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梓州高參軍還京

朝代:唐代

作者:盧照鄰

離別

原文

京洛風塵遠,褒斜煙露深。北游君似智,南飛我異禽。
別路琴聲斷,秋山猿鳥吟。一乖青巖酌,空佇白云心。

賞析

一提起“初唐四杰”,人們自然會想到杜甫對“王楊盧駱”的高度評價:“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會想起千古傳誦的名句:“鵝鵝鵝,曲項向天歌。”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還會想到駱賓王7歲而吟《詠鵝》,楊炯9歲被奉為神童,王勃25歲即賦《滕王閣序》等逸事。但是,對于盧照鄰,知之者甚少。他的《長安古意》雖為佳作,但因其未能盡脫六朝藻繪余習,流傳也并不廣。其實,盧照鄰同樣才華過人,除擅長七言歌行外,其五言格律詩十分精致,特別是登臨送別類的小詩,更是別具一格。

好友高參軍北還,可喜可賀,一路上,縱然山高路險,他也會覺得“驛路開花處處新”的。詩人覺得自己南滯在此,形單影只,實在愚癡,即便有鴻鵠之志也是枉然。高參軍將從自己當年南游蜀地的來路還京,真為他提心吊膽:這一路上,風塵滾滾,關山重重,那數不清的峭壁懸崖,急流險灘,不知他如何跋涉。詩人眼看好友離去,遠了,遠了,好友的車蓋早已在視線之外,他還在離別的高坡上掛肚牽腸:什么時候該過三峽,什么時候能越秦嶺,什么時候才安抵京洛,“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渡愁攀援”的蜀道將如何穿越,“又聞子規啼夜月”的空山野嶺又怎樣入眠。恍惚間,琴聲似斷,昔日相與飲酒吟詩的高參軍已離他而去,難以再見;秋山俱寂,夜空“杜鵑啼血猿哀鳴”的悲聲格外刺耳,令人毛骨悚然。猛一驚,直面惜別時的童山青巖,不勝感慨:“志同道合的你我,千山萬水將隔不斷我們的情誼。《穆天子傳》載西王母《白云謠》云:‘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遠,山川間之。將子無死,尚能復來。’我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盧照鄰性格孤傲,卓爾不群,為時世所不容,卻為親友所欽佩。關鍵時刻,總有朋友使他擺脫困境。因此,詩人特別珍重這人世間難得的真情,每每分手之時,常常寫詩饋贈。由于悲苦,這類詩作往往景幽情苦,詞冷曲哀,凄切有余而曠達不足,但其拳拳之心,眷眷之意卻表露無遺。

“士窮節乃見”,“患難見真情”,盧照鄰其人其節,其情其義,便是一例。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