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日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狩獵

原文

吉日維戊,既伯既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從其群丑。

吉日庚午,既差我馬。獸之所同,麀鹿麌麌。漆沮之從,天子之所。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儦儦俟俟,或群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

既張我弓,既挾我矢。發彼小豝,殪此大兕。以御賓客,且以酌醴。

譯文

  戊日吉利好時辰,師神馬祖都祭享。田車轔轔真漂亮,四匹公馬大又壯。驅車登上大山崗,追逐群獸意氣揚。
  庚午吉日好時光,匹匹良馬精挑選。群獸驚慌聚一處,雄鹿雌鹿滿眼前。驅趕野獸到漆沮,天子獵場在此間。
  極目遠望原野中,地域遼闊群獸集。或是急奔或慢行,三五成群結伴嬉。左面右面來圍趕,為讓天子心歡喜。
  我的弓已拉滿弦,我的箭已握在手。射中那邊小母豬,射死這邊大野牛。烹調獵物宴賓客,舉座歡呼且飲酒。

注釋
(1)維:是。戊:古人以天干地支相配計日。以天干奇數為剛日,偶數為柔日。剛日宜外事,柔日宜內事。田獵為外事,故以剛之戊為吉日。朱熹《詩集傳》:“以下章推之,是日也其為戊辰與?”
(2)伯:“祃”之假借。祃,師祭。禱:“禂”之假借字。禂,馬祭。
(3)田車:獵車。田,同“畋”,打獵。
(4)孔:很。阜:強壯高大。
(5)阜:山崗。
(6)從:追逐。群丑:指群獸。
(7)差:選擇。
(8)同:聚集。
(9)麀(yōu):母鹿。麌(yǔ)麌:眾多貌。
(10)漆、沮(jǔ):古代二水名,在今陜西境內。
(11)所:處所,此指會獵場所。
(12)中原:原中,指原野。
(13)祁:原野遼闊。有:多,指野獸多。
(14)儦(biāo)儦:疾行貌。俟(sì)俟:緩行貌。
(15)群:獸三只在一起為群。友:獸二只在一起為友。
(16)悉:盡,全。率:驅逐。
(17)燕:樂。
(18)豝(bā):母豬。
(19)殪(yì):射死。兕(sì):大野牛,或謂乃犀牛。
(20)御:進獻食物。
(21)醴(lǐ):甜酒。

賞析

《毛詩序》說:“《吉日》,美宣王田也。”后代的學者對此沒有什么異議。陳奐《詩毛氏傳疏》說:“《車攻》會諸侯而田獵,《吉日》則專美宣王田也。一在東都,一在西都。”這個分析是正確的。

全詩四章,藝術地再現了周宣王田獵時選擇吉日祭祀馬祖、野外田獵、滿載而歸宴飲群臣的整個過程。

第一章寫打獵前的準備情況。古代天子打獵是如同祭祀、會盟、宴享一樣莊重而神圣的大事,是尚武精神的一種表現,儀式非常隆重。因此,事先選擇良辰吉日祭祀馬祖、整治田車就成為必不可少的程序。“升彼大阜,從其群丑”二句在這一章中是將然之辭,一切業已準備就緒,只等在正式打獵時登上大丘陵,追逐群獸。第二章寫選擇了良馬正式出獵。祭祀馬祖后的第三天是庚午日,依據占卜這天也是良辰吉日。選擇了良馬之后,周天子率領公卿來到打獵之地。那里群鹿聚集,虞人沿著漆、沮二水的岸邊設圍,將鹿群趕向天子守候的地方。第三章寫隨從驅趕群獸供天子射獵。眺望原野,廣袤無垠,水草豐茂,野獸出入,三五成群,或跑或行。隨從再次驅趕獸群供天子射獵取樂。第四章寫天子射獵得勝返朝宴享群臣。隨從將獸群趕到周天子的附近,周天子張弓挾矢,大顯身手,一箭射中了一頭豬,再一箭射中了一頭野牛。表現出英姿勃發、勇武豪健的君主形象,實是對宣王形象化的頌揚。打獵結束,獵獲物很多,天子高高興興用野味宴享群臣,全詩在歡快的氣氛中結束。

通過上文的敘說,可以發現詩人按照事情的發展過程依次道來,有條不紊,是此詩最明顯的一個特點。

另外,全詩大部分章節記敘田獵活動的準備過程以及隨從驅趕野獸供天子射獵的情景,間及群獸的各種狀態,以作烘托,具體寫天子射獵只有四句:“既張我弓,既挾我矢。發彼小豝,殪此大兕。”這種點面結合的寫法,既敘述了田獵的過程,描寫了田獵的場面,透露了輕松的氣氛;更突出了天子的形象,增強了天子的威嚴,使全詩有很強的感染力。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