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春天寫花寫景喜悅

原文

江上被花惱不徹,無處告訴只顛狂。
走覓南鄰愛酒伴,經旬出飲獨空床。

稠花亂蕊畏江濱,行步欹危實怕春。
詩酒尚堪驅使在,未須料理白頭人。

江深竹靜兩三家,多事紅花映白花。
報答春光知有處,應須美酒送生涯。

東望少城花滿煙,百花高樓更可憐。
誰能載酒開金盞,喚取佳人舞繡筵。

黃師塔前江水東,春光懶困倚微風。
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愛淺紅?

黃四娘家花滿蹊,千朵萬朵壓枝低。
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

不是愛花即欲死,只恐花盡老相催。
繁枝容易紛紛落,嫩蕊商量細細開。

譯文

我被江邊上的春花弄得煩惱不堪,無處講述這種心倩只好到處亂走。
來到南鄰想尋找酷愛飲酒的伙伴,不料他床已空十天前便外出飲酒。

繁花亂蕊像錦繡一樣裹住江邊,腳步歪斜走入其間心里著實怕春天。
不過眼下詩和酒還能聽我驅遣,不必為我這白頭人有什么心理負擔。

深江岸邊靜竹林中住著兩三戶人家,撩人的紅花映襯著白花。
我有去處來報答春光的盛意,酒店的瓊槳可以送走我的年華。

東望少城那里鮮花如煙,高高的白花酒樓更是解人眼饞。
誰能攜酒召我前往暢飲,喚來美人歡歌笑舞于盛席華筵?

來到黃師塔前江水的東岸,又困又懶沐浴著和煦春風。
一株無主的桃花開得正盛,我該愛那深紅還是愛淺紅?

黃四娘家花兒茂盛把小路遮蔽,萬千花朵壓彎枝條離地低又低。
眷戀芬芳花間彩蝶時時在飛舞,自由自在嬌軟黃鶯恰恰歡聲啼。

并不是說愛花愛得就要死,只因害怕花盡時遷老境逼來。
花到盛時就容易紛紛飄落,嫩蕊啊請你們商量著慢慢開。

注釋
1.江:指作者在成都的草堂邊的浣花溪。獨步:獨自散步。
2.徹:已,盡。
3.顛狂:放蕩不羈。顛,即“癲”。
4.南鄰:指斛斯融。詩原注:“斛斯融,吾酒徒。”
5.旬:十日為一旬。
6.稠:密。畏(wēi):通“隈”,山水彎曲處。一作“里”。
7.行步:腳步。欹(qī):歪斜。實:一作“獨”。
8.在:語助詞,相當于“得”。一說“在”相當于“時”。
9.料理:安排、幫助。白頭人:老人。詩中是作者自指。
10.多事:這里有撩人之意。
11.送:打發。生涯:生活。
12.少城:小城。成都原有大城和少城之分,小城在大城西面。《元和郡縣志》載,少城在成都縣西南一里。
13.可憐:可愛。
14.盞:一作“鎖”。
15.佳人:指官妓。秀筵:豐盛的筵席。
16.黃師塔:和尚所葬之塔。陸游《老學庵筆記》:余以事至犀浦,過松林甚茂,問馭卒,此何處?答曰:“師塔也。蜀人呼僧為師,葬所為塔,乃悟少陵“黃師塔前”之句。
17.懶困:疲倦困怠。
18.無主:自生自滅,無人照管和玩賞。
19.愛:一作“映”,一作“與”。
20.黃四娘:杜甫住成都草堂時的鄰居。蹊(xī):小路。
21.留連:即留戀,舍不得離去。
22.嬌:可愛的樣子。恰恰:象聲詞,形容鳥叫聲音和諧動聽。一說“恰恰”為唐時方言,恰好之意。
23.愛:一作“看”。肯:猶“拼”。一作“欲”,一作“索”。
24.紛紛:多而雜亂。
25.嫩蕊:指含苞待放的花。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全唐詩.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555-556
2、 蕭滌非.杜甫詩選注.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163-165
3、 鄧魁英 聶石樵.杜甫選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194-196
4、 張國舉.唐詩精華注譯評.長春:長春出版社,2010:308
5、 于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178
6、 韓成武.杜甫詩全譯.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382-384

