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鄭廣文游何將軍山林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寫景組詩

原文

不識南塘路,今知第五橋。
名園依綠水,野竹上青霄。
谷口舊相得,濠梁同見招。
平生為幽興,未惜馬蹄遙。

百頃風潭上,千章夏木清。
卑枝低結子,接葉暗巢鶯。
鮮鯽銀絲膾,香芹碧澗羹。
翻疑柁樓底,晚飯越中行。

萬里戎王子,何年別月支?
異花開絕域,滋蔓匝清池。
漢使徒空到,神農竟不知。
露翻兼雨打,開坼漸離披。

旁舍連高竹,疏籬帶晚花。
碾渦深沒馬,藤蔓曲藏蛇。
詞賦工無益,山林跡未賒。
盡捻書籍賣,來問爾東家。

剩水滄江破,殘山碣石開。
綠垂風折筍,紅綻雨肥梅。
銀甲彈箏用,金魚換酒來。
興移無灑掃,隨意坐莓苔。

風磴吹陰雪,云門吼瀑泉。
酒醒思臥簟,衣冷欲裝綿。
野老來看客,河魚不取錢。
只疑淳樸處,自有一山川。

棘樹寒云色,茵蔯春藕香。
脆添生菜美,陰益食單涼。
野鶴清晨出,山精白日藏。
石林蟠水府,百里獨蒼蒼。

憶過楊柳渚,走馬定昆池。
醉把青荷葉,狂遺白接瞝。
刺船思郢客,解水乞吳兒。
坐對秦山晚,江湖興頗隨。

床上書連屋,階前樹拂云。
將軍不好武,稚子總能文。
醒酒微風入,聽詩靜夜分。
絺衣掛蘿薜,涼月白紛紛。

幽意忽不愜,歸期無奈何。
出門流水住,回首白云多。
自笑燈前舞,誰憐醉後歌。
只應與朋好,風雨亦來過。

譯文

以前我不認識來南塘的道路,今日才見識這里的第五橋。名貴的園林依傍著涔涔綠水,一叢叢野竹直上青霄。
仿佛與谷口的鄭子真舊日相交,一同游覽濠梁。平生為了尋找幽境勝景,從來就不怕路途遙遠。

百頃水潭上春風蕩漾,夏天里樹木千重,郁郁青青。樹上水果壓枝低,樹葉相連,隱蔽著鶯巢。
把活鮮的鯽魚切成銀絲煲膾,用碧水澗傍的香芹熬成香羹。這分明是在越中吃晚飯啊,哪里是在陜西的柁樓底下用餐呢?

戎王子花遠來萬里,何年何月告別月支故土?異國絕域的珍貴花兒,如今在你的清水池塘四周滋生開放。
漢使張騫當年都不曾把這花帶回,真是徒然到了月支一回,連神農也不知道有這樣美妙的鮮花。可惜的是這鮮花經過露凋雨打,真是綠肥紅瘦,日益消損。

高高的綠竹在舍旁連成一片,稀疏的籬笆下花兒凋零,落英繽紛。碾米的碾渦深深可以裝下駿馬,藤蔓彎彎足以隱藏蛇蟲。
我雖然工于寫詞作賦,可是沒有任何經濟效益,估計去山林隱居的日子也不遠了。不如把詩書典籍全賣了,和你一起隱居算了。

園中的水塘如滄江涌來,假山是開采的碣石堆成。風兒吹折了綠筍,枝枝下垂;雨兒催肥了紅梅,朵朵綻開。
銀子做的指甲是彈錚所用,隨身佩帶的金魚小飾品可以用來換酒喝興致高昂,無須灑掃庭院,大家隨意坐在莓苔上喝喝酒吧。

高高的山巖的石階上狂風吹揚起白雪,細一看,原來是云門上流下的瀑布在怒吼。酒醒了就想在竹簟上睡上一覺,衣單天冷想穿綿衣。
山野的老人來看做客的我,并我送河魚,不要一分錢。此處淳樸可愛,不亞于陶淵明的桃花源。

小棗樹下一片灰蒙蒙的寒云色,茵蔯與春藕共香。生菜又脆又美味,坐在樹下的布單上吃生菜,頗感陰涼。
野鶴清晨即出,山中的精靈在白天都躲藏了起來。石林鄰近蟠龍水晶宮,方圓百里,茫茫蒼蒼。

回憶起游玩楊柳渚的情景,曾經也在定昆池飛馬馳騁。醉來把玩青青的荷葉,狂歡之中把白巾小帽也給丟失了。
看到那撐船的小伙子就想起郢中的船夫,他們熟悉水性如同江南的吳兒。我們一直坐著飲酒,看斜陽落下秦山,游玩江湖興致依然不減。

