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斧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贊美

原文

既破我斧,又缺我斨。周公東征,四國是皇。哀我人斯,亦孔之將。

既破我斧,又缺我锜。周公東征,四國是吪。哀我人斯,亦孔之嘉。

既破我斧,又缺我銶。周公東征,四國是遒。哀我人斯,亦孔之休。

譯文

那些老爺即使我斧破折,又使我斨缺殘。周公率軍東征,四國君主無不心驚膽戰。周公哀憐我們這些平民,這是多么的仁賢。
那些老爺即使我斧破折,又使我錡缺殘。周公率軍東征,四國百姓深受教化感染。周公哀憐我們這些平民,這是多么的良善。
那些老爺即使我斧破折,又使我銶缺殘。周公率軍東征,四國家人重聚生活平安。周公哀憐我們這些平民,這是莫大的恩典。

注釋
⑴斨(qiāng):斧的一種,斧孔橢圓,新孔方。
⑵皇:同“惶”,恐懼。毛傳釋為“匡”,《爾雅·釋言》:“匡,正也。”
⑶斯:語氣詞,相當于“啊”。
⑷孔:很、甚、極,程度副詞。將:大。
⑸錡(qí):鑿子,一說是古代的一種鋸。
⑹吪(é):教化。
⑺嘉:善,美。
⑻銶(qiú):鑿子,一說是獨頭斧。
⑼遒(qiú):毛傳:“固也。”鄭箋:“斂也。”一說是臣服。
⑽休:美好。

賞析

這是一篇管、蔡、殷、奄四國之民對周公贊頌的歌。《毛詩序》:“《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惡四國焉。”鄭箋:“惡四國者,惡其流言毀周公也。”

周武王滅紂,據有天下,封紂子武庚于殷,再封自己的弟弟姬鮮、姬度、姬處于管、蔡、霍以監視武庚。武王死,成王年幼,由周公輔政,武庚、管、蔡、徐、奄等國叛周。周公率兵東征,歷時三年,平定叛亂。管、蔡、殷、奄四國之民因作此歌以贊美周公。

全詩三章,采用復沓形式,各章僅異數字。孔穎達疏曰:“三章上二句惡四國,下四句美周公。”

第一章前兩句以“既破”、“又缺”起始,斧、斨均為生產工具,人們賴以創造財富、維持生計。然這些工具均因為四國之君長年累月服勞役而致破致缺,家計亦因此而處于困苦之中,故爾怨恨深深。這里是以斧斨等工具的破缺來反映勞役之長之苦;以人們賴以生產勞動的必要條件的毀廢,來反映生活之困。這是以點代面,以個別代全部,言事而寄慨的手法。

關于這兩句,鄭箋另有說法:“既破毀我周公,又損傷我成王,以此二者為大罪。”以斧斨之破缺比作對周公、成王的流言毀謗,這似乎過分拘泥于史事而說得太玄遠了。而將周公比斧,成王比斨,恐亦有失禮度。

人們生活在這么艱難困苦之中,終于有了轉機,有了希望:周公率兵東征了。當時周京為鎬,在今陜西境內,管蔡等四國在今河南一帶,故云“東征”。

三、四兩句是因果關系:由于周公東征,所以四國叛亂者驚懼恐慌。毛傳釋“皇”為匡,即四國亂政得到糾正,走上正道。亦通。政局有轉機,全是周公的功勞,故這兩句從國的角度美周公,亦是敘事中含抒情,是間接的贊頌。

第五句“哀我人斯”,是省略了主語周公。周公對人民如此哀憐體恤,故逼出第六句:這是很崇高很偉大呀!這是人民以自身的感受,從內心發出的歌贊聲,是直接的贊頌。

第二、第三兩章,結構與第一章完全相同,僅換幾個字。“錡”不論解作鑿或鋸,“銶”不論解作鑿還是獨頭斧,均為勞動生產的工具,其在詩中的作用亦與第一章的“斨”同。這頭兩句同樣在“惡四國”。下四句亦是“美周公”,僅換幾個字。“吪”,化也,即受教育,移風易俗。“遒”,毛傳解作固(堅固),鄭箋解作斂(聚合)。孔穎達疏協調兩說云:“遒訓為聚亦堅固之義。”即“使四國之民心堅固也”、“四國之民于是斂聚不流散也”。流散之民回歸,家人團聚,萬民團結,國家自然強固。

綜觀全篇,這第四句的最后一字“皇”、“吪”、“遒”似非信手安排,而是有逐層遞進,逐層深入的關系在。“皇”,如解為驚恐,則只是亂政的動搖,還未真正改變;如釋為匡正,那也只是治的開始,對人民來說這只是外部條件的變化。而“吪”,受教育、受感化,這是深入到內部的變化。最后的“遒”,團聚、強固,則已結出豐碩的果實了。

末二句“嘉”、“休”基本同義,亦如第一章,是對周公的德行發自內心的直接贊頌。

不過對此詩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聞一多、程俊英就認為這是東征士卒慶幸得以生還之作。這樣,對詩中一些詞的解釋也就與上面不同。如第一、二兩句的斧、斨、錡、銶均指為武器。第五、六兩句的“哀我人斯”的“人”則是指戰士。因有的戰士已戰死沙場,活著的也都離鄉背井與家人久不見面,這些都讓人哀傷。這樣的解釋,與傳統的“美周公”觀點是大相徑庭的,但也言之成理,可備一說。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