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竿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思鄉

原文

籊籊竹竿,以釣于淇。豈不爾思?遠莫致之。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儺。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駕言出游,以寫我憂。

譯文

一枝釣竿細又長,釣魚釣到淇水上。難道思念都拋卻?路遠怎能回故鄉!
左邊泉水細細流,右邊淇水長悠悠。姑娘從此遠嫁去。父母兄弟天一頭。
右邊淇水長悠悠,左邊泉水細細流。粉臉嬌笑多可愛,佩玉叮當慢慢走。
淇水水流不回頭,檜木槳搖松木舟。再次駕船水上游,但愿能解心中愁。

注釋
⑴籊籊(tì替):長而尖削貌。
⑵爾思:想念你。爾,你。
⑶泉源:一說水名。即百泉,在衛之西北,而東南流入淇水。
⑷行:遠嫁。
⑸瑳(cuō搓):玉色潔白,這里指露齒巧笑狀。
⑹儺(nuó挪):通“娜”,婀娜。一說行動有節奏的樣子。
⑺滺(yōu悠):河水蕩漾之狀。
⑻楫:船槳。檜、松:木名。檜,柏葉松身。
⑼言:語助詞,相當“而”字。
⑽寫:通“瀉”,排解。

賞析

全詩分四章。詩的內容都是遠嫁女兒腦海中的形象活動。細究起來,前后各兩章,各成一層意思。

開頭兩章,是遠嫁姑娘的回憶,都是關于婚前家鄉與親人的事。首章回憶當姑娘家時在淇水釣魚的樂事:“籊籊竹竿,以釣于淇”,和伙伴們一起到淇水釣魚游玩,這是多么愜意的事,不可能忘記。可惜眼下身在異鄉,再也不能回淇水去釣魚了,“豈不爾思,遠莫致之”。次章回憶離別父母兄弟遠嫁時的情形。泉水、淇水,逐漸遠去;父母兄弟,逐漸遠離。離別的場面和離別的情懷,最使人難忘。遠嫁的女兒回憶起這個場景,思念之情不可抑止。第一章、第二章共八句,重點在回憶,強調的是思鄉懷親之情。

第三、四兩章是進一層意思:希企。眼下遠嫁女兒已是人家的媳婦,故鄉親人都見不到。回憶激起的情懷,化作熱情的企望:希望能有一天重歸故鄉。三四兩章,便是想像回鄉時的情景。淇水、泉水依然如故,“淇水在右,泉源在左”,與第二章兩句一樣,只是句子位置變化一下,實際上是用復沓的手法,表示重來舊地的意思。這時候,出嫁女已不再是姑娘家時持竹竿釣魚那樣天真了,而是“巧笑之瑳,佩玉之儺”,一副成熟少婦從容而喜悅的樣子:故鄉,我終于回來了!仿佛為了重新找回少女時代的感覺,這位少婦又到淇水。不過,這次不是釣魚了,而是“檜楫松舟”,乘船游賞。不過,舊地重游,也不能排解遠嫁多時的離愁。三四兩章想像回鄉的場景,正是遠嫁歸不得的少婦幻想的場景。想像得越真切越具體,現實中遠離故鄉不得歸的思念之情就越強烈。所以,駕船游賞故鄉的想像,根本不能解決思鄉懷親的愁思。

四章詩歌從回憶與推想兩個角度,寫一位遠嫁的女子思鄉懷親的感情。這種感情雖然不是大悲大痛,但卻纏綿往復,深沉地蘊藉于心懷之間,像悠悠的淇水,不斷地流過讀者的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