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羔裘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怨刺

原文

羔裘豹祛,自我人居居。豈無他人?維子之故。

羔裘豹褎,自我人究究。豈無他人?維子之好。

譯文

  穿著鑲豹皮的袖子,對我們卻一臉驕氣。難道沒有別人可交?只是為你顧念情義。(此句旁白:只有你我是故舊?)
  豹皮袖口的確榮耀,對我們卻傲慢腔調。難道沒有別人可交?只是為你顧念舊交。(此句旁白:非要同你相處好?)

注釋
①羔:羊之小者。袪(qū 區):袖口,豹祛即鑲著豹皮的袖口。
②自我人:對我們。自,對;我人,我等人。居(jù 句)居:即“倨倨”,傲慢無禮。
③維:惟,只。子:你。故:指愛。或作故舊,也通。
④褎(xiù 袖):同“袖”。
⑤究究:惡也,指態度傲慢。

賞析

《毛詩序》說:“《羔裘》,刺時也,晉人刺其在位不恤其民也。”從該詩首句“羔裘豹祛”的描寫來看,所寫的是當時的一位卿大夫。因為只有當時的卿大夫,才能穿這種鑲著豹皮的袖口。卿大夫是西周、春秋時國王和諸侯所分封的臣屬,在當時常擔任重要官職,世代掌握所屬都邑的軍政大權。在一般情況下,卿的地位較大夫為高,田邑也較大夫為多,并掌握國政和統兵大權,對屬下的各級官員均可隨意任免。從這首詩的內容看,那個卿大夫非常恃權傲物,趾高氣揚,盛氣凌人,侮慢故舊,故引起了一位故友的不滿,那人便寫詩諷刺他。

此詩兩章,脈絡極清楚,每章的前二句極寫卿大夫的服飾之威和對故舊的侮慢之態;后二句則通過自問自答,表現了原為友人的那位先生的怨憤不平的情緒,而詩句的語氣顯得“怨而不怒”,很能體現“溫柔敦厚”的詩教。

從結構上來看,此詩顯得十分簡單,藝術上也沒有太多的特色,比較明顯的也就是反覆吟詠、反覆唱嘆、回環往復的手法。這種手法實際上在《詩經》中已相當普遍,有著民歌民謠的風味,從這也正說明了《詩經》與民歌之間的密切關系。

此外,該詩中所用的設問和作答的形式,在《詩經》中也時而可見。這種修辭方法作為諷刺或表現一種強烈的情緒是很合適的。后人詩歌以至今天的新詩里,也常可見到設問句或一問一答的形式,但其源頭還不能不追溯到《詩經》中《羔裘》等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