賞析

春暖花開的時節,杜甫本想尋伴同游賞花,未能尋到,只好獨自在成都錦江江畔散步,每經歷一處,寫一處;寫一處,又換一意;一連成詩七首,共成一個體系,同時每首詩又自成章法。這組詩,第一首寫獨步尋花的原因從惱花寫起,頗為突兀,見出手不凡。第二首寫行至江濱見繁花之多,忽曰怕春,語極奇異,實際上是反語見意。第三首寫某些人家的花,紅白耀眼,應接不暇。第四首則寫遙望少城之花,想象其花之盛與人之樂。第五首寫黃師塔前之桃花,第六首寫黃四娘家盡是花,第七首總結賞花、愛花、惜花。這組詩脈絡清楚,層次井然,是一幅獨步尋花圖。它表現了杜甫對花的惜愛、在美好生活中的留連和對關好事物常在的希望。

這組詩,每首都緊扣著尋花題意來寫,每首都有花。第一首起句的“江上被花惱不徹”和末首的“不是看花即欲死”遙相呼應,真如常山蛇,扣首則尾應,扣尾則首應,而其中各首都抓繪著賞花、看花,貫串到底。

第一首:“江上被花惱不徹”,花惱人,實際上是花惹人愛。花在江上,花影媚水,水光花色,更是可愛。“顛狂”兩字把愛花的情態刻畫得淋漓盡致。于是詩人覓伴賞花,“走覓南鄰愛酒伴”。可知杜甫是找他的鄰居一同賞花的。“經旬出飲獨空床”,明寫這位愛酒伴是出飲,但他該也是獨自賞花去了。這“無處告訴只顛狂”寫的是兩個人的事——他們都到江畔獨步尋花去了。也可能尋花的還有更多的人,誰都愛美。這七首絕句寫尋花,貫穿了“顛狂”二字,這第一首詩是解題。

第二首:“稠花亂蕊畏江濱”,是承第一首“江上被花惱不徹”而來的。江上的花是紛繁的花和雜亂的蕊左右包圍著江的兩邊,浣花溪一片花海。第一首頭一句說“江上被花惱不徹”,而這首第二句則說“行步欹危實怕春”。王嗣奭在《杜臆》把顛狂的形態和心理都講得比較透辟。花之醉人如此,接著寫驅使詩酒,“未須料理自頭人”。這是寫花之魅力,花添詩情酒意,花使青春長在。這是寓有哲理,也合乎情理的。

第三首:“江深竹靜兩三家,多事紅花映白花。”這兩句又是承二首句“稠花亂蕊畏江濱”而來,把大的范圍縮到小的范圍——兩三家。范圍縮小了,花卻繁忙起來了。詩的起句是寫靜態,紅花白花也平常。而加“多事”兩字,頓覺熱鬧非常。“多事”又是從前面花惱人而生發來的,其奇妙處也是前后輝映。末二句抒情,把春光擬人化。“報答春光知有處,應須美酒送生涯。”似乎有所妙悟,也似有所解脫,但其深情,仍該是愛花。

第四首:“東望少城花滿煙,百花高樓更可憐。”組詩又宕開一層,寫洗花溪邊的繁花繽紛,這是村居所見之花;作者這時又想象成都少城之花,“百花高樓更可憐”。這句和他后來寫的“花近高樓傷客心”,兩句前半截極相似,而后三字哀樂迥異。“更可憐”即多可愛的意思。遙看少城之花,本是煙霧迷惘的煙花,但不曰煙花,而曰花滿煙,真如《杜臆》所云“化腐為新”了。這樣把城中之花再來陪襯江上、江濱村中人家之花,有遠望近觀之異,而樂事則相同。末二句以發問作結,“誰能載酒開金盞,喚取佳人舞繡筵?”實嘆招飲無人,徒留想象,余韻無窮。

詩題為獨步尋花,組詩的第五首則寫到黃師塔前看花。“黃師塔前江水東”,寫具體的地點。“春光懶困倚微風”則寫自己的倦態,春暖人易懶倦,所以倚風小息。但這為的是更好地看花,看那“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愛淺紅”。這里疊用愛字,愛深紅,愛淺紅,愛這愛那,應接不暇,但又是緊跟著“開無主”三字來的。“開無主”就是自由自在地開,盡量地開,大開特開,所以下句承接起來更顯出絢爛綺麗,詩也如錦似繡。

