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馬長城窟行

朝代:唐代

作者:李世民

冬天邊塞愛國戰爭生活

原文

塞外悲風切,交河冰已結。瀚海百重波,陰山千里雪。
迥戍危烽火,層巒引高節。悠悠卷旆旌,飲馬出長城。
寒沙連騎跡,朔吹斷邊聲。胡塵清玉塞,羌笛韻金鉦。
絕漠干戈戢,車徒振原隰。都尉反龍堆,將軍旋馬邑。
揚麾氛霧靜,紀石功名立。荒裔一戎衣,靈臺凱歌入。

譯文

塞外悲涼的風刮得急切,交河上的凌冰已經凍結,浩瀚的大海掀起了千百萬的波濤,陰山之下千萬里全都落滿了白雪。
將士們戍邊在那遠遠地高高的烽火臺上,一層一層的山巒引領向上顯出了高高的氣節,眾多的戰旗被長風吹卷這,將士們在哪長城低下飲馬也不停歇。
寒冷的沙灘上連接著騎兵的足跡,狂暴的北風吹斷了那邊塞上傳來的聲樂,胡地的灰塵清掃著像那玉(冰凍如玉)做似的邊塞,羌族的笛聲和那金鉦敲擊的聲音。
與世隔絕的沙漠上干戈都 收藏起來了,可那戰車卻又不得不在那原野低濕的地方震顫搖曳。都尉們都從龍堆返回了,將軍還從馬邑凱旋而來正在捷報。
高揚著妻子讓那籠罩著大霧的地方都清凈下來了,在石碑記上他們的功名他們又是那樣的歡悅,在那荒涼的邊界上只要有一個穿著戎裝的人(作者自指)去守護,靈武臺上(朝廷)的凱歌是來源于國界。

注釋
⑴切:凄切。
⑵交河:北方河名。
⑶瀚海:沙漠。
⑷波:沙丘起伏狀。
⑸迥戌:遠方的邊戍。
⑹高節:旗幟。
⑺朔吹:北風。
⑻玉塞:玉門關。
⑼金鉦:鑼聲。
⑽絕漠:大漠。
⑾干戈:指武器。
⑿戢:收藏。
⒀原隰(xí):原野。
⒁紀石:刻石紀功。
⒂荒裔:邊荒。
⒃戎衣:戰士。
⒄靈臺:周代臺名。

參考資料:

1、 周振甫.唐詩宋詞元曲全集:黃山書社,1999年1月:171頁
2、 楊國孚.韻譯歷代經典詩詞歌賦曲,:中國地質大學出版社,2011年12月:109頁

賞析

這是一首漢樂府民歌,它書寫了大唐平定天下,開創貞觀之治后太宗皇帝的感慨。全詩沒有具體描寫兩軍作戰的場面,而是形象地描述了這場戰爭的發生發展與勝利的過程,是一首描寫當時現實事件的史詩。

“塞外悲風切,交河冰已結。”切,凄切。交河,北方河名。句意為:塞外,寒風悲鳴,十分凄切,交河上,嚴冰封凍了河道。據《舊唐書·太宗本紀》所載,太宗平定宋金剛之亂時,于“(武德)二年十一月,太宗率眾趣龍門關,履冰而渡之”,可見詩中所描寫的悲壯之景當是詩人親眼所見,想必此詩亦是濡筆馬上而作。

“瀚海百重波,陰山千里雪。”瀚海,沙漠。波,沙丘起伏狀。句意為:廣袤的沙漠上,沙丘連綿不斷,陰山上千里雪覆。此聯進一步寫塞外之景,壯闊迷茫,渲染了一種壯烈豪邁之情。其眼光,其氣度,真有指點江山,總攬寰宇之勢,這一點是此后的許多詩人都難以企及的。

“迥戍危烽火,層巒引高節。”迥戌,遠方的邊戍。高節,旗幟。句意為:烽火中傳來了遠方的緊急軍情,我于是揮兵遠赴邊疆,一路上層疊的山巒引導著我的旗幟。此二句點明為救邊而出征,軍隊沿著山路前行,仿佛是山引領著隊伍,意即此戰很得天時,必將獲勝。

