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德二載甫自京金光門出問道歸鳳翔乾元初…有悲往事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唐詩三百首歲月懷念

原文

此道昔歸順,西郊胡正繁。至今殘破膽,應有未招魂。
近得歸京邑,移官豈至尊。無才日衰老,駐馬望千門。

譯文

當初從叛軍占領的長安逃出歸往行在的時候,走的就是這個門。
當時西郊駐扎的敵人很多,往來調動甚頻。
真是危險極了,直到現在想起來還覺得膽戰心驚。
那時更是嚇破了膽,至今彷佛還有未招回的魂。
自從擔任左拾遺這近侍之官,隨著鸞與回到京邑。
如今被放為外任之官,又哪里是圣上的本心!
是因為我自己不爭氣,沒有才干,而日漸衰老。
但我依舊不愿離去,駐馬回望帝都的萬戶千門。

注釋
①金光門:長安外郭城西面三門,中曰金光門。
②道:小路。
③鳳翔:今陜西鳳翔縣,757年(至德二年),唐肅宗駐蹕于此。
④掾:古代對屬宮的統稱。此指華州司功參軍之職。
⑤歸順:指逃脫叛軍歸鳳翔,投奔肅宗。
⑥胡:指安史叛軍。
⑦移官:調動官職,指由左拾遺外放為華州司功參軍。
⑧千門:指宮殿,形容其建筑宏偉,門戶很多。

賞析

首聯扣題,從“悲往事”寫起,述說往日虎口逃歸時的險象。“胡正繁”有兩層含義:一是說當時安史叛軍勢大,朝廷岌岌可危;二是說西門外敵人多而往來頻繁,逃出真是太難,更能表現出詩人對朝廷的無限忠誠。

頷聯“至今”暗轉,進一步抒寫昔日逃歸時的危急情態,伸足前意而又暗轉下文,追昔而傷今,情致婉曲。章法上有金針暗度之效,浦起龍《讀杜心解》卷三之一評云:“題曰‘有悲往事’,而詩之下截并悲今事矣。妙在三、四句說往事,卻以‘至今’而言,下便可直接移掾矣。”指的正是這一點。

頸聯轉寫今悲,滿腔忠心卻遭外貶,本是皇帝刻薄寡恩,是皇帝自己疏遠他,可詩人卻偏說“移官豈至尊”,決無埋怨皇帝之意,故成為杜甫忠君的美談。元人趙汸《杜律趙注》卷上評云:“子美乃心王室,出于天性。故身陷賊中而奮不顧死,間道歸朝。及為侍從,雖遭讒被黜,而終不能忘君。”但若仔細體會,杜甫在這兩句中還是含有怨艾之情的,只不過是說得婉曲罷了。

尾聯在自傷自嘆中抒寫眷戀朝廷不忍遽去的情懷。感情復雜而深婉,真是“一句一轉,風神欲絕。實公生平出處之大節。自覺孤臣去國,徘徊四顱,凄愴動人”(吳瞻泰《杜詩提要》卷七)。對全詩之評價,清人黃生較為公允中肯:“前半具文見意。拔賊自歸,孤忠可錄;坐黨橫斥,臣不負君,君自負臣矣。后半移官京邑,但咎己之無才;遠去至尊,不勝情之瞻戀。立言忠厚,可觀可感”(《杜詩說》卷十二)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