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鶴林寺僧舍

朝代:唐代

作者:李涉

抒情人生

原文

終日昏昏醉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
因過竹院逢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閑。

譯文

長時間來一直處于混沌醉夢之中,無端地耗費著人生這點有限的時光。有一天,忽然發現春天即將過去了,于是便強打精神登上南山去欣賞春色。
在游覽寺院的時候,無意中與一位高僧閑聊了很久,難得在這紛擾的世事中暫且得到片刻的清閑。

注釋
《題鶴林寺僧舍》:這首詩在《全唐詩》中名為《題鶴林寺僧舍》,千家詩把原標題簡化為《登山》。
鶴林寺:在今江蘇省鎮江市,始建于晉代,原名古竹院。唐開元、天寶年間為鎮江南郊著名古寺之一,僧元素主持寺院始改為禪寺。
強:勉強。
因:由于。
過:游覽,拜訪。
竹院:即寺院。
浮生:語出《莊子》“其生若浮”。意為人生漂浮無定,如無根之浮萍,不受自身之力所控,故謂之“浮生”。

賞析

詩人李涉在唐憲宗時被貶謫為陜川司倉參軍,文宗時應召為太學博士,后來又被流放南方。在他遭遇流放期間,用他詩中的話說就是“終日昏昏醉夢間”,情緒極其消沉。然而,在“忽聞春盡強登山”與鶴林寺高僧的閑聊之中,無意中解開了苦悶的心結,化解了沉溺于世俗之憂煩,體驗了直面現實及人生的輕松感受,才得以使自己麻木已久的心靈增添了些許的愉快,于是欣然題詩本篇于寺院墻壁之上,以抒發其內心“又得浮生半日閑”之感慨。

“終日昏昏醉夢間”,這一句是詩人對自己遭遇流放時的內在情緒與外在情態的真實描述。詩人從“抑”起筆,首先抒寫其消極渾噩的內心情態。在“醉夢”前面修飾以“終日昏昏”,可見詩人面對流放遭遇所表現出來的極度消沉和一蹶不振。從寫法上這是采取了先抑后揚的寫法,為下文的“揚”做了一個很好的蓄勢和鋪墊。

“忽聞春盡強登山”,這句是寫詩人在百無聊賴之際,渾渾噩噩之中,忽然發現明媚的春光已經快要離他而遠去了,于是強打精神走出戶外,登上南山,想借欣賞春色以排遣積郁已久的愁苦與不快。這里的“春盡”我們應該不僅僅理解為自然界的春天將要過去了,還應該想到人生青春歲月之有限。詩人不甘心就此消沉下去,不能就這樣枉費青春,不甘心庸庸碌碌了此一生,因此才在“忽聞春盡”之后振作精神“強登山”。這對于我們現代人來說,也不失為一句人生啟迪之難能可貴的箴言。

“因過竹院逢僧話”,“因”,當為介詞,有“由于”之意;“竹院”,就是寺院,僧人參禪悟道修行之地。詩人來這里干什么?有意來的也好,無意路過也罷,總之,人還是進去了,并且與寺內的高僧談禪悟道閑聊了很久。“逢僧話”之“逢”字告訴讀者是無意之中碰到的;“話”,即與老和尚談禪悟道,聊天,吐露心中的苦悶與不快,探討人生之喜怒哀樂,等等等等。我們都知道,作為佛家,對待人生的觀念自古多為淡化人生功利,平和情緒心態,面對慘淡現實,視若罔聞,處變不驚。不論有多大的煩惱與不快,學會深藏于心底,這樣才能忘記過去,笑對人生,憧憬未來。

“又得浮生半日閑”,點睛之筆。浮生半日閑,是因為過竹院逢僧話。此句深深禪意,揭示了無趣盲目的人生,半日閑最難得。

作者已經對人生有所覺悟,并找出自己的答案。這首詩就是他心境的寫照,有人以為是“偷得浮生半日閑”,并對之解釋,其實不然“偷得”也好,“又得”也好,并非對人生的消極應對,而是一種自然之道。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