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公院五詠·苦竹橋

朝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詠物竹子懷才不遇

原文

危橋屬幽徑,繚繞穿疏林。
迸籜分苦節,輕筠抱虛心。
俯瞰涓涓流,仰聆蕭蕭吟。
差池下煙日,嘲哳鳴山禽。
諒無要津用,棲息有馀陰。

譯文

高高的橋與幽幽的小路相連,它曲曲折折穿過稀疏的竹林。
竹子從筍籜中迸發苦節,青皮環抱空虛的竹心。
俯身看橋下細細的溪流,抬頭聽山間蕭蕭的竹韻。
煙霧蒸騰中陽光西下,山里的鳥兒在嘲哳亂鳴。
料想苦竹不可能作為渡口的竹伐,正好給我們的休憩提供了綠蔭。

注釋
①苦竹:竹的一種。桿矮小,節較其它竹為長,四月中生筍,味苦。
②危橋:高橋。屬:連接。幽徑:幽深的小路。
③迸:裂,開。籜(tuò):竹筍上一層一層的皮,即筍殼。
④ 筠(yún):竹皮。虛心:空心。
⑤瞰(kàn):望,俯視,向下看。
⑥聆:聽。吟:成調的聲音。
⑦差池:參差不齊。《詩經·邶風·燕燕》:“燕燕于飛,差池其羽。”
⑧嘲口哲(zhāo zhā):亦作“嘲哳”、“啁哳”,形容聲音雜亂細碎。
⑨諒:料想,實在。要津:重要的渡口,隱喻重要的職位。

賞析

本詩更象一首詠物詩,它描寫的是苦竹間的橋,而且表面上是寫橋,實則重點是寫竹,橋只不過是陪襯而已。苦竹,楚地湘南極普通的一種竹子,而且連名稱都帶有貶意。詩人獨具慧眼,從平凡的事物中發現了詩意,將自己身世遭遇與不起眼的苦竹有機聯系起來,寓意于有“苦竹”“虛心”的竹。詩的結構與組詩一致,分三層。前四句寫實:“危橋屬幽徑,繚繞穿疏林”,遠遠的橋與幽幽的小路相連接,它繚繞地穿過稀疏的竹林。突出危橋、幽徑、疏林。“迸籜分苦節,輕筠抱虛心”。特寫竹子的拔節,充分運用詩的想象,似乎看見竹子從筍籜中迸發出苦節,輕輕的筠皮環抱著空虛的竹心。詩中突出了“苦節”與“虛心”。第二層寫橋上觀景所得:俯身可以看到絹絹細流,抬頭可以聽到蕭蕭的竹聲。煙霧蒸騰中陽光西下,山里的鳥兒啁鳴歸巢。既俯看,又仰視,還運用聽覺。天邊的太陽,近處的鳥鳴,一一入畫,充滿了生機。眼中的景物往往是詩人內心世界的外在展示。大自然是美好的,然而胸懷大志的詩人不能象鳥一樣自由飛翔,投入她的懷抱,只能與“囚徒為朋”,在寺院的木魚聲中難以入眠,這強烈的反差不能不使人產生共鳴,傷感之情溢于言表。最后抒發感概“諒無要津用,棲息有余陰”,這里的苦竹也不可能作為渡口的竹伐,正好給我們的棲息提供了蔭涼。正如吳文治先生所指出的:“作者借竹自喻,感嘆竹子雖有‘苦節’和‘虛心’的美質,也只能供人和鳥歇息遮陰,不會用在重要的渡口,隱有自傷懷才不遇之意。”(《柳宗元選集》)詩除了詠苦竹橋之外,還寫到竹林、小徑、溪流、竹韻、落日、鳥鳴,故自然屬于山水詩。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