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退示官吏

朝代:唐代

作者:元結

唐詩三百首批判同情

原文

癸卯歲,西原賊入道州,焚燒殺掠,幾盡而去。明年,賊又攻永破邵,不犯此州邊鄙而退。豈力能制敵與?蓋蒙其傷憐而已。諸使何為忍苦征斂,故作詩一篇以示官吏。

昔歲逢太平,山林二十年。
泉源在庭戶,洞壑當門前。
井稅有常期,日晏猶得眠。
忽然遭世變,數歲親戎旃。
今來典斯郡,山夷又紛然。
城小賊不屠,人貧傷可憐。
是以陷鄰境,此州獨見全。
使臣將王命,豈不如賊焉?
今彼征斂者,迫之如火煎。
誰能絕人命,以作時世賢!
思欲委符節,引竿自刺船。
將家就魚麥,歸老江湖邊。

譯文

癸卯年,西原賊人攻入道州城,焚燒殺戮掠奪,幾乎掃光全城才走。第二年,賊人又攻打永州并占領邵州,卻不侵犯道州邊境而去。難道道州官兵能有力制敵嗎?不過是蒙受賊人的哀憐而巳。催繳賦稅的官吏為什么還如此忍心苦苦搜括呢?因此作詩一篇給官吏們看看。
我早年遇到了太平世道,在山林中隱居了二十年。
清泉水流經過我家門口,山澗洞谷對著我家門前。
田租賦稅有個固定期限,日上三竿依然安穩酣眠。
忽然間遭遇到世道突變,數年來親自從軍上前線。
如今我來治理這個郡縣,又遇到蠻夷來騷擾侵犯。
縣城太小蠻夷無意洗劫,百姓貧窮他們也覺可憐。
因此他們攻陷鄰縣境界,唯有這個道州獨自保全。
奉皇命來收租稅的使臣,難道還比不上盜賊慈善?
現在那橫征暴斂的官吏,催賦逼稅恰如火燒油煎。
誰忍心斷絕人民的生路,換取時世所稱贊的忠賢?
我想辭去官職丟棄符節,拿起竹篙自己動手撐船。
帶領全家回到魚米之鄉,告老歸隱住在那江湖邊。

注釋
⑴癸卯歲:即唐代宗廣德元年(763年)。
⑵道縣:今湖南縣道縣。
⑶永、邵:永州和邵州,今均屬湖南省。
⑷邊鄙:邊境。
⑸與:通“歟”,嗎。
⑹昔歲:從前。
⑺庭戶:庭院。
⑻洞壑(hè):山洞,溝壑。
⑼井:即“井田”;井稅:這里指賦稅。
⑽晏:晚。
⑾世變:指安史之亂所帶來的社會動蕩。
⑿戎旃(zhān):戰旗,一說為軍帳。
⒀典:治理、掌管。
⒁見全:被保全。
⒂將王命:奉皇上的旨意。
⒃絕:斷絕。
⒄委:棄。符節:古代朝廷傳達命令或征調兵將用的憑證。委符節:辭官。
⒅引竿:拿釣竿,代指隱居。刺船:撐船。
⒆將:帶著。就:靠近。
⒇湖:一作“海”。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 .全唐詩(上)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608 .
2、 于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212-213 .
3、 蘅塘退士 等 .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 :15 .

賞析

此詩作于唐代宗廣德二年(764年),時元結任道州刺史。此詩的小序交待了作詩的原委。癸卯年十二月,廣西境內被稱作“西原蠻”的一群強盜發動了武裝暴亂,曾攻占道州(州治在今湖南道縣)達一月余,其間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第二年五月,元結任道州刺史,七月“西原蠻”又攻破了鄰近的永州(州治在今湖南零陵)和邵州(州治在今湖南邵陽),卻沒有再攻道州。詩人認為,這并不是官府“力能制敵”,而是出于“西原蠻”對戰亂中道州人民的“傷憐”,相反,朝廷派到地方上的租庸使卻不能體恤人民,在道州百姓“朝餐是草根,暮食乃木皮”(《舂陵行》)的情況下,仍舊殘酷征斂,有感于此,作者寫下了這首詩以警示征斂租稅的官吏。

參考資料:

1、 于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212-213 .
2、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630-632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