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西山隱者不遇 / 山行尋隱者不遇

朝代:唐代

作者:丘為

唐詩三百首友情

原文

絕頂一茅茨,直上三十里。扣關無僮仆,窺室唯案幾。
若非巾柴車,應是釣秋水。差池不相見,黽勉空仰止。
草色新雨中,松聲晚窗里。及茲契幽絕,自足蕩心耳。
雖無賓主意,頗得清凈理。興盡方下山,何必待之子。

譯文

高高的山頂上有一座茅屋,從山下走上去足有三十里。
輕扣柴門竟無童仆回問聲,窺看室內只有桌案和茶幾。
主人不是駕著巾柴車外出,一定是到秋水碧潭去釣魚。
錯過了時機不能與他見面,空負了殷勤仰慕一片心意。
新雨中草色多么青翠蔥綠,晚風將松濤聲送進窗戶里。
這清幽境地很合我的雅興,足可以把身心和耳目蕩滌。
我雖然還沒有和主人交談,卻已經領悟到清凈的道理。
玩到興盡就滿意地下山去,何必非要和這位隱者相聚。

注釋
⑴茅茨:茅屋。
⑵扣關:敲門。僮仆:指書童。
⑶唯案幾:只有桌椅茶幾,表明居室簡陋。
⑷巾柴車:指乘小車出游。
⑸釣秋水:到秋水潭垂釣。
⑹差池:原為參差不齊,這里指此來彼往而錯過。
⑺黽勉:勉力,盡力。仰止:仰望,仰慕。
⑻“草色”二句:這是詩人經過觀察后亦真亦幻地描寫隱者居所的環境。
⑼“及茲”二句:及茲,來此。契,愜意。蕩心耳,滌蕩心胸和耳目。一本無此二句。  
⑽“雖無”二句:意謂雖沒有受到主人待客的厚意,卻悟得了修養身心的真理。
⑾興盡:典出《世說新語》晉王子猷雪夜訪戴的故事。
⑿之子:這個人,這里指隱者。一作“夫子”。

賞析

這是一首描寫隱逸高趣的詩。詩以“尋西山隱者不遇”為題,到山中專程去尋訪隱者,當然是出于對這位隱者的友情或景仰了,而竟然“不遇”,按照常理,這一定會使訪者產生無限失望、惆悵之情。但卻出人意料之外,這首詩雖寫“不遇”,卻偏偏把隱者的生活和性格表現得歷歷在目;卻又借題“不遇”,而淋漓盡致地抒發了自己的幽情雅趣和曠達的胸懷,似乎比相遇了更有收獲,更為心滿意足。正是由于這一立意的新穎,而使這首詩變得有很強的新鮮感。

詩是從所要尋訪的這位隱者的棲身之所寫起的。開首兩句寫隱者獨居于深山絕頂之上的“一茅茨”之中,離山下有“三十里”之遙。這兩句似在敘事,但實際上意在寫這位隱者的遠離塵囂之心,兼寫尋訪者的不憚艱勞、殷勤遠訪之意。“直上”二字,與首句“絕頂”相照應,點出了山勢的陡峭高峻,也暗示出尋訪者攀登之勞。三、四兩句,寫到門不遇,叩關無僮仆應承,窺室只見幾案,杳無人蹤。緊接著下兩句是寫尋訪者停在戶前的踟躕想象之詞:主人既然不在,到哪兒去了呢?若不是乘著柴車出游,必是臨淵垂釣去了吧?乘柴車出游,到水邊垂釣,正是一般隱逸之士閑適雅趣的生活。這里不是正面去寫,而是借尋訪者的推斷寫出,比直接對隱者的生活做鋪排描寫反覺靈活有致。“差池不相見,黽勉空仰止”,遠路相尋,差池不見,空負了一片景仰之情,失望之心不能沒有。但詩寫至此,卻突然宕了開去,“草色新雨中,松聲晚窗里。及茲契幽絕,自足蕩心耳。雖無賓主意,頗得清凈理”,由訪人而變成問景,由失望而變得滿足,由景仰隱者,而變得自己來領略隱者的情趣和生活,誰也不能說作者這次跋涉是入寶山而空返。“興盡方下山,何必待之子”,結句暗用了著名的晉王子猷雪夜訪戴的故事。故事出于《世說新語·任誕篇》,記王子猷居山陰,逢雪夜,忽憶起隱居在剡溪的好友戴安道,便立時登舟往訪,經夜始至,及至門口又即便返回,人問其故,王子猷回答說:“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詩人采用了這一典故,來自抒曠懷。訪友而意不在友,在于滿足自己的佳趣雅興。讀詩至此,讀者似乎遇到了一位絕不亞于隱者的高士。詩人訪隱居友人,期遇而未遇;讀者由詩人的未遇中,卻不期遇而遇──遇到了一位胸懷曠達,習靜喜幽,任性所之的高雅之士。而詩人在這首詩中所要表達的,也正是這一點。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