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宇文太守赴宣城

朝代:唐代

作者:王維

離別

原文

寥落云外山,迢遞舟中賞。
鐃吹發西江,秋空多清響。
地迥古城蕪,月明寒潮廣。
時賽敬亭神,復解罟師網。
何處寄想思,南風搖五兩。

譯文

①宇文:復姓,以皇室姓宇文。
②寥落:冷落;冷清。 唐元稹《行宮》詩:“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
迢遞:遠貌。 南朝宋顏延之《秋胡詩》:“迢遙行人遠,婉轉年運徂。”一本作“ 超遙 ”。 元宮天挺 《范張雞黍》第二折:“阻隔著路迢遙,山遠近,水重疊。”亦作“ 迢遰 ”。亦作“ 迢逓 ”。亦作“ 迢遞 ”。
③鐃吹:鐃,即鐃歌。軍中樂歌。為鼓吹樂的一部。鐃吹,指演奏鐃歌。南朝梁簡文帝《旦出興業寺講詩》:“羽旗承去影,鐃吹雜還風。”
西江:指長江的西邊。長江在安徽境內向東北方向斜流,而以此段江為標準確定東西和左右。襄陽在其西,故稱西江。
清響:清脆的響聲。唐孟浩然《夏日南亭懷辛大》詩:“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
④地迥:迥,遠也。地迥,地是不同的。清洪亮吉《治平篇》: “天高地迥。”
蕪:田地荒蕪長滿亂草。
寒潮:寒流。
⑤敬亭神:敬亭詞中所供奉的神靈,非常靈驗。《太平廣記》曰:“敬亭神實州人所嚴奉,每歲無貴賤,必一祠焉。其他祈禱報謝無虛日。以故廉使輒備
禮祠謁。龜從時病,至秋乃愈,因謁廟。”
罟師:漁夫。
⑥南風:《王維年譜》也說,開元二十八年,王維41歲,遷殿中侍御史。是冬,知南選,自長安經襄陽、郢州、夏口至嶺南。故有“南風”之說。
五兩:亦作“ 五緉 ”。古代的測風器。雞毛五兩或八兩系于高竿頂上,籍以觀測風向、風力。《文選·郭璞》:“覘五兩之動靜。” 李善 注:“兵書曰:‘凡候風法,以雞羽重八兩,建五丈旗,取羽系其巔,立軍營中。’ 許慎 《淮南子》注曰:‘綄,候風也, 楚 人謂之五兩也。’” 唐 獨孤及 《下弋陽江舟中代書寄斐侍御》詩:“東風滿帆來,五兩如弓弦。” 宋 賀鑄 《木蘭花》詞:“朝來著眼沙頭認,五兩竿搖風色順。” 明 張四維 《雙烈記·虜循》:“被他火箭飛來緊。我船五緉見火就著。”

賞析

公元740年(唐開元二十八年十月初),王維時任殿中侍御史,奉命由長安出發“知南選”,其時途徑襄陽,寫了《漢江臨泛》、《哭孟浩然》等詩,南進經夏口(湖北武昌)又寫了這首五古《送宇文太守赴宣城》和《送康太守》、《送封太守》等詩。這首詩是沿著船行進的路線來寫的。

前四句是倒寫,實際上應是“鐃吹發西江,秋空多清響。寥落云外山,迢遞舟中賞。”詩人的船從西江出發,秋天的天空發出清脆的響聲。外面的云山外多么冷落,清靜。詩人從舟中遠遠地看著兩岸,欣賞這自然景色。鐃吹,指演奏鐃歌,為王維等送行。迢遞,遠遠的。其時據《王維年譜》載: “王維……遷殿中侍御史。是冬,知南選,自長安經襄陽、郢州、夏口至嶺南。”

接下來四句“地迥古城蕪,月明寒潮廣。時賽敬亭神,復解罟師網”,寫詩人己到夏口接近宣城地界看到與想到的。著到的是,古城荒蕪,月明清輝,寒潮陣陣;想到的是,宇文太守赴宣城,宣城一是能治理好的。王維把宇文太守比作比敬亭神還靈驗的人。敬亭神,敬亭詞中所供奉的神靈,據《太平廣記》載:“敬亭神實州人所嚴奉,每歲無貴賤,必一祠焉。其他祈禱報謝無虛日。以故廉使輒備禮祠謁。龜從時病,至秋乃愈,因謁廟。”據文獻記載,當時宣城已旱了五年,當地有些農民竟自逃至山洞中,聚眾反抗官府。民窮豪富,境遇迥異,急需一個能干的太守到來。劉禹錫作為“知南選”, 王維挑選宇文作宣城太守,他是充滿信心,寄于厚望。詩人接下又說,宇文太守的到來,好像替漁夫解開亂網。事實證明,宇文太守到宣城以后把宣城治理得津津有條,得到人民的愛戴,秩序很快安定。

最后兩句“何處寄想思,南風搖五兩”,寫詩人對宇文太守的思念,表現他與宇文太守的友情。送走了宇文太守,詩人折回前往嶺南。一路上南風習習,劉禹錫作還想著這段時間與宇文太守相處的情況,仍念念不忘。詩人自問自答:“何處寄想思,南風搖五兩。”這里的“想思”作“想念”講。五兩,謂兩只配成一雙。《詩經·齊風·南山》:“葛屨五兩,冠緌雙止。” 朱熹集傳:“兩,二履也。” 王夫之稗疏:“按此‘五’字當與伍通,行列也。言陳履者,必以兩為一列也。”作者借用此典,表達對朋友的思念。

王維在詩歌上的成就是多方面的,無論邊塞、山水詩、律詩還是絕句等都有流傳人口的佳篇。這首詩寫送友人的詩,景物信手拈來,淡遠之境自見,借景寓情,以景襯情。詩中用典,直抒胸意,感情真摯,具有淳樸深厚之美,也流露詩人自己的隱痛。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