第六首寫尋花到了黃四娘家。這首詩記敘在黃四娘家賞花時的場面和感觸,描寫草堂周圍爛漫的春光,表達了對美好事物的熱愛之情和適意之懷。春花之美、人與自然的親切和諧,都躍然紙上。首句點明尋花的地點,是在“黃四娘家”的小路上。此句以人名入詩,生活情趣較濃,頗有民歌味。次句“千朵萬朵”,是上句“滿”字的具體化。“壓枝低”,描繪繁花沉甸甸地把枝條都壓彎了,景色宛如歷歷在目。“壓”、“低”二字用得十分準確、生動。第三句寫花枝上彩蝶蹁躚,因戀花而“留連”不去,暗示出花的芬芳鮮妍。花可愛,蝶的舞姿亦可愛,不免使漫步的人也“留連”起來。但他也許并未停步,而是繼續前行,因為風光無限,美景尚多。“時時”,則不是偶爾一見,有這二字,就把春意鬧的情趣渲染出來。正在賞心悅目之際,恰巧傳來一串黃鶯動聽的歌聲,將沉醉花叢的詩人喚醒。這就是末句的意境。“嬌”字寫出鶯聲輕軟的特點。“自在”不僅是嬌鶯姿態的客觀寫照,也傳出它給作者心理上的愉快輕松的感覺。詩在鶯歌“恰恰”聲中結束,饒有余韻。此詩寫的是賞景,這類題材,盛唐絕句中屢見不鮮。但像此詩這樣刻畫十分細微,色彩異常秾麗的,則不多見。如“故人家在桃花岸,直到門前溪水流”(常建《三日尋李九莊》),“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王昌齡《春宮曲》),這些景都顯得“清麗”;而杜甫在“花滿蹊”后,再加“千朵萬朵”,更添蝶舞鶯歌,景色就秾麗了。這種寫法,可謂前無古人。其次,盛唐人很講究詩句聲調的和諧。他們的絕句往往能被諸管弦,因而很講協律。杜甫的絕句不為歌唱而作,純屬誦詩,因而常常出現拗句。如此詩“千朵萬朵壓枝低”句,按律第二字當平而用仄。但這種“拗”決不是對音律的任意破壞,“千朵萬朵”的復疊,便具有一種口語美。而“千朵”的“朵”與上句相同位置的“四”字,雖同屬仄聲,但彼此有上、去聲之別,聲調上仍具有變化。詩人也并非不重視詩歌的音樂美。這表現在三、四兩句雙聲詞、象聲詞與疊字的運用。“留連”、“自在”均為雙聲詞,如貫珠相聯,音調宛轉。“時時”、“恰恰”為疊字,即使上下兩句形成對仗,使語意更強,更生動,更能表達詩人迷戀在花、蝶之中,忽又被鶯聲喚醒的剎那間的快意。這兩句除卻“舞”、“鶯”二字,均為舌齒音,這一連串舌齒音的運用造成一種喁喁自語的語感,維妙維肖地狀出看花人為美景陶醉、驚喜不已的感受。聲音的效用極有助于心情的表達。在句法上,盛唐詩句多天然渾成,杜甫則與之異趣。比如“對結”(后聯駢偶)乃初唐絕句格調,盛唐絕句已少見,因為這種結尾很難做到神完氣足。杜甫卻因難見巧,如此詩后聯既對仗工穩,又饒有余韻,用得恰到好處:在賞心悅目之際,聽到鶯歌“恰恰”,增添不少感染力。此外,這兩句按習慣文法應作:戲蝶留連時時舞,嬌鶯自在恰恰啼。把“留連”、“自在”提到句首,既是出于音韻上的需要,同時又在語意上強調了它們,使含義更易體味出來,句法也顯得新穎多變。

最后一首:“不是愛花即欲死”。痛快干脆,毫不藏伏。杜甫慣于一拚到底,常用狠語,如“語不驚人死不休”,即是如此。他又寫道:“只恐花盡老相催。”怕的是花謝人老。下兩句則是寫景,寫花枝之易落,花蕊的慢開,景中寓借花之深情,以對句出之,更是加倍寫法,而又密不透風,情深語細。

參考資料:

1、 于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178
2、 周嘯天.唐詩鑒賞辭典補編.成都:四川文藝出版社,1990:276-277
3、 林從龍.古典文學名篇賞析(第二輯).合肥:黃山書社,1983:39-42
4、 蕭滌非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534-536
5、 黃慧娟.杜詩里的唐朝往事.成都:四川文藝出版社,2013:118-122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