裳裳者華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寫花贊美寫人

原文

裳裳者華,其葉湑兮。我覯之子,我心寫兮。我心寫兮,是以有譽處兮。

裳裳者華,蕓其黃矣。我覯之子,維其有章矣。維其有章矣,是以有慶矣。

裳裳者華,或黃或白。我覯之子,乘其四駱。乘其四駱,六轡沃若。

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維其有之,是以似之。

譯文

  花兒朵朵在盛開,葉兒繁茂長勢旺。我遇見了那個人,我的心啊真舒暢。我的心啊真舒暢,于是有了安樂的地方。
  花兒朵朵在盛開,鮮亮艷麗黃又黃。我遇見了那個人,他的服飾有文章。他的服飾有文章,于是有了喜慶的排場。
  花兒朵朵在盛開,有黃有白多嬌艷。我遇見了那個人,四匹黑鬣白馬駕在前。四匹黑鬣白馬駕在前,六根韁繩光滑又柔軟。
  要向左啊就向左,君子應付很適宜。要向右啊就向右,君子發揮有余地。因他發揮有余地,所以后嗣能承繼。

注釋
⑴裳裳:猶“堂堂”,旺盛鮮艷的樣子。華:花。
⑵湑(xǔ):茂盛的樣子。
⑶覯(gòu):遇見。
⑷寫:通“瀉”,心情舒暢。
⑸譽:通“豫”,安樂。
⑹蕓:色彩濃艷。
⑺章:紋章,服飾文采。
⑻駱:黑鬣(liè)白馬。
⑼沃若:光滑柔軟的樣子。
⑽似:嗣,繼承祖宗功業。

賞析

全詩共四章,每章四句。

詩前三章是結構相似的重調,每章的前兩句寫花起興,從“其葉湑兮”到“蕓其黃矣”再到“或黃或白”,將花繁葉茂的盛景充分地表露出來,也由此烘托出抒情主人公心中的無比歡娛。而“我”所遇的“之子”又是什么樣子呢?在首章,詩人只寫了自己的主觀心理感受“我心寫兮”,“是以有譽處兮”,心中煩憂盡瀉,充滿歡樂。是什么樣的人使得“我”如此歡悅?詩第二章給“之子”一個特寫鏡頭,這個鏡頭沒有對準他的面部,也沒有對準他的眼睛,而是對準其服飾:“維其有章矣。”這樣的敘述中滲透著贊美之情,因為服飾之美在先秦時期是身份和地位的外在表現。至此,詩人仍覺不足,又將目光轉向全景,在第三章寫“之子”的車馬之盛,“乘其四駱,六轡沃若”,十足風光,十分氣派。如此一層一層推進,在形象的跳躍式敘述中顯示出歡快的激情。詩若就此打住,便顯得情感過于淺直,而且缺少了雅詩中應有的那份平和與理性,于是詩第四章從節奏和用韻兩方面都變得舒緩起來,“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從左右兩方面寫君子無所不宜的品性和才能,有了這方面的歌唱,使得前面三章的贊美有了理性依據。“維其有之,是以似之”,兩句總括全篇,贊美君子表里如一、德容兼美的風貌,以平和安詳作結。方玉潤《詩經原始》謂“末章似歌非歌,似謠非謠,理瑩筆妙,自是名言,足垂不朽”,極是。

整首詩以花起興,贊頌人物之美,節奏變化有致,結構收束得當,讀來興味盎然,且無阿諛之感,確是一首輕松歡快又不失穩當的雅詩。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