊”,似壺而口大,盛酒器。句中以酒的綠色代替酒字。
⑸愁坐:含憂默坐。唐李白《酬崔五郎中》詩:“奈何懷良圖,郁悒獨愁坐。”書空:是晉人殷浩的典故,意思是憂愁無聊,用手在空中劃著字。唐李公佐《謝小娥傳》:“余遂請齊公書于紙。乃憑檻書空,凝思默慮。”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全唐詩(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545
2、 蕭滌非.杜甫研究 (下卷).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57:48

賞析

此詩一二句中“戰哭多新鬼”,正暗點了這個使人傷痛的事實。房琯既敗,收復長安暫時沒有希望,不能不給詩人平添一層愁苦,又不能隨便向人傾訴。所以上句用一“多”字,以見心情的沉重;下句“愁吟獨老翁”,就用一“獨”字,以見環境的險惡。

三、四句中“亂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風”,正面寫出題目。先寫黃昏時的亂云,次寫旋風中亂轉的急雪。這樣就分出層次,顯出題中那個“對”字,暗示詩人獨坐斗室,反復愁吟,從亂云欲雪一直呆到急雪回風,滿懷愁緒,仿佛和嚴寒的天氣交織融化在一起了。

五、六句中接著寫詩人貧寒交困的景況。“瓢棄樽無綠”,寫出了詩人困居長安,生活非常艱苦。在苦寒中找不到一滴酒。葫蘆早就扔掉,樽里空空如也。“爐存火似紅”,也沒有多少柴火,剩下來的是勉強照紅的余火。這里,詩人不說爐中火已然燃盡,而偏偏要說有“火”,而且還下一“紅”字,寫得好象爐火熊熊,滿室生輝,然后用一“似”字點出幻境。明明是冷不可耐,明明只剩下的是爐中只存余熱的灰燼,由于對溫暖的渴求,詩人眼前卻出現了幻象:爐中燃起了熊熊的火,照得眼前一片通紅。這樣的以幻作真的描寫,非常深刻地挖出了詩人此時內心世界的隱秘。這是在一種渴求滿足的心理驅使下出現的幻象。這樣來刻畫嚴寒難忍,比之“爐冷如冰”之類,有著不可以擬的深度。因為它不僅沒有局限于對客觀事物的如實描寫,而且融進了詩人本身的主觀情感,恰當地把詩人所要表現的思想感情表現出來,做到了既有現實感,又有浪漫感。

七、八句中,詩人再歸結到對于時局的憂念。至德元載(756年)至二載(757年),唐王朝和安祿山、史思明等的戰爭,在黃河中游一帶地區進行,整個形勢對唐軍仍然不利。詩人陷身長安,前線戰況和妻子弟妹的消息都無從獲悉,所以說“數州消息斷”,而以“愁坐正書空”結束全詩。這首詩表現了杜甫對國家和親人的命運深切關懷而又無從著力的苦惱心情。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452-453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