“悠悠卷旆旌,飲馬出長城。”句意為:風兒輕輕地吹起旗幟,我們揮師出長城而飲水放馬。馬是古代戰爭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到某處飲馬,意即對某處用兵,占領某地。自秦以來,長城一直是重要的守御工事,詩人敢為前人所不敢為,兵出長城,爭雄天下,其傲視寰宇的胸懷確實令后人追慕不已。這兩句點明了題中馳騁宇內,以天下為牧場之意。

“寒沙連騎跡,朔吹斷邊聲。”朔吹,北風。句意為:寒冷的沙漠上,騎兵過處,跡印連綿;凜冽的北風阻隔了邊塞的噪雜之聲。這是寫進軍途中所遇到的艱難險阻。

“胡塵清玉塞,羌笛韻金鉦。”玉塞,玉門關。金鉦,鑼聲。句意為:玉門關一帶,胡人入侵的囂塵已經消逝,羌人們正吹著笛子,敲著金鑼,載歌載舞。大軍所指,蠻夷懾服,邊境一帶很快呈現出一片祥和、安寧的和平氣象。并非倚仗武力,更多的是以德感召,所以使羌人載歌載舞心悅誠服。《舊唐書·太宗本紀》載:“自是西北諸蕃成請上尊號為‘天可汗’。”可見在處理與邊疆少數民族的關系上,太宗是做得很成功的,從這兩句詩中就可以看到這一點。

“絕漠干戈戢,車徒振原隰。”絕漠,大漠。干戈,指武器。戢,收藏。原隰,原野。句意為:大漠之上,武器收藏,車仗過處,原野為之震動。平夷戰禍后,軍隊凱旋,所到之處,群情振奮。所謂“吊民伐罪”,正義的戰爭,人民從來都是支持的。

“都尉反龍堆,將軍旋馬邑。”龍堆,即白龍堆,今新疆庫木塔格沙漠。句意為:都尉從龍堆返回,將軍們從馬邑凱旋而歸。這兩句是互文見義,稱述得勝還朝,所用地名都是邊塞一帶,給人以真實感,此后的邊塞詩也常用這種手法,羅列多個邊關地名,雖然這些地區往往與詩中的事件并無關聯,而且地名之間常常不具有確定的邏輯關系。

“揚麾氛霧靜,紀石功名立。”紀石,刻石紀功。句意為:旗幟飄揚,云霧彌漫的氛圍因之消歇,將士們功勛卓著,應該把他們的功績刻在石頭上,永遠流傳后世。這里運用了象征手法,“揚麾”指唐軍旗幟鮮明地出戰,“氛霧”形容外敵入侵,一片紛擾之狀。這是對將士們的稱述,也是勉勵將士們努力作戰以名垂千古,同時也是自勉。

“荒裔一戎衣,靈臺凱歌入。”荒裔,邊荒。戎衣,戰士。靈臺,周代臺名。《后漢書·桓譚傳》:“其后有詔會議靈臺所處。”《三國志·魏書·王朗傳》注:“明堂所以祀上帝,靈臺所以觀天文。”這里指代朝廷。句意為:邊遠、荒涼之地只需一介之士戍守,朝廷中已有凱歌高奏。大唐王朝,威鎮四夷,只需很少的守兵,就可以保證國家的長治久安。李唐全盛時,的確如這兩句所描述的那樣,邊境安寧,四境賓服。

參考資料:

1、 劉常生.歷代詠玉門詩詞選:甘肅文化出版社,2010.11:第28頁
2、 中國人民解放軍五二九六一部隊 .法家詩歌選析:河北人民出版社,1976年04月第1版:第19頁
3、 孫丕任.歷代帝王詩選:春風文藝出版社,1988年07月第1版:第145頁
4、 劉興詩等.古詩文中的科學:京華出版社,2009.06:第21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