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同車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女子

原文

有女同車,顏如舜華。將翱將翔,佩玉瓊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顏如舜英。將翱將翔,佩玉將將。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譯文

  有位姑娘和我在一輛車上,臉兒好像木槿花開放。跑啊跑啊似在飛行,身佩著美玉晶瑩閃亮。姜家大姐不尋常,真正美麗又漂亮。
  有位姑娘與我一路同行,臉兒像木槿花水靈靈。跑啊跑啊似在飛翔,身上的玉佩叮當響不停。姜家大姐真多情,美好品德我常記心中。

注釋
①同車:一說男子駕車到女家迎娶。
②舜:植物名,即芙蓉花,又名木槿。華、英:花。
③瓊琚:美玉
④孟姜:毛傳“齊之長女。”排行最大的稱孟,姜則是齊國的國姓。后世孟姜也作為美女的通稱。
⑤洵:確實。都:閑雅。
⑥行:音航。
⑦將將(qiāng槍):即“鏘鏘”,玉石相互碰擊摩擦發出的聲音。
⑧德音:美好的品德聲譽。

賞析

此詩主旨,《毛詩序》以為是刺鄭國的太子忽不婚于齊,說:“太子忽嘗有功于齊,齊侯請妻之;齊女賢而不娶,卒以無大國之助,至于見逐,故國人刺之。”朱熹《詩集傳》以為是“淫奔之詩”。依《毛序》的觀點,“有女”之女與“彼美”之女應是兩個人,清錢澄之《田間詩學》說前一人為太子忽所娶陳女,后一人為齊侯之女。從詩中敘陳女只言其色,敘齊女則兼言其德,木槿花又花期不長幾點來看,這種觀點是可以成立的。依朱熹的觀點,則無法解釋“同車”、“佩玉將將”這樣的“威儀盛飾,昭彰耳目”(趙文哲《媕雅堂別集》)。其實這應是一對貴族青年的戀歌,詩中以男子的語氣,贊美了女子容貌的美麗和品德的美好。

時當夏秋之際,木槿花盛開,詩中的男女一同出外游覽。他們一會兒趕著車子,在鄉間道路上飛快地奔馳;一會兒又下車行走,健步如飛。詩中洋溢著歡樂的情緒,明快的節奏,讀之讓人心曠神怡。

中國有句古話:“情人眼里出西施。”在詩人看來,他的女友真是“細看諸處好”,美不可言。這位女子姓姜,在家里排行第一,用今天的話說,就是姜家的大姑娘。她的面頰像木槿花一樣又紅又白;她走起路來像鳥兒飛翔一樣,十分輕盈;她身上還佩帶著珍貴的環佩,行動起來,環佩輕搖,發出悅耳的響聲。她不但外貌美麗,而且品德高尚,風度嫻雅。總之,詩人以無比的熱情,從容顏、行動、穿戴以及內在品質諸方面,描寫了這位少女的形象,同《詩經》中寫平民的戀愛迥然有別。這也可以說是此詩的主要特色。

此詩二章,自宋范處義《詩補傳》以下皆以之為賦體。也就是說它是用敘事或鋪陳的方法進行描寫的,但必須指出,作者在敘寫時是飽含感情的。這一點在朗讀時便自然而然地感受得到。此詩對于美女的描寫,摹形傳神,對后世影響很大,清姚際恒《詩經通論》指出宋玉《神女賦》“婉若游龍乘云翔”、曹植《洛神賦》“翩若驚鴻”、“若將飛而未翔”等句都是濫觴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