你的床上書堆成山高,連接屋頂,階前庭院綠樹裊裊飄拂云煙。你身為將軍卻不好兵黷武,你的兒子真是塊讀書的料。
微風吹來,恰好為你醒酒,靜夜無事,聽聽吟詩頌詞。你把細葛布衣掛在蘿薜藤上,中天涼月如秋水灑滿大地,一片雪白。

我一想到要回家的日期,心里就很不爽,卻也無可奈何,總不能一輩子作客。出得門來,溪中流水潺潺;回首一顧,山上白云婀娜,總也放不下留戀的情懷。
想這幾天燈前亂舞自娛,酩酊后的歌聲傾吐了我的心聲,可是有誰憐憫。只有老鄭老何你哥兒倆跟我知心知肺,我們約定,下次不管刮風也好,下雨也好,一定舊地重游!

注釋
①鄭廣文:即鄭虔。杜甫傾倒其三絕才華,又哀其不遇,二人交情極篤。《新唐書》、《唐摭言》、《唐才子傳》有傳。《全唐詩》存其詩一首。
②何將軍:名無考。趙汸曰:“何于鄭為舊交,因而并招及已。”

賞析

此組詩共十章,當作于公元753年(唐玄宗天寶十二年)初夏,當時杜甫與廣文館博士鄭虔同游何將軍山林,故作此組詩。以下是仇兆鰲《杜詩詳注》對組詩各章的評析。

首章領起,乃未至而遙望之詞。上四,何氏山林。下四,陪鄭同游。自塘至橋,橋畔有園,園中有竹,層次如畫。谷口,指鄭。濠梁,指何。趙汸曰:何于鄭為舊交,因而并招及己,但以素有山林幽意,故作此游,非輕赴人招也,說得曲折微婉。《杜臆》末拈幽興,為十首之綱。

二章,志林中景物之勝。首二為綱,三四承夏木,五六承風潭。末乃觸景而念昔游。風潭覆以夏木,見其蕭森可愛。朱鶴齡注:卑枝接葉二句,古人所謂疊韻詩。食有芹卿,乃初到而留飲,末云晚飯,蓋至暮而留宿矣。

三章,記林間花卉之奇。首記花名,次記花種。五六承異花,見其可貴。七八承滋蔓,憐其易謝。張騫不攜此種,故曰空到。《本草》弗載其名,故曰不知。《杜臆》開拆,頂露翻。離披,頂雨打。

四章,羨林傍幽僻之致。上四寫景,下四敘情,上四以整煉為工,下四以蕭疏見致,俱有章法。沒馬是實事,藏蛇是想像。《杜臆》:公獻賦不售,故欲賣書買宅,乃憤激之詞。此云晚花,七章言清晨白日,見其次第。

五章,見山林景物,而喜逢豪飲,在四句分截。言此間穿池壘石,特大地中剩水殘山耳,其勢之雄闊,足以破滄江而開碣石。烹筍摘梅,園中佳品。彈箏換酒,將軍豪興。故復移席苔前,以享其用意之殷勤。申涵光曰:起語近纖,五六太板。

六章,狀山林高寒,而美其淳樸,亦四句分截。風磴而吹陰雪者,乃云門之吼瀑泉也,以下句解上句。蓋夏本無雪,飛瀑遙濺,乍疑是雪耳。酒醒方思臥簟,而衣冷反欲裝綿,言夏日陰森也。野老看客,饋以河魚,即此見風土淳樸,與他處不同。

七章,記山林物產,而嘆其景幽,亦四句分截。茵蔯之脆,得生菜而加美。栜樹之陰,展食單而倍涼。次聯分頂,野鶴晨出,言其超曠,山精晝藏,言其深邃。百里之內,獨見蒼蒼,甚言石林之高聳,非謂何林有百里也。此云晨日,下二章言晚、言夜,次第又相聯絡。

八章,因水府而旁記游跡。上四實景,下四虛摹。山林勝游,留連累日,故柳渚昆池,亦皆經過。折荷脫巾,醉時狂態。刺船解水,走馬而思泛舟也。

九章,宿何園而記其韻事。上四見主人儒雅,下四言夜景清幽。首句屬賦,起不好武。次句屬比,起總能文。

十章總結,乃出門以后情事。首二惜別之情,三四別后之景,五六回憶前事,七八豫訂重游。幽意不愜,為迫于歸期耳,兩句起勢突兀。舞曰自笑,歌曰誰憐,無復林中豪興矣,故須再過以慰寂寥。朋好,指鄭廣文。錢謙益曰:八句之內,勢變多端,尺寸之間,移形換步,正所謂“波瀾獨老成”也,杜老不容易放筆如此。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