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池荷

朝代:唐代

作者:盧照鄰

詠物荷花抒情

原文

浮香繞曲岸,圓影覆華池。
常恐秋風早,飄零君不知。

譯文

輕幽的芳香朗繞在彎曲的池岸,圓實的花葉覆蓋著美麗的水池。
常常擔心蕭瑟的秋風來得太早,使你來不及飽賞荷花就調落了。

注釋
⑴浮香:荷花的香氣。曲岸:曲折的堤岸。
⑵圓影:指圓圓的荷葉。華池:美麗的池子。
⑶飄零:墜落,飄落。

參考資料:

1、 韓盼山.品花詩譯:河南人民出版社,1986:156-157

賞析

“浮香繞曲岸”,未見其形,先聞其香。曲折的池岸泛著陣陣清香,說明荷花盛開,正值夏季。“圓影覆華池”,寫月光籠罩著荷池。月影是圓的,花與影,影影綽綽,莫能分解。寫荷的詩作不在少數。而這首詩采取側面寫法,以香奪人,不著意描繪其優美的形態和動人的純潔,卻傳出了夜荷的神韻。“常恐秋風早,飄零君不知”,是沿用屈原《離騷》“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的句意,但又有所變化,含蓄地抒發了自己懷才不遇、早年零落的感慨。

盧照鄰在去世前不久寫的《釋疾文》中說道:“春秋冬夏兮四序,寒暑榮悴兮萬端。春也萬物熙熙焉感其生而悼死,夏也百草榛榛焉見其盛而知其闌,秋也嚴霜降兮殷憂者為之不樂,冬也陰氣積兮愁顏者為之解歡。圣人知性情之紛糾。”這不免也有詩人自己的性格原因。由于他被病痛所折磨,對事物變化的反映特別敏感。如《釋疾文》中所說:“神翳翳兮似灰,命綿綿兮若縷。一伸一屈兮,比艱難若尺蠼,九生九死兮。同變化乎盤古。萬物繁茂兮此時,余獨何為兮腸邅回而屢腐?”“草木扶疏兮如此,余獨蘭騨兮不自勝。”萬物越是繁茂越是生機勃勃,他就越發感覺到自己的形象枯槁。同時他對繁榮的萬物是“感其生而悼死”,“見其盛而知其闌”也有對自己和他人盛時的回憶與感慨。他的這種思想突出表現在他晚期的詩歌里。

《曲池荷》的前兩句寫的是花好月圓,而后兩句突然轉寫花之自悼。這花之自悼實為人之自悼。詠物詩,“因物以見我”,乃見其佳處。除余山《竹林問答》中說:“詠物詩寓興為上,傳神次之。寓興者,取照在流連感慨之中,《三百篇》之比興也。傳神者,相賞在牝牡驪黃之外,《三百篇》之賦也。若模形范質,藻繪丹青,直死物耳,斯為下矣。”如此看來,可見盧照鄰詠物詩之造詣。

這首詩托物言志 ,為中國詠物詩之正宗手法,自不待言。其略可稱道者大致有兩點:一是詠花詩最易落入精雕細刻、鏤金錯彩的細微描寫套路,這首詩寫曲池荷,雖略帶六朝余韻,然能于大處落墨,氣象較為闊大。二是切物抒情,較為真切自然,婉轉寫來,并無造作,筆未離題而深沉之意盡蘊其中。

參考資料:

1、 陳新璋.唐宋詠物詩賞鑒:廣東人民出版社,1986:79-81
2、 韓盼山.品花詩譯:河南人民出版社,1986:156-157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