瓠葉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詠物宴飲

原文

幡幡瓠葉,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嘗之。

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獻之。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酬之。

譯文

隨風飄動瓠瓜葉,把它采來細烹飪。君子家中有淡酒,斟滿一杯請客品。
白頭野兔正鮮嫩,烤它煨它味道美。君子家中有淡酒,斟滿敬客喝一杯。
白頭野兔正鮮嫩,烤它熏它成佳肴。君子家中有淡酒,斟滿回敬禮節到。
白頭野兔正鮮嫩,煨它烤它成美味。君子家中有淡酒,斟滿勸飲又一杯。

注釋
⑴幡(fān)幡:翩翩,反覆翻動的樣子。瓠(hù):葫蘆科植物的總稱。
⑵亨(pēnɡ):同“烹”。
⑶斯首:白頭,兔小者頭白。
⑷炮(páo):將帶毛的動物裹上泥放在火上燒。燔(fán):用火烤熟。
⑸炙:將肉類在火上熏烤使熟。
⑹酢(zuò):回敬酒。

賞析

全詩共分四章,形式上全用賦法,頗具雅詩特點,然詩中反覆詠嘆者多,渲染描繪者寡,又與風詩相近,故龔橙《詩本誼》謂此《小雅》“西周民風”之一。

詩首章取瓠葉這一典型意象,極言其宴席上菜肴的粗陋和簡約,瓠葉味苦,則所食非美味佳肴可知,但主人并沒有以微薄而廢禮,而是情真意摯地“采之亨之”,并取酒相待,請客人一同品嘗。詩中多用代詞,加快了節奏,情緒顯得歡快跳躍,而首章“亨”、“嘗”押韻,屬陽部,更為全詩定下了一個熱烈高昂的基調。

詩后三章以白頭小兔為敘賦對象,從另一面極言菜肴簡陋。“一物而三舉之者,以禮有獻酢酬故也,酒三行而肴惟一兔首,益以見其約矣。”(《傳說匯纂》引張彩語)《詩經》時代,關于葷菜,有“六牲”之說,即豕、牛、羊、雞、魚、雁(見《禮記·內則》),在正式宴請客人的場合,據禮當備“六牲”,而兔子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就如同北方諺語所謂“狗肉端不上臺面”一樣。明了這一點,便可看出同是宴飲之詩,《伐木》有“肥羜(按,音zhù,小羊)”、“肥牡”,《魚麗》有“鲿、鯊”、“魴鱧”、“鰋鯉”,和《瓠葉》中僅有“瓠葉”、“兔首”相比,厚薄奢簡盡顯。正如第一章所敘述的那樣,主人并沒有因小兔之微薄而廢燕飲之禮,而是或炮或燔或炙,變化烹調手段,使單調而粗簡的原料變成誘人的佳肴,復以酒獻客、酢客、酬客,禮至且意切,在你來我往的觥籌交錯中,可以看出主賓之間確實“有不任欣喜之狀”(陳延杰《詩序解》)。

從詩歌的表現手法和藝術感染力來看,《瓠葉》確實算不上雅詩中的上品,但它卻具有一定的歷史認識價值,在這首詩中,讀者既可以看到中華民族悠久的飲食文化傳統,也可以看到禮儀之邦所獨有的尚禮民風和謙虛美德。基于這一點,《瓠葉》詩還是值得一讀的。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