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風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寫風思鄉

原文

匪風發兮,匪車偈兮。顧瞻周道,中心怛兮。

匪風飄兮,匪車嘌兮。顧瞻周道,中心吊兮。

誰能亨魚?溉之釜鬵。誰將西歸?懷之好音。

譯文

大風刮得呼呼響,大車急馳塵飛揚。一條大道抬眼望,令我心中真悲傷。
大風刮起直打旋,大車飛馳如掣電。一條大道抬眼望,令我心中真凄慘。
哪位將要煮魚嘗?請借鍋子多幫忙。哪位將要回西方?請帶好信到家鄉。

注釋
①匪:通“彼”。發:猶“發發”,風吹聲。
②偈(jié):疾馳貌。
③周道:大道。
④怛(dá):痛苦,悲傷。
⑤嘌(piào):輕快貌。
⑥吊:悲傷。
⑦亨:通“烹”。
⑧溉:舊說釋洗。聞一多《風詩類鈔》則以為溉通“摡”,“摡同乞,給予也”。釜:鍋子。鬵(xín):大鍋。

賞析

詩人家住西方,而遠游東土,久滯不歸,因作是詩以寄思鄉之情。《毛詩序》以為檜邦“國小政亂,憂及禍難,而思周道焉”,鄭箋曰:“周道,周之政令也。”孔疏曰:“上二章言周道之滅,念之而怛傷;下章思得賢人輔周興道:皆是思周道之事。”朱熹《詩集傳》云:“周室衰微,賢人憂嘆而作此詩。言常時風發而車偈,則中心怛然。今非風發也,非車偈也,特顧瞻周道而思王室之陵遲,故中心為之怛然耳。”其說皆不足為訓。

前兩章字句略同,意思重復,寫法也一樣。前兩句寫所見之景,后兩句直抒胸中憂思。詩人滯留東土,佇立大道旁,見車馬急馳而過,觸動思歸之情。他的心也隨急馳的車輛飛向西方,但是,車過之后,留下一條空蕩蕩的大道和他孤身一人,車去而人竟未去。風、車之急速,他人之已歸去,與自己之滯留不得歸,動與不動,形成多層對比。“顧瞻周道”,描繪詩人徬徨無奈情狀如在目前。這時詩人再也按捺不住滿腔的憂傷,終于噴發出強烈的心聲:“中心怛兮”,“中心吊兮”。其聲如急管繁弦,反映詩人思歸的急切心態。

第三章句法忽變,陡然一轉,以“誰能”二句起興,興中有比,是在無可奈何的境地中發出的求援呼聲,“誰將”二句,寫詩人既不得歸,只好托西歸者捎信回家,是不得已而求其次。但這次著也未必能實現,“誰能”、“誰將”均是疑問希冀之詞,還沒有著落。詩人不說自己如何思鄉殷切,羈旅愁苦,反以“好音”以慰親友,情感至為深厚。陳震《讀詩識小錄》評曰:“意在筆先,神愴言外。”誠然。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