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郎歸·湘天風雨破寒初

朝代:宋代

作者:秦觀

孤獨思鄉春節

原文

湘天風雨破寒初。深沈庭院虛。麗譙吹罷小單于。迢迢清夜徂。
鄉夢斷,旋魂孤。崢嶸歲又除。衡陽猶有雁傳書。郴陽和雁無。

譯文

  湘南的天氣多風多雨,風雨正在送走寒氣。深深的庭院寂寥空虛。在彩繪小樓上吹奏著“小單于”的樂曲,漫漫的清冷的長夜,在寂寥中悄悄地退去。
  思鄉的夢斷斷續續在公館中感到特別孤獨,那種清涼寂寞的情懷實在無法描述;何況這正是人們歡樂團聚的除夕。衡陽還可以有鴻雁傳書捎信。這郴陽比衡陽還遠,連鴻雁也只影皆無。

注釋
①湘天:指湘江流域一帶。
②麗譙:城門更樓。《莊子·徐無鬼》:“君亦必無盛鶴列于麗譙之間。”郭象注:“麗譙,高樓也。”陸德明釋文:“譙,本亦作蠛。”.成玄英疏:。言其華麗瞧蟯也。”小單于:樂曲名。李益‘聽曉角》詩:“無限寒鴻飛不度,秋風卷入小單于。”《樂府詩集》:“按唐大角曲有《大單于》、《小單于》、《大梅花》、《小梅花》等曲,今其聲猶有存者。”
③迢迢;漫長沉寂。清夜:清靜之夜。徂(音cú):往,過去。
④崢嶸:比喻歲月艱難,極不尋常。鮑照《舞鶴賦》;“歲崢嶸而莫愁。除:逝去。
⑤衡陽,古衡州治所。相傳衡陽有回雁峰,鴻雁南飛望此而止。《輿地記勝》:“回雁峰在州城南。或日雁不過衡陽,或日峰勢如雁之回。”陸佃《埤雅》:“南地極燠,雁望衡山而止。”雁傳書:典出《漢書.蘇武傳》:“漢求武等,匈奴詭言武死,……教使者謂單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書,言武等在某澤中。”
⑥郴陽:今湖南郴州市,在衡陽之南。王水照先生《元佑黨人貶謫心態的縮影——論秦觀(千秋歲)及蘇軾等和韻詞》云: “從郴州至橫州,當時必須先北上至衡州,然后循湘水,入廣西境,至桂州興安,由靈渠順漓水下梧州,復由潯江、郁水西至橫州。”由此可證,郴州在衡陽之南,道路險阻,書信難傳。和雁無,連雁也無。《詩詞曲語辭匯釋》卷一謂“和”“猶‘連’也”,并引此句釋云:“言連傳書之雁亦無有也。”

參考資料:

1、 孫崇恩編著 .北宋婉約派四大名家詞 :中國書籍出版社 ,1995年 :69-70 .
2、 徐培均 羅立綱編著 .秦觀詞新釋輯評 :中國書店 ,2003年 :203-207 .
3、 畢寶魁著 .宋詞三百首譯注評 :遼海出版社 ,1998年 :117-118 .

賞析

詞的上闋寫除夕夜間長夜難眠的苦悶。起首二句,以簡練的筆觸勾勒了一個寂靜幽深的環境。滿天風雨沖破了南方的嚴寒,似乎呼喚著春天的到來。然而詞人枯寂的心房,卻毫無復蘇的希望。環顧所居庭院的四周,深沉而又空虛,人世間除舊歲、迎新年的氣象一點也看不到。寥寥十二字,不僅點明了時間——破寒之初,點明了地點——湘南的庭院;而且描寫了一個巨大的空間:既寫了湖南南部遼闊的天空,也寫了蝸居一室狹小的貶所。更堪注意的是,在凄涼孤寂的氛圍中,隱然寓有他人的歡娛。因為除夕是中國的傳統節日,這一天家家戶戶圍爐守歲,樂敘天倫,個中意味,不言自明。由此可見,詞人此處用了隱寓的手法,讓讀者以經驗和想像來補充他所描寫的環境。這就是詞學家們所常說的“含蓄得妙”。

“麗譙”二句是寫詞人數盡更籌,等待著天明。從字面上看,秦觀的構思似乎受到《莊子》和李益詩的影響,但所寫的感情,完全是詞人獨特的感受。除夕之夜,人們是閹家守歲,而此刻的詞人卻深居孤館,耳中聽到的只是風聲、雨聲,以及凄楚的從城門樓上傳來的畫角聲。這種聲音,仿佛是亂箭,不斷刺激著詞人的心靈,在這種情況下,詞人好容易度過“一夜長如歲”的除夕。“迢迢”二字,極言歲之長;著一“清”字,則突出了夜之靜謐,心之凄涼。而一個“徂”字,則將時光的流逝寫得很慢,很慢。可以看出,詞人的用字,是極為精審而又準確的。

整個上闋,情調是低沉的,節奏是緩慢的。然而到了換頭的地方,詞人卻以快速的節奏發出“鄉夢斷,旅魂孤”的詠嘆。自從貶謫以來,離開家鄉已經三年了,這個“鄉”字當是廣義的,包括京都和家鄉。詞人日日夜夜盼望回鄉,可是如今卻像游魂一樣,孑然一身,漂泊在外。當此風雨之夕,即使他想在夢中回鄉,也因角聲盈耳,進不了夢境。“鄉夢斷,旅魂孤”這六個字,凝聚著多么深摯的感情啊!至“崢嶸歲又除”一句,詞人始正面點除夕。崢嶸,不尋常、不平凡之謂也,中寓艱難之義,杜甫詩云: “旅食歲崢嶸”,詞意同此。然而著一“又”字,卻表明了其中蘊有多少次點燃了復又熄滅的希望之火,一個又一個除夕的到來了,接著又一個一個地消逝了,詞人依舊流徙外地。痛楚之情,溢于言外。

詞的結尾,寫離鄉日遠,音訊久疏,連用二事,貼切而又自然。鴻雁傳書的典故,出于《漢書·蘇武傳》。衡陽有回雁峰,相傳鴻雁至此而北返。這兩個故實,用得不著痕跡,表現詞人音訊全無的失望心情。

明人沈際飛評此詞曰“傷心”,確是表現了此篇感情的特點。從詞的內容到詞的音調,無不充滿了凄苦哀傷的色彩。在宋代詞壇上,以抒寫凄婉情感見長的詞人,獨推淮海、小山。在淮海詞中,情調最為凄婉的,此闋也是其中之一。細讀全篇,淺語淡語之中蘊有深遠意味。

參考資料:

1、 徐培均 羅立綱編著 .秦觀詞新釋輯評 :中國書店 ,2003年 :203-207 .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