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遷鶯·花不盡

朝代:宋代

作者:晏殊

贈別友情勸慰

原文

花不盡,柳無窮。應與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處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應老。勸君看取利名場。今古夢茫茫。

譯文

花落花又開,柳葉綠又衰,花開盛衰無窮盡,與我此時情相近。
離別美酒情誼深,畫船起航全成空。離別不必太傷情,人生何處不相逢。
自今以后少知音,瑤琴朱弦不再吟。天若與我同悲凄,蒼天也會霜染鬢。
勸君此去多保重,名利場上風浪急,宦海茫茫沉與浮,古今看來夢一回。

注釋
(1)《喜遷鶯》:詞牌名,雙調,此牌有小令和長調兩體。小令起于唐人,雙調,四十七字,以平仄換韻較為常見,也有全用平韻的。長調起自宋人,《詞譜》以康與之詞為正體,雙調,103字,仄韻。又名《鶴沖天》、《燕歸來》、《喜遷鶯令》。此詞為小令。
(2)觥(gōng)船:大酒杯。出自唐杜牧《題禪院》:“觥船一棹百分空,十歲青春不負公。”
(3)一棹(zhào):劃槳一次,指大杯飲酒一次。
(4)天若:出自唐代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參考資料:

1、 清華大學《宋詞鑒賞大辭典》編寫組 .《宋詞鑒賞大辭典》 :中華書局 ,2011年 :第86頁 .

賞析

這是一首贈別詞,作者將離情寫得深摯卻不凄楚,有溫柔蘊藉之美。  

起筆“花不盡,柳無窮”借花柳以襯離情。花、柳是常見之物,它們遍布海角天涯,其數無盡,其廣無邊;同時花、柳又與人一樣同是生命之物,它們的生長、繁茂、衰謝同人之生死、盛衰極其相似,離合聚散之際,也同樣顯露出明顯的苦樂悲歡。“應與我情同”是以花柳作比,襯寫自己離情的“不盡”和“無窮”,宛轉地表露了離別的痛苦之深。“觥船一棹百分空”,一句出自杜牧的《題禪院》詩。作者這里強作曠達,故示灑脫,以一醉可以消百愁作為勸解之辭,而“何處不相逢”,則是以未來可能重聚相慰。對友人的溫言撫慰之中,也反映了作者盡量掙脫離別痛苦的復雜心態,他既無可奈何,又故示曠達。 

下片自“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應老”起,詞情一轉,正面敘寫離別之情。高山流水,貴有知音,朱弦聲悄,是因摯友遠去,一種空虛寥落之感油然而生。“天若有情應老”,用李賀句意直抒難以抑止的離別哀傷。結拍“勸君看取利名場,今古夢茫茫”二句,是作者對友人的又一次勸解。同為相勸之語,此處內涵上卻與上片不同。上片勸慰之語只就當前離別著眼,以醉飲消愁、今后可能重逢為解,是以情相勸;此處勸語卻透過一層,以利名如夢為解,屬以理相勸,勸解之中包含著作者自身的感受和體驗。晏殊一生富貴顯達,長期躋身上層,但朝廷內派別傾軋,政治上風雨陰晴,不能不使他感到利名場中的爾虞我詐,宦海風波的險惡,人世的盛衰浮沉,撫念今昔,恍然若夢。  

這首詞明快、自然,讀來如行云流水,與作者其它詞風格迥異。其思想內核,一方面是藐視名利,一方面是寄情山水歌酒。全詞抒寫離情別緒中,反映了晏殊的人生態度和處世哲學。

參考資料:

1、 馬文作 .《唐詩宋詞元曲鑒賞》 :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8年 :第273頁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