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聊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詠物寫人

原文

椒聊之實,蕃衍盈升。彼其之子,碩大無朋。椒聊且,遠條且。

椒聊之實,蕃衍盈匊。彼其之子,碩大且篤。椒聊且,遠條且。

譯文

花椒子一串串,繁多采滿一升。他那個人兒呀,高大與眾不同。一串串花椒呀,香氣遠遠飄動。
花椒子一串串,繁多采滿一捧。他那個人兒呀,體態粗壯厚重。一串串花椒呀,香氣遠遠飄動。

注釋
①椒:花椒,又名山椒。聊:同“莍”,亦作“朻”、“梂”,草木結成的一串串果實。聞一多《風詩類鈔》:“草木實聚生成叢,古語叫作聊,今語叫作嘟嚕。”
②蕃衍:生長眾多。盈:滿。升:量器名。
③碩:大。朋:比。
④且(jū 居):語末助詞。
⑤遠條:指香氣遠揚。一說長長的枝條。條:長。
⑥掬(jū 居):“掬”的古字,兩手合捧。又,《周禮·考工記·陶人》疏引《小爾雅》云:“匊,二升。”亦通。
⑦篤:厚重。形容人體豐滿高大。

賞析

此詩為《詩經·唐風》第四篇,詩中所表達的意思,歷來說法不一。《毛詩序》和三家詩都以為是諷諫晉昭公,贊美曲沃桓叔勢力盛大子孫眾多的詩作;漢人應劭、第五倫則以為是贊美后妃多子的詩作。宋人朱熹以為“此詩未見其必為沃而作也”(《詩序辨說》),后人多懷疑而不信序說。今人解說此詩,因史料缺乏,詩的本事難以確考,都是更加寬泛地加以理解,不明言具體所指,有的以為是贊美男子的詩(高亨《詩經今注》、陳子展《詩經直解》);有的以為“欣婦人之宜子也”,是贊揚婦人碩大豐腴,健康而多子的詩(聞一多《風詩類鈔》、程俊英《詩經注析》)。產生這些說法的原因,主要是此詩沒有任何有力的內證說明其本義,更無有關史料可以按驗,因此說詩者仁智互見。然而,比較而言,高、陳等人的意見應當更為切合詩旨。因為《詩經》所產生的時代,屬于父系社會,男子早已享有無上的權威,這時期的生殖崇拜是以男性為主題的,稱贊子孫眾多,是對男性生殖能力的頌揚。把生育單純地歸之于婦女,囿于現代的認識習慣,不免惑于事物的表象了。再考察一下詩的本身,通觀全篇,并不存在一處描寫婦女某種特征的字句,況且“碩大無朋”、“碩大且篤”,不是描繪婦女的詞語。如果與《王風·碩人》對婦女身材的描寫相對照,更可明了二者的區別。

此詩首先以興的手法,抒寫景物之美。粗大虬曲的花椒樹,枝葉繁茂,碧綠的枝頭,結著一串串鮮紅的花椒子,陣陣清香,隨風飄動,長勢喜人,豐收在望,采摘下來,足有滿滿的一升。接著,以此為鋪墊,以椒喻人,贊美那個高大健壯的男子,人丁興旺,子孫像花椒樹上結滿的果實那樣眾多。比喻新奇、妥貼,增強了詩歌的表現力和感染力。后兩句又回到了對花椒的抒寫上,但因有了中間比喻部分的過渡,已不同于前兩句的單純起興,而是比興合一,人椒互化,前后呼應,對人物的贊美進一步深化,含蘊雋永,有余音裊裊之感。而語尾助詞“且”的連用,更是增強了情感的抒發,企慕之意,可謂一往情深。

此詩的第二章幾乎是第一章的再現,只是調換了兩個字,這種復沓的修辭手法,通過對某種事物的反覆吟誦,可以收到一唱三嘆、情意深致的藝術效果。此詩另一個更為突出的特點,是成功地運用了比興的藝術手法,比是“以彼物比此物也”,興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辭也”(朱熹《詩集傳》)。比興的運用,不但使詩的開篇較為自然,沒有突兀感;而且以人所共知的美好事物喻人,較含蓄通俗地表現出被贊美主體的品性內涵,易于為人理解、認同。這在《詩經》中運用得極為廣泛,“善鳥香草以配忠貞”(王逸《楚辭章》),也為后世的文學作品所普遍接受。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