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小院閑窗春色深

朝代:宋代

作者:李清照

閨怨傷春懷人

原文

小院閑窗春已深。重簾未卷影沉沉。倚樓無語理瑤琴。(春已深 一作:春色深)
遠岫出山催薄暮,細風吹雨弄輕陰。梨花欲謝恐難禁。

譯文

  透過窗子看見小院內的春天的景色將流逝。層層厚重的門簾沒有卷起,幽暗的閨房中顯得暗影沉沉。倚在繡樓闌干上寂寞無語地輕輕撥弄著瑤琴。
  遠處山峰上云霧繚繞看起來黃昏即將來臨,暮色中的輕風吹動著細雨,撥弄著暗淡的輕云。院子里的梨花即將凋謝恐怕連這斜風細雨都難以承受,真讓人傷景。

注釋
[1]浣溪沙:唐教坊曲名,因春秋時期人西施浣紗于若耶溪而得名,后用作詞牌名,又名“浣溪紗”“小庭花”等。春景:《草堂詩余》(楊金本無題)等題作“春景”。
[2]閑窗:雕花和護欄的窗子。閑,闌也。閑窗,一般用作幽閑之意。“已”字有些版本作“色”字。
[3]重簾:層層簾幕。沉沉:指閨房幽暗,意指深邃。五代·孫光憲《河瀆神》:“小殿沉沉清夜,銀燈飄落香池。”
[4]理:撥弄。瑤琴:飾玉的琴,即玉琴。也作為琴的美稱,泛指古琴。
[5]遠岫:遠山。岫:山峰。薄暮:日將落日薄暮,意指黃昏。范仲淹《岳陽樓記》:“薄暮冥冥,虎嘯猿啼。”宋代韓淲《蝶戀花》:“斜日清霜山薄暮。行到橋東,林竹疑無路”
[6]輕陰:暗淡的輕云。唐·張旭《山行留客》:“山光物態弄春暉,莫為輕陰晚自開,青春白日映樓臺”。
[7]“梨花”句:意謂梨花盛開之日正春色濃郁之時,而它的凋落使人為之格外傷感,甚至難以禁受。難禁:難以阻止。

參考資料:

1、 楊合林.李清照集.[M].湖南:岳麓書社出版社,1999年.
2、 陳祖美.李清照詩詞文選評.[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賞析

小、閑、深,正是空閨寫照。而春色深濃,未許泄漏,故重簾不卷,一任暗影沉沉。春情躁動,更不能形之言語,只可托之瑤琴矣!

“深”字是上片之眼。閨深、春深、情深,“倚樓無語”,說三藏七,“此時無聲勝有聲”,蘊藉未吐之深情,更具有無限的韻味。

下片宕天,由室內而室外。“遠岫出云”見陶淵明《歸去來辭》:“云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云出云歸,時光亦隨之荏苒而逝,不覺晚景催逼。夜來更兼細風吹雨,輕陰漠漠,“弄”既指風雨之弄輕陰,還指此時、此境中,詞人乍喜還愁的情感波動。結末仍結穴在風雨摧花,欲謝難禁的憂思上。

歷代詩評家評此詞“雅練”,“淡語中致語”(沈際飛本《草堂詩馀》)。寫閨中春怨,以不語語之,又借無心之云,細風、疏雨、微陰淡化,雅化,微微逗露。這種婉曲、蘊藉的傳情方式,是符合傳統詩歌的審美情趣的。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