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春令

朝代:宋代

作者:晏幾道

女子傷春懷人

原文

畫屏天畔,夢回依約,十洲云水。手捻紅箋寄人書,寫無限傷春事。別浦高樓曾漫倚。對江南千里。樓下分流水聲中,有當日憑高淚。

譯文

  從夢中剛剛醒來,隱約恍惚。畫面上面的十洲云水,宛如罩著迷霧,就象在天邊。我坐起來展開紅色的信箋,給我的心上人寫情書。我只有把所有傷心的心情,告訴你。在我們作別的那河邊的高樓上,我曾多次去老地方徘徊,面對江南的千里山水,我更加凄楚。樓下分流的水聲之中,就有我當日憑欄時流下的思念的相思淚珠,我如何消愁。

注釋
①依約:依稀,隱約。
②十洲:道教所傳在海中十處仙境。
③捻:拈取。
④別浦:送別的水邊。
⑤分流水:以水的分流喻人的離別。古樂府《白頭吟》:“蹀躞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⑥憑高淚:化用馮延已《三臺令》:“流水,流水,中有傷心雙淚。”

賞析

起首三句,想象奇特而瑰麗,落筆頗為不俗:近在咫尺的屏風,在迷離中居然看成像天般遙遠。一實一虛,一近一遠,通過這強烈的對比,表達了對情人遠別的懷思。“十洲”,是仙人所居、人跡罕至之地。托名為漢東方朔撰的《十洲記》載,在八方大海中,有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長洲、元洲、流洲、生洲、鳳麟洲、聚窟洲。詞中例以美人為仙,美人所居為仙境,暗指所思念的人的居處。十洲是仙靈境界,凡人無法到達,只有在夢中才能前往。夢醒后,看到屏風上畫著的山山水水,猶疑是夢中所歷,更寫出夢境的虛幻和醒后的悵惘,真是妙有遠神,令人掩抑低徊不已。歇拍兩句寫美人手執著寫有無限傷春心事的紅箋準備寄給情人書信,此二句把寄人的紅箋與十洲的殘夢聯系起來,創造出情景交融的境界,表現了詞人苦戀的情懷,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

下片是對往事的回憶,寫抒情主人公曾無聊地獨倚高樓—— 正在兩人分別的水邊,面對著遼闊的千里江南之地。這里所寫的不是昔時相聚的歡娛,而是別后的思念,脫出詞家慣常用的上下片對比的手法,感情便越覺沉厚。結拍兩句,進一步寫倚樓時的懷思。此處著意在“分流”二字。古樂府《白頭吟》:“蝶躞御溝上,溝水東西流。”以水東西分流,喻人們一別之后不再相見。人倚高樓,念遠之淚卻滴向樓下分流的水中,將離愁別緒與懷人立情抒寫得深婉曲折而又纏綿悱惻,具有感人至深的藝術力量。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