隴頭歌辭三首

朝代:南北朝

作者:佚名

古詩三百首生活民歌

原文

隴頭流水,流離山下。
念吾一身,飄然曠野。

朝發欣城,暮宿隴頭。
寒不能語,舌卷入喉。

隴頭流水,鳴聲嗚咽。
遙望秦川,心肝斷絕。

譯文

(一)
隴山的流水,流離了山下。想著我孤身一個人,翩然走在空曠的野外。
(二)
早上從欣城出發,晚上睡在隴山。凍得說不出話來,舌頭都卷進了喉嚨里。
(三)
隴山的流水,也發出嗚咽的鳴聲。遙望著秦川,心肝都要斷絕了。

注釋
①《隴頭歌辭》為“梁鼓角橫吹曲”之一。《樂府詩集》載三首,寫游子漂流在外的痛苦心情。
②隴頭:隴山頂上,一說隴頭(平涼、慶陽的一帶)古代隴山指六盤山。甘肅省簡稱為“隴”,這個隴由古代“隴山”而來,因為前人習慣上稱平涼慶陽兩區為隴東。天水為隴右,張掖、武威一帶為隴西,而古代隴西還包括今屬平涼市的莊浪、靜寧兩縣。六盤山處甘肅、陜西、寧夏三省區交界處,主脈在甘肅境內。
隴頭流水,指發源于隴山的河流、溪水。一說是發源于隴山,向東流的涇河等幾條河水。
③欣城:不詳,我認為指今鎮原縣的“新城”,“新”與“欣”同音。漢代時平涼部分地方,包括今鎮原縣屬北地郡。新城距平涼不遠,距隴山東麓也就一百多里路程;朝發:早晨從欣城出發。
③暮宿隴頭:傍晚住宿在隴山頂上;暮:傍晚;宿:投宿,住宿。
④寒不能語,舌卷入喉:形容六盤山一帶氣候十分嚴寒,凍得舌頭都卷了上去,不能說話;語:說話。
⑤鳴聲幽咽:天寒地凍,隴山下東流的河水結了冰,河流在冰層間嗚嗚咽咽,像人哭泣一樣。背井離鄉的游子于寒山冰河間聽到這種流水聲,心里那種思鄉之情,那種因種種原因遭受這種漂流之苦的心情可想而知是多么難受了。
⑥遙望秦川:遙望:遠眺,即向東遠望;秦川,指陜西省中部。這里的秦川,指隴山以東廣大地區,不一定指中原或關中地區,“秦川”代指“故鄉”,因為六盤山以西就是“塞外”了,離關內越來越遠,所以說痛斷肝腸。

賞析

由于南北朝長期處于對峙的局面,在政治、經濟、文化以及民族風尚、自然環境等方面又存在著明顯的差異,因而南北朝民歌也呈現出不同的情調與風格。南朝民歌清麗纏綿,更多地反映了人民真摯純潔的愛情生活;北朝民歌粗獷豪放,廣泛地反映了北方動亂不安的社會現實和人民的生活風習。

漢唐四朝,前后十朝,長安之名真正是名聲赫赫,以至在唐以后長安成了國都的代稱,李白《金陵》詩說:“晉朝南渡日,此地舊長安。”稱東晉宋齊梁陳六朝都城金陵為長安,實即今江蘇南京。長安位居關中的中心,它的地理形勝于天下獨居第一。

關中周圍群山環抱,東有華山、崤山,西有隴山,南有終南山、秦嶺,北有洛水東西的黃龍山、堯山和涇水兩岸的嵯峨山、九嵏山。其中隴山又稱隴坂、隴坻,在今陜西隴縣西北,為六盤山的南段,南北走向約一百公里,綿亙于陜西、甘肅二省邊境,山勢陡峭,山路曲折難行,是渭河平原與隴西高原的分水嶺。古稱隴山其坂九回,上者七日乃過,上有清水四注而下。站在艱危苦寒的隴山頂上,回望富麗繁華的長安城和千里平原沃野,眼見隴水一股向東流下,一股向西流下,那種感受真是無可名狀的凄涼和悲壯。古代四方行旅西登隴坂,往往徘徊瞻顧,悲思涌起。歷代流傳歌詠秦隴的詩篇不下數百上千首,其中尤以北朝樂府民歌的三首《隴頭歌辭》最為有名。

第一、三兩首均以“隴頭流水”起興,與下文內容的聯系是在隴頭之水“流離”而下——無定所、不由自主方面。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