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風·揚之水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民謠

原文

揚之水,不流束楚。終鮮兄弟,維予與女。無信人之言,人實誑女。

揚之水,不流束薪。終鮮兄弟,維予二人。無信人之言,人實不信。

譯文

  激揚的流水喲,不能漂走成捆的荊條。我娘家缺少兄弟來撐腰,只有我和你相依相靠。不要信別人的閑話,別人騙你總有花招。
  激揚的流水喲,不能漂走成捆的木柴。我娘家缺少兄弟來關懷,只有我二人相依相愛。不要信別人的閑話,別人實在不可信賴。

注釋
①揚:激揚。一說悠揚。
②楚:荊條。
③鮮(xiǎn 顯):缺少。
④言:流言。
⑤誑(kuáng):欺騙。
⑥信:誠信、可靠。

賞析

此詩主題或以為“閔(憫)無臣”(《毛詩序》),或以為“淫者相謂”(朱熹《詩集傳》),或以為“將與妻別,臨行勸勉之詞”(聞一多《風詩類鈔》),或以為“兄弟相規”(劉沅《詩經恒解》),但都根據不足。細味詩情,乃是一個婦女對丈夫訴說的口氣。古時男子除正妻外,可以納妾,又因做官、經商等常離家在外,是否沾花惹草,妻子多管不著。但禮教上對婦女的貞節則看得很重。如果丈夫聽到關于妻子的什么閑言碎語,是一定要管的;而如果以前夫妻感情很好,他對妻子也很喜愛,那么此時他將會感到非常苦惱。這首詩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妻子對誤聽流言蜚語的丈夫所作的誠摯的表白。

《詩經》中的興詞有一定的暗示作用。凡“束楚”、“束薪”,都暗示夫妻關系。如《王風·揚之水》三章分別以“揚之水,不流束薪”、“不流束楚”、“不流束蒲”來起興,表現在外服役者對妻子的懷念;《唐風·綢繆》寫新婚,三章分別以“綢繆束薪”、“綢繆束芻”、“綢繆束楚”起興;《周南·漢廣》寫女子出嫁二章分別以“翹翹錯薪,言刈其楚”、“翹翹錯薪,言刈其蔞”起興。看來,“束楚”、“束薪”所蘊含的意義是說,男女結為夫妻,等于將二人的命運捆在了一起。所以說,《鄭風·揚之水》只能是寫夫妻關系的。

此詩主題同《陳風·防有鵲巢》相近。彼云:“誰侜(zhōu)予美,心焉忉忉”(誰誆騙我的美人,令我十分憂傷)。只是《防有鵲巢》所反映是家庭已受到破壞,而此詩所反映只是男子聽到一些風言風語,妻子勸慰他,說明并無其事。如果將這兩首詩看作是一對夫婦中的丈夫和妻子分別所作,則是很有意思的。

此詩抒情女主人公是忠貞、善良的,同丈夫有著很深的感情。她因為娘家缺少兄弟,丈夫便是她一生唯一的倚靠,她把丈夫看作自己的兄弟。在父系宗法制社會中作為一個婦女,已經是一個弱者,娘家又力量單薄,則更是弱者中的弱者。其中有的女子雖然因為美貌會引起很多人的愛慕,但她自己知道:這都不一定是可靠的終身伴侶。她是珍惜她的幸福的家庭生活的。但有些人卻出于嫉妒或包藏什么禍心,而造出一些流言蜚語,使他們平靜的生活出現了波瀾。然而正是在這個波瀾中,更真切地照出了她的純潔的內心和真誠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