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保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祝福

原文

天保定爾,亦孔之固。俾爾單厚,何福不除?俾爾多益,以莫不庶。

天保定爾,俾爾戩穀。罄無不宜,受天百祿。降爾遐福,維日不足。

天保定爾,以莫不興。如山如阜,如岡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吉蠲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嘗,于公先王。君曰:卜爾,萬壽無疆。

神之吊矣,詒爾多福。民之質矣,日用飲食。群黎百姓,遍為爾德。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如松柏之茂,無不爾或承。

譯文

  上天保佑你安定,江山穩固又太平。給你待遇確寬厚,一切福分都賜盡。使你得益多又多,沒有東西不豐盛。
  上天保佑你安定,降你福祿與太平。一切稱心又如愿,接受天賜數不清。給你遠處的福分,唯恐每天缺零星。
  上天保佑你安定,沒有事業不振興。上天恩情如山嶺,上天恩情如丘陵,恩情如潮忽然至,一切增多真幸運。
  吉日沐浴備酒食,用它將那上天祭。四季祭祀祖廟里,先公先王在一起。神尸說要給你福,江山萬代無盡時。
  神靈受祭降下土,送給君王多福慶。人民純樸又善良,有吃有穿真高興。天下所有老百姓,受你感化有德行。
  你像上弦月漸滿,又像太陽正東升,你像南山壽無窮,江山萬年不虧崩。你像松柏長茂盛,子子孫孫相傳承。

注釋
⑴孔:很。
⑵俾:使。爾:你,即周宣王。單厚:確實很多。單,“宣”之假借,確實。
⑶除:給予。
⑷庶:眾多。
⑸戩(jiǎn)谷:幸福。
⑹罄:所有。
⑺維:通“惟”,惟恐。
⑻阜(fù):土山。
⑼川之方至:河水漲潮。
⑽吉:吉日。蠲(juān):祭祀前沐浴齋戒使清潔。館:祭祀用的酒食。
⑾是用:即用是,用此。
⑿禴(yuè)祠烝嘗:一年四季在宗廟里舉行的祭祀的名稱,春祠,夏禴,秋嘗,冬烝。
⒀公:先公,周之遠祖。
⒁卜:“畀”字之借,給予。君:祭祀中扮演先王的神尸。
⒂吊:降臨。
⒃詒(yí):通“貽”,送給。
⒄質:質樸。
⒅徧(biàn):“遍”的異體字。為:通“化”,感化。
⒆恒:“緪(gēng)”的假借,指月到上弦。
⒇騫(qiān):因風雨剝蝕而虧損。

賞析

《天保》是一首為君王祝愿和祈福的詩。《毛詩序》云:“《天保》,下報上也。君能下下以成其政,臣能歸美以報其上焉。”更具體一些,“此詩乃是召公致政于宣王之時祝賀宣王親政的詩”(詳趙逵夫《論西周末年杰出詩人召伯虎》,見《詩經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詩歌表達了作為宣王的撫養人、老師及臣子的召伯虎在宣王登基之初對新王的熱情鼓勵及殷切期望,即期望宣王登位后能勵精圖治,完成中興大業,重振先祖雄風。實際上,也表達了召伯虎作為一個具有遠見卓識的政治家的政治理想。

全詩六章,第一章是說宣王受天命即位,地位穩固長久。語重心長地鼓勵說:“天保定爾,亦孔之固”而且“俾爾單厚”。讓宣王消除疑慮,樹立起建功立業的信心。第二章又祝愿說王即位后,上天將竭盡所能保佑王室:“俾爾戩谷”、“罄無不宜”、“降爾遐福”。使王一切順遂,賜給王眾多的福分,還擔心不夠(“維日不足”)。第三章祝愿說王即位后,天也要保佑國家百業興旺。此章中作者連用五個“如”字,極申上天對王的佑護與偏愛。詩從第四章起,先寫選擇吉利的日子,為王舉行祭祀祖先的儀式,以期周之先公先王保佑新王(“吉蠲為饎,是用孝享。……于公先王”);次寫祖先受祭而降臨,將會帶來國泰民安、天下歸心的興國之運(“神之吊矣……日用飲食……徧為爾德”)。末章又以四“如”字祝頌之,說王將長壽,國將強盛。全詩處處都滲透著對年輕君王的熱情鼓勵和殷殷期望,以及隱藏著的深沉的愛心。

詩中所反映的祭祀儀式的規模,內容和舉行地點均符合先秦時代新君登基之禮:登基前祭天(前三章向天禱告)、擇吉祭祖,又在宗廟中舉行。《尚書·周書·康王之誥》載在康王登基儀式之后,“太保暨芮伯……再拜稽首曰:‘敢敬告天子,皇天改大邦殷之命……克恤西土。惟新陟王畢協賞罰,戡定厥功,用敷遺后人休。今王敬之哉!’”而《天保》作者也總是說“天保定爾”、“俾爾單厚”之類。亦從天命說起,以期望告誡作終結(“徧為爾德”)。作者的口氣、祝愿的方式與大體內容都是與《康王之誥》一致的,其身份也應是太保一類的人。

在表現方法上,作者恰如其分地使用了一些貼切新奇的比喻,“如山如阜,如岡如陵,如川之方至”及“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等,既使得作者對新王的深切期望與美好祝愿得到了細致入微的體現,也使得全詩在語言風格上產生了融熱情奔放于深刻含蓄之中的獨特效果。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