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夜 / 巴山道中除夜書懷 / 除夜有懷

朝代:唐代

作者:崔涂

唐詩三百首春節羈旅思鄉

原文

迢遞三巴路,羈危萬里身。
亂山殘雪夜,孤燭異鄉人。
漸與骨肉遠,轉于僮仆親。
那堪正飄泊,明日歲華新。

譯文

跋涉在道路崎嶇又遙遠的三巴路上,客居在萬里之外的危險地方。四面群山下,殘雪映寒夜,對燭夜坐,我這他鄉之客。因離親人越來越遠,反而與書童和仆人漸漸親近。真難以忍受在漂泊中度過除夕夜,到明天歲月更新就是新的一年。

注釋
①迢遞:遙遠貌。三巴:指巴郡、巴東、巴西,在今四川東部。
②羈危:在艱險中羈旅漂泊。
③“燭”:一作“獨”。人:一作“春”。
④轉于:反與。僮仆:隨行小奴。
⑤飄:一作“漂”。
⑥明日:指新年。歲華:歲月,年華。

賞析

這首詩是詩人客居他地、除夕懷鄉之作。詩人身在異鄉,深感羈旅艱危。三、四兩句寫凄清的除夕夜景,渲染詩人落寞情懷。五、六兩句寫遠離親人,連僮仆也感到親切,更表達出思鄉之切。最后兩句寄希望于新年,飄泊之感更烈,自然真切。全詩用語樸實,抒情細膩。離愁鄉思,發泄無余。其中“漸與骨肉遠,轉于僮仆親”一句,從王維《宿鄭州》“他鄉絕儔侶,孤案親僮仆”化出。本詩作為“萬里身”、“異鄉人”的深繪,更加悲惻感人。 

崔《除夜有感》:“迢遞三巴路,羈危萬里身。亂山殘雪夜,孤燭異鄉春。漸與骨肉遠,轉于僮仆親。那堪正漂泊,明日歲華新?”讀之如涼雨凄風颯然而至,此所謂真詩,正不得以晚唐概薄之。按崔此詩尚勝戴叔倫作。戴之“一年將盡夜,萬里未歸人。寥落悲前事,支離笑此身,”已自慘然,此尤覺刻肌砭骨。崔長短律皆以一氣斡旋,有若口談,真得張水部之深者。如“并聞寒雨多因夜,不得鄉書又到秋”、“正逢搖落仍須別,不待登臨已合悲”,皆本色語佳者。至《春夕》一篇,又不待言。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