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卷絮風頭寒欲盡

朝代:宋代

作者:趙令畤

宋詞精選婉約傷春懷人惜花

原文

卷絮風頭寒欲盡。墜粉飄紅,日日香成陣。新酒又添殘酒困。今春不減前春恨。
蝶去鶯飛無處問。隔水高樓,望斷雙魚信。惱亂橫波秋一寸。斜陽只與黃昏近。(橫波秋 一作:層波橫)

譯文

花在凋零,香氣在飄散,眼看著每天落紅一陣又一陣。殘酒未醒又滿新酒,使我更加慵懶倦困。今年春天的怨恨,比去年春天的更甚。蝴蝶翩翩離去,黃鶯叫著飛走,我無人可以問訊。只能注目樓前的流水,望眼欲穿也看不到雙魚信。眼看著太陽西斜,黃昏又要到來。

注釋
①“卷絮”句:意思是說落花飛絮,天氣漸暖,已是暮春季節。
②雙魚:書簡。古詩:“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③秋一寸:即眼目。

賞析

詞的上片以惜花托出別恨,起首三句描繪春深花落景象。所謂“卷絮風頭”,可參看章質夫詠絮詞的形容:“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昔人又多以飛絮落花作為寒意將盡的晚春季節的特色,如“綠陰春盡、飛絮繞香閣”,“落紅鋪徑水平池,弄晴小雨霏霏。杏園憔悴杜鵑啼、無奈春歸”。下面“墜粉飄香”等等,進一步形象地刻繪了花兒的飄謝,斜風過處,但見落英紛紛,清芬沁人,真如小晏詞所云:“東風又作無情計,艷粉嬌紅吹滿地。”這些雖說是寫晚春景色,而惜春之意也蘊含其中。

“新酒”兩句。轉而直接抒情,情感的內涵由惜春轉向懷人,并通過以酒遣愁的細節強化這種情感。“又添”兩字,加強語氣,徑直道出因懷人而中酒頻仍。“殘酒困”,是從“殘花中酒”,又是去年病“生發而來。全句與”借酒澆愁愁更愁“的意思接近。”不減“兩字,作一回旋。雖說所思遠道,只能以酒消愁,而離恨卻并不因為分別時間久長而稍有減退。這樣,語氣更顯得委婉,而語意也深入了一層。

詞的下片,因音問斷絕而更增暮愁過片三句,極寫孤獨之感,不惟無人可問,連蝴蝶兒、黃鶯兒也都飛往別處,只剩下自己獨倚高樓,凝望碧水。雙魚,指書信。古詩云:“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小晏《留春令》曰:“別浦高樓曾漫倚,對江南千里。樓下分流水聲中,有當日憑高淚。”前者以碧水興起雙魚,引出倚樓盼望來書而終歸失望之情。后者從流水聲中聯想當年倚樓懷人淚滴入水的景象;一是盼而不得,一為憶而彌悲,都能表達出真摯的情意。

結末兩句,抒寫了因懷人,傷春而生發的綿綿愁恨。橫波,指美目。李白詩云:“昔為橫波目,今作流淚泉。”“秋一寸”,也指目,李賀詩有“一雙瞳人剪秋水”之句。“惱亂”猶言撩亂,黃昏景色撩亂她的眼目,更觸動了她的愁緒。沈際飛云:“斜陽目,各有其境,不必相同。一云‘卻照深深院’,一云‘只送平波遠’,一云‘只與黃昏近’,句句沁入毛孔皆透。”“斜陽卻照深深院”,是說午夢酒醒,但見小院深深,春色已盡,只有斜陽一片,徘徊不去。“斜陽只送平波遠”寫行人乘舟去遠,唯見一抹殘陽,映照平波,悠悠而逝。兩者都是以夕照下的景色襯托離愁。而“只與黃昏近”是接上面“惱亂”句而來,“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眼見白晝將盡,長夜即至,送春滋味,念遠情懷,此處不說愁恨而愁恨自見。

王灼《碧雞漫志》云:“趙德麟、李方叔皆東坡客,其氣味殊不近,趙婉而李俊,各有所長。”的確,趙氏之詞以清麗婉轉見長,此詞正體現了這一風格。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