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江南·千萬恨

朝代:唐代

作者:溫庭筠

婉約寫景婦女懷人

原文

千萬恨,恨極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風空落眼前花,搖曳碧云斜。

譯文

恨意千萬如絲如縷,飄散到了遙遠的天邊。山間的明月不知道我的心事。綠水清風中,鮮花獨自搖落。花兒零落中,不知不覺的明月早已經斜入碧云外。

注釋
①恨:離恨。
②天涯: 天邊。指思念的人在遙遠的地方。
③搖曳:猶言搖蕩、動蕩。

參考資料:

1、 顧農,徐俠著,花間派詞傳 溫庭筠 、皇甫松、韋莊等,吉林人民出版社,1999,第90頁
2、 安平秋,楊忠,楊錦海主編;程郁綴選注,中華古典名著讀本 唐宋詞卷,京華出版社,1998.09,第25頁

賞析

這首詞以意境取勝,通過描寫思婦在孤單的月光下獨自思念的情景,表現了其內心的悲戚和哀傷。

“千萬恨,恨極在天涯。”首句直出“恨”字,“千萬”直貫下句“極”字,并點出原因在于所恨之人遠“在天涯”,滿腔怨恨噴薄而出。說“恨”而有“千萬”,足見恨之多與無窮,而且顯得反復、零亂,大有不勝枚舉之概。雖有千頭萬緒之恨,但恨到極點的事只有一樁,即遠在天涯的那個人久不歸來。這是對全詞的主旨作正面描寫。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風空落眼前花。”三、四兩句,初讀起來很是平淡,仔細玩味卻覺得是妙手天成。這兩句是從側面闡述其“恨”之深。女主人既有千萬恨,其“心里”有“事”是理所當然的了,更使她難過的卻在于“有恨無人知”。“恨”是一種無形的心理情緒,是難以把握和捉摸的,而詞人卻善于借景將它烘托出來:像風掠過水面時蕩起的陣陣漣漪,像花兒隨風落去時的繽紛繚亂,像悠悠白云在天空搖曳時的飄忽迷離,這樣一來,抽象的“恨”就變得形象、可感了,使人們能夠清晰地體驗到它的紛亂、動蕩的狀態,也增強了詞的審美價值。

“搖曳碧云斜。”夜對山月,晝惜落花,在晝夜交替的黃昏,搖曳是程度不怎么明顯的動蕩,是輕輕移斜了角度的晃動。此句看似單純寫景,卻狀出了凝望暮色與碧云的女主人的百無聊賴之態,說明一天的光陰又在不知不覺中消逝了,不著“恨”字而“恨極”之意已和盤托出。

參考資料:

1、 鄧紅梅評注,婉約詞,中華書局,2011.03,第11頁
2、 傅德岷,盧晉主編,唐宋詞三百首鑒賞辭典 圖文本 原文·注釋·鑒賞,長江出版社,2010.11,第26頁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