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蝶懶鶯慵春過半

朝代:宋代

作者:蘇軾

少女傷春孤獨

原文

蝶懶鶯慵春過半。花落狂風,小院殘紅滿。午醉未醒紅日晚,黃昏簾幕無人卷。
云鬢鬅松眉黛淺。總是愁媒,欲訴誰消遣。未信此情難系絆,楊花猶有東風管。

賞析

這首詞以種種柔美的意象,塑造出一個多愁善感的傷春少女形象;以春意闌珊的景象,烘托出少女傷春的復雜心緒。

上片由寫景過渡到寫人。春光已消逝大半,蝴蝶懶得飛舞,黃鶯也有些倦怠,風卷花落,殘紅滿院。面對這“風雨送春歸”、“無計留春住”的情景,心事重重的少女,不免觸目傷情,倍添寂寥之感。自然,蝶、鶯本來不見得慵懶,但從這位少女的眼光看來,不免有些無精打采了。發端寫景,下了“懶”、“慵”、“狂”、“殘”等字,就使周圍景物蒙上了主人公的感情色彩,隱約地透露了主人公的心境。以下寫人:紅日偏西,午醉未醒,光線漸暗,簾幕低垂。此情此景,分明使人感到主人公情懶意慵,神倦魂銷。無一語言及傷春,而傷春意緒卻宛然在目。

下片由寫少女的外在形象,過渡到寫內心世界,點出傷春的底蘊。首句以形寫神,寫因傷春而懶于梳洗。以下承上刻畫愁思之重。“總是愁媒,欲訴誰消遣”,是說觸處皆能生愁,無人可為排解。“總”字統括一切,一切景物都成為愁的觸媒,而又無人可以傾訴,則心緒之煩亂,襟懷之孤寂,可以想見。到此已把愁情推向高潮。煞拍宕開,謂此情將不會一無依托,楊花尚有東風來吹拂照管,難道自身連楊花也不如嗎!楊花似花非花,在花中身價不高,且隨風飄蕩,有似薄命紅顏,一無依托。這里即景取喻,自比楊花,悲涼之情以曠語出之,愈覺凄惻動人。

詞的結尾耐人尋味。它創造出新意境,寫出了少女的消極傷感與天真大膽交織的矛盾心理,顯得不同凡響,別具一格。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