鳧鹥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宴飲

原文

鳧鹥在涇,公尸來燕來寧。爾酒既清,爾肴既馨。公尸燕飲,福祿來成。

鳧鹥在沙,公尸來燕來宜。爾酒既多,爾肴既嘉。公尸燕飲,福祿來為。

鳧鹥在渚,公尸來燕來處。爾酒既湑,爾肴伊脯。公尸燕飲,福祿來下。

鳧鹥在潀,公尸來燕來宗,既燕于宗,福祿攸降。公尸燕飲,福祿來崇。

鳧鹥在亹,公尸來止熏熏。旨酒欣欣,燔炙芬芬。公尸燕飲,無有后艱。

譯文

野鴨鷗鳥河中央,公尸赴宴多安詳。你的美酒清又醇,你的菜肴味道香。公尸赴宴來品嘗,福祿大大為你降。
野鴨鷗鳥沙灘上,公尸赴宴來歆享。你的美酒好又多,你的菜肴美又香。公尸赴宴來品嘗,助你福祿長安康。
野鴨鷗鳥在洲諸,公尸赴宴來居住。你的美酒已濾清,你的菜肴有干脯。公尸赴宴來品嘗,為你降下大福祿。
野鴨鷗鳥港汊中,公尸赴宴位居尊。已在親廟設酒席,福祿降臨你家門。公尸赴宴來品嘗,福祿不斷降你身。
野鴨鷗鳥在峽門,公尸赴宴醉醺醺。美酒飲來欣欣樂,燒肉烤肉香噴噴。公尸赴宴來品嘗,從此太平無艱辛。

注釋
⑴鳧(fú):野鴨。鹥(yī):沙鷗。涇:直流之水。《集傳》:“鳧,水鳥,如鴨者。鹥,鷗也。”《傳疏》:“涇,水中也。”
⑵尸:神主。燕:宴。寧:享安寧。《傳疏》:“燕,燕飲也。”  
⑶來成:《通釋》:“來成,猶言來崇,成亦重也。”
⑷宜:順,安享。《通釋》:“凡神歆其祀通謂之宜。”  
⑸為:助。《鄭箋》:“為猶助也。助成王也。”
⑹渚(zhǔ):河流湖泊中的沙洲。
⑺處:安樂。這里指坐。
⑻湑(xū):過濾。《傳疏》:“爾酒既湑,猶云爾酒既清矣。”  
⑼伊:語助詞。脯:肉干。《說文·肉部》:“脯,干肉也。”
⑽潨(cóng):港汊,水流會合之處。《毛傳》:“潀,水會也。”  
⑾宗:借為“悰”,快樂。一解為尊敬,尊崇。《毛傳》:“宗,尊也。” 李樗、黃塤《毛詩集解》:“來居尊位也。”
⑿宗:宗廟,祭祀祖先的廟。
⒀崇:高,此作動詞,加高,增加。《毛傳》:“崇,重也。” 
⒁亹(mén):峽中兩岸對峙如門的地方。《集傳》:“亹,水流峽中,兩岸如門也。”
⒂熏熏:同“薰薰”,香味四傳。一解為和悅的樣子。何楷《詩經世本古義》:“熏熏,當依《說文》作醺醺,謂尸醉也。”俞樾《古書疑義舉例》以為當與下句之“欣欣”互易,謂“古書多口授,誤倒其文耳”。
⒃旨:甘美。欣欣:《毛傳》:“欣欣然,樂也。芬芬,香也。”

賞析

此詩是《大雅·生民之什》的第四篇。關于此詩的主旨,《毛詩序》在解《生民之什》的第一篇《生民》為“尊祖也”,解第二篇《行葦》為“忠厚也”,解第三篇《既醉》為“大平也”之后,解此篇為“守成也”,云:“大平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祇祖考安樂之也。”孔穎達疏云:“《鳧鹥》詩者,言保守成功不使失墜也。致太平之君子成王,能執持其盈滿,守掌其成功,則神祇祖考皆安寧而愛樂之矣。故作此詩以歌其事也。”似未為探本之言。宋范處義《詩補傳》云:“《既醉》、《鳧鹥》皆祭畢燕飲之詩,故皆言公尸,然《既醉》乃詩人托公尸告嘏以禱頌,《鳧鹥》則詩人專美公尸之燕飲。”清胡承珙《毛詩后箋》云:“《既醉》為正祭后燕飲之詩,《鳧鹥》為事尸日燕飲之詩。”差為近之。今人程俊英《詩經譯注》說:“這是周王祭祀祖先的第二天,為酬謝公尸請其赴宴(古稱“賓尸”)時所唱的詩。”高亨《詩經今注》也說:“周代貴族在祭祀祖先的次日,為了酬謝尸的辛勞,擺下酒食,請尸來吃,這叫做‘賓尸’,這首詩正是行賓尸之禮所唱的歌。”程、高之說皆從范、胡之說變化而來。

詩分五章,章四句,除每章的第二句為六言外,其余均為四言句。其結構有如音樂中的裝飾變奏曲:將一個結構完整的主題進行一系列的變奏,而保持主題的旋律。就詩而言,此歌主題旋律便是:野鴨沙鷗在水澤畔歡快地嬉戲覓食,公尸來到宗廟接受賓尸之禮就像野鴨沙鷗自得其所那樣恬適愉悅,獻給公尸的酒清醇甘甜,獻給公尸的食香酥鮮美,有勞公尸溝通獻祭的人們與受祭的神靈,人們答謝你,祈求神靈將福祿賜給你,并繼續將福祿賜給我們!首句的“在涇”、“在沙”、“在渚”、“在潨”、“在亹”,其實都是在水邊。鄭箋分別解釋為“水鳥而居水中,猶人為公尸之在宗廟也,故以喻焉”,“水鳥以居水中為常,今出在水旁,喻祭四方百物之尸也”,“水中之有渚,猶平地之有丘也,喻祭地之尸也”,“潨,水外之高者也,有瘞埋之象,喻祭社稷山川之尸”,“亹之言門也,燕七祀之尸于門戶之外,故以喻焉”,雖對每章以“鳧鹥”起興而帶有比意看得很透,但卻誤將裝飾變奏看作主題變奏,其說不免穿鑿附會。每章的章首比興,只是喻公尸在適合他所呆的地方接受賓尸之禮而已,用詞的變換,只是音節上的修飾,別無深意。以下寫酒之美,用了“清”、“多”、“湑”、“欣欣”等詞,寫肴之美,用了“馨”、“嘉”、“芬芬”等詞,從不同角度強化祭品的品質優良,借物寄意,由物見人,充分顯示出主人宴請的虔誠。正因為主人虔誠,所以公尸也顯得特別高興,詩中反覆渲染公尸“來燕來寧”、“來燕來宜”、“來燕來處”、“來燕來宗”、“來止熏熏”,正說明了這一點,語異而義同,多次裝飾變奏更突出了主旋律。因為公尸高興,神靈也會不斷降福給主人,這就是詩中反覆強調的“福祿來成”、“福祿來為”、“福祿來下”、“福祿攸降”、“福祿來崇”。只有詩的末句“無有后艱”,雖是祝詞,卻提出了預防災害禍殃的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說,前引《毛序》“大平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祇祖考安樂之也”的發揮倒是值得注意的。居安必須思危,這一點至今能給人以很大的啟發。孫鑛評曰:“滿篇歡宴福祿,而以‘無有后艱’收,可見古人兢兢戒慎意。”(陳子展《詩經直解》引)這并不是泛泛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