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沮洳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贊美寫人

原文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無度。美無度,殊異乎公路。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異乎公行。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異乎公族。

譯文

  在那汾水低濕地,來此采莫心歡喜。瞧我那位意中人,英俊瀟灑美無匹。英俊瀟灑美無匹,公路哪能比得上。在那汾水河流旁,來此采桑心歡暢。瞧我那位意中人,貌若鮮花朝我放。貌若鮮花朝我放,公行哪能比得上。在那汾水彎彎處,來此采藚心歡愉。瞧我那位意中人,儀表堂堂美如玉。儀表堂堂美如玉,公族哪能比得上。

注釋
①汾:汾水,在今山西省中部地區,西南匯入黃河。沮洳(jùrù具入):水邊低濕的地方。
②莫:草名。即酸模,又名羊蹄菜。多年生草本,有酸味。
③度:衡量。美無度,極言其美無比。
④殊異:優異出眾。公路:官名。掌諸侯的路車。
⑤英:華(花)。
⑥公行(háng杭):官名。掌諸侯的兵車。
⑦曲:河道彎曲之處。
⑧藚(xù序):藥用植物,即澤瀉草。多年生沼生草本,具地下球莖,可作蔬菜。
⑨公族:官名。掌諸侯的屬車。

賞析

此詩主題,《毛詩序》云:“《汾沮洳》,刺儉也。其君子儉以能勤,刺不得禮也。”《韓詩外傳》則以為是美隱居之賢者,云“雖在下位,民愿戴之,雖欲無尊得乎哉?”前者是說因君子勤儉,親自采莫、采桑,有失體統,故作此詩以刺之。后者是說,汾水沮洳之間,賢者隱居其內,采莫、采桑、采藚以自給,然其才德,實在超乎“公路”、“公行”、“公族”之上。毛、韓二家之外,還有何楷《詩經世本古義》的“晉人刺其大夫”說、姚際恒《詩經通論》的“詩人贊其公族大夫之詩”說、傅恒等《詩義折中》的“剌遺賢”說、郝懿行《詩問》的“美勤儉”說等。這些說法都是不符合文本語義的。聞一多先生在《風詩類鈔》中首先提出“這是女子思慕男子的詩”,其說可從。

《汾沮洳》共為三章,各以“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汾一曲,言采其藚”起興。這“沮洳”、“一方”、“一曲”詞語的變換,不僅顯示這位民間女子勞動內容的不同,還表示空間和時間的變換。也就是說,不論這位癡情女子干什么活兒,也不論是什么時間和什么地點。她總是思念著自己的意中人,足見其一往鐘情的程度了。把這位女子思慕情人的癡情之狀描摹得栩栩如生。接著又用“彼其之子,美無度”、“彼其之子,美如英”、“彼其之子,美如玉”來贊美男子的儀容。“美無度”是“美極了”,“美得無法形容”之謂。“美如英”,是說男子美得像怒放的鮮花;“美如玉”,是說男子容光煥發,有美玉般的光彩。這些是關于男子美貌的描寫。詩的最后。以“美無度,殊異乎公路”、“美如英,殊異乎公行”、“美如玉,殊異乎公族”作結。也就是說,這位女子的意中人,不僅只長相漂亮,而他的身份地位,連那些“公路”、“公行”、“公族”等達官貴人,也望塵莫及的。全詩結束,見不到女子所思之人的正面描寫,但通過這種對比、烘托的藝術手法,卻把這位未露面的男子描寫得如見其人了。這種藝術表現手法,在古代民間文學作品中不乏其例。漢魏樂府古辭《陌上桑》中采桑女子的夸獎“夫婿殊”的一段話,在藝術表現上和此詩是有因襲繼承關系的。

這首詩在篇章結構上,是《詩經》中常見的疊句重章、反覆吟詠的藝術形式。三章字句變化無多,而詩意卻層層遞進。“美無度”是對所思男子之美的概括描寫;“美如英”是對所思男子的儀表之贊美;“美如玉”是對所思男子人品的贊美。而又以“公路”、“公行”、“公族”加以具體映襯,這就更加凸現了“彼其之子”的美的形象。

汾水,即汾河,為黃河第二大支流。汾水兩岸是華夏文明的發源地,孕育了燦爛深厚的民族文化。汾水兩岸一代一代的勞動人民用辛勤的汗水傳承者著一個民族的歷史,“美如英”“美如玉”贊美了勞動人民的節儉、勤勞、美好的品格和自食其力的高尚情操,“殊異乎公族”諷刺了品質低劣、游手好閑的精英權貴的寄生蟲嘴臉。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