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少年·年時酒伴

朝代:宋代

作者:曹組

婉約懷人感嘆時光

原文

年時酒伴,年時去處,年時春色。清明又近也,卻天涯為客。
念過眼、光陰難再得。想前歡、盡成陳跡。登臨恨無語,把闌干暗拍。

賞析

此為懷人詞,是作者清明節之前登臨舊游之地時所作。全詞采用白描手法,以真摯深切的情感和淺近平實的語言,于字里行間傳達出無限深情。

上片起首三句追憶往日的一次游宴。“年時”即當年。具體時間從下文得知,也是清明節日。三句同用“年時”二字開頭,雄渾剛勁,新穎別致。以后兩句卻筆頭一轉,寫眼前之景:此時快到清明時節,又是春光明媚的時候,地點也是從前登臨的地方,舊地重游,景色如昔,可是往日的酒伴此時卻遠地作客,不能同一起游宴了。撫今追昔,于是引起了對同游者的懷思。

過片則是通過這件事生發出來的感慨。作者首先慨嘆歲月如過眼云煙,大好時光,轉眼就過去了。“想前歡、盡成陳跡”緊承上句而來:任何人都曾有過歡樂賞心的事,但事過境遷,良辰不再,往日的歡快事,回頭來看就已是陳舊的痕跡。語本晉代大書法家王羲之《蘭亭集序》之:“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幾句“登臨恨無語”中的“登臨”處所本是舊游之地,即上片第二句所說的“年時去處”:“無語”是由于“年時酒伴”已“天涯為客”,已沒有互吐衷腸的人。一個“恨”字,不僅是說恨找不到投契的朋友交談,同時也恨“過眼光陰難再得”。結句“把闌干暗拍”,是“恨”的表現形式,當作者憑倚闌桿,萬千思緒涌上心頭,滿腔幽恨無可發泄之際,只能暗拍闌干聊自排遣。此詞以動作描寫作法,活畫出一個心情苦悶的文人形象。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