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 / 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唐詩三百首宮廷早朝

原文

五夜漏聲催曉箭,九重春色醉仙桃。
旌旗日暖龍蛇動,宮殿風微燕雀高。
朝罷香煙攜滿袖,詩成珠玉在揮毫。
欲知世掌絲綸美,池上于今有鳳毛。

譯文

戴紅巾報時官手執更籌報曉,更衣官才給皇帝送上翠云裘。
九重的皇宮打開了金紅宮門,萬國的使臣都躬身朝拜皇帝。
日光初照遮陽的掌扇在晃動,香煙繚繞黃袍上面繡龍飄浮。
早朝結束還須為皇帝寫詔書,佩玉叮當賈至回到鳳凰池頭。

注釋
⑴絳幘:用紅布包頭似雞冠狀。雞人:古代宮中,于天將亮時,有頭戴紅巾的衛士,于朱雀門外高聲喊叫,好像雞鳴,以警百官,故名雞人。曉籌:即更籌,夜間計時的竹簽。
⑵尚衣:官名。隋唐有尚衣局,掌管皇帝的衣服。翠云裘:飾有綠色云紋的皮衣。
⑶衣冠:指文武百官。冕旒:古代帝王、諸侯及卿大夫的禮冠。旒:冠前后懸垂的玉串,天子之冕十二旒。這里指皇帝。
⑷仙掌:掌為掌扇之掌,也即障扇,宮中的一種儀仗,用以蔽日障風。
⑸香煙:這里是和賈至原詩“衣冠身惹御爐香”意。袞龍:猶卷龍,指皇帝的龍袍。浮:指袍上錦繡光澤的閃動。
⑹五色詔:用五色紙所寫的詔書。

賞析

賈至寫過一首《早朝大明宮》,全詩是:“銀燭朝天紫陌長,禁城春色曉蒼蒼。千條弱柳垂青瑣,百囀流鶯滿建章。劍佩聲隨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爐香。共沐恩波鳳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當時頗為人注目,杜甫、岑參、王維都曾作詩相和。王維的這首和作,利用細節描寫和場景渲染,寫出了大明宮早朝時莊嚴華貴的氣氛,別具藝術特色。

詩一開頭,詩人就選擇了“報曉”和“進翠云裘”兩個細節,顯示了宮廷中莊嚴、肅穆的特點,給早朝制造氣氛。古代宮中,于天將亮時,有頭戴紅巾的衛士,于朱雀門外高聲喊叫,以警百官,稱為“雞人”。“曉籌”即更籌,是夜間計時的竹簽。這里以“雞人”送“曉籌”報曉,突出了宮中的“肅靜”。尚衣局是專門掌管皇帝衣服的。“翠云裘”是繡有彩飾的皮衣。“進”字前著一“方”字,表現宮中官員各遵職守,工作有條不紊。

中間四句正面寫早朝。詩人以概括敘述和具體描寫,表現場面的宏偉莊嚴和帝王的尊貴。層層疊疊的宮殿大門如九重天門,迤邐打開,深邃偉麗;萬國的使節拜倒丹墀,朝見天子,威武莊嚴。以九天閶闔喻天子住處,大筆勾勒了“早朝”圖的背景,氣勢非凡。“宮殿”即題中的大明宮,唐代亦稱蓬萊宮,因宮后蓬萊池得名,是皇帝接受朝見的地方。“萬國衣冠拜冕旒”,標志大唐鼎盛的氣象。“冕旒”本是皇帝戴的帽子,此代指皇帝。在“萬國衣冠”之后著一“拜”字,利用數量上眾與寡、位置上卑與尊的對比,突出了大唐帝國的威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真實的歷史背景。

如果說頷聯是從大處著筆,那么頸聯則是從細處落墨。大處見氣魄,細處顯尊嚴,兩者互相補充,相得益彰。作者于大中見小,于小中見大,給人一種親臨其境的真實感。“仙掌”是形狀如扇的儀仗,用以擋風遮日。日光才臨,仙掌即動,“臨”和“動”,關聯得十分緊密,充分顯示皇帝的驕貴。“袞龍”亦稱“龍袞”,是皇帝的龍袍。“傍”字寫飄忽的輕煙,頗見情態。“香煙”照應賈至詩中的“衣冠身惹御爐香”。賈至詩以沾沐皇恩為意,故以“身惹御爐香”為榮;王維詩以帝王之尊為內容,故著“欲傍”為依附之意。作者通過仙掌擋日、香煙繚繞制造了一種皇庭特有的雍容華貴氛圍。

結尾兩句又關照賈至的“共沐恩波鳳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賈至時任中書舍人,其職責是給皇帝起草詔書文件,所以說“朝朝染翰侍君王”,歸結到中書舍人的職責。王維的和詩也說,“朝罷”之后,皇帝自然會有事詔告,所以賈至要到中書省的所在地鳳池去用五色紙起草詔書了。“佩聲”,是以身上佩帶的飾物發出的聲音代人,這里即代指賈至。不言人而言“佩聲”,于“佩聲”中藏人的行動,使“歸”字產生具體生動的效果。

這首詩寫了早朝前、早朝中、早朝后三個階段,寫出了大明宮早朝的氣氛和皇帝的威儀,同時,還暗示了賈至的受重用和得意。這首和詩不和其韻,只和其意,雍容偉麗,造語堂皇,格調十分諧和。明代胡震亨《唐音癸簽》說:“盛唐人和詩不和韻”,于此可窺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