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清都·初春

朝代:宋代

作者:盧祖皋

宋詞三百首傷春抒懷

原文

春訊飛瓊管。風日薄、度墻啼鳥聲亂。江城次第,笙歌翠合,綺羅香暖。溶溶澗淥冰泮。醉夢里、年華暗換。料黛眉重鎖隋堤,芳心還動梁苑。
新來雁闊云音,鸞分鑒影,無計重見。啼春細雨,籠愁澹月,恁時庭院。離腸未語先斷。算猶有、憑高望眼。更那堪、芳草連天,飛梅弄晚。

譯文

春天的訊息隨著葭莩灰飛出瓊管,早春的清風日頭雖然還不暖,越過墻頭的鳥啼已一片噪亂。江城轉眼間,已是翠碧籠罩,笙歌喧天,人們穿上綺羅春衫,迎來花香日暖。溪澗里殘冰消融,綠水涓涓,恍惚在醉夢里,歲月悄然轉換。我料想隋堤的柳葉凝重地緊鎖了黛眉,梁苑的林花芳心震顫。
新近我久已不聞鴻雁的叫聲,分飛的鸞鳳對著鏡中的孤影悲喚,生離死別的情人再也不能相見。啼泣的春天灑下淋瀝的細雨,愁云籠罩的夜晚,月光淡淡,我獨守著此時的庭院。離別的愁腸未曾傾訴已先寸斷。就算還能登高望遠,更如何忍受那芳草連綿伸向天邊,飛落的梅花舞弄著暮色昏暗。

注釋
宴清都:周邦彥創調。
瓊管:古以葭莩灰實律管,候至則灰飛管通。葭即蘆,管以玉為之。
泮(pan叛):溶解,分離。
次第:轉眼,頃刻,白居易《觀幻》詩:“次第花生根,須臾燭遇風。”
溶溶:水盛。劉向《妨嘆·逢紛》:“揚流波之潢潢兮,體溶溶而東回。”淥,清澈。泮,溶解,分離,《詩·邶風·匏有若葉》:“士如歸妻,迨冰未泮。”
冰泮:指冰雪融化。
黛眉:以美人黛眉比喻柳葉,白居易《長恨歌》:“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隋堤,見周邦彥《蘭陵王》注,此處泛指。
隋堤:隋代開通濟渠,沿渠筑堤,后稱為隋堤。
梁苑:園囿名,在今河南開封市東南。漢梁孝王劉武筑。為游賞與延賓之所,當時名士如司馬相如、枚乘、鄒陽皆為座上客。一名梁園,又稱兔園。此處泛指園林。
雁闊云音:聽不到大雁的叫聲。闊:稀缺。
鸞分鑒影:范泰《鸞鳥詩序》:“昔罽賓王結置峻卯之山,獲一鸞鳥。王甚愛之,欲其鳴而不致也。乃飾以金樊,饗以珍羞。對之俞戚,三年不鳴。其夫人曰:‘嘗聞鳥見其類而后鳴,何不懸鏡以映之?’王從其意。鸞睹形悲鳴,哀響沖霄,一奮而絕。”后以此故事比喻愛人分離或失去伴侶。借指婦女失偶。
恁時:此時。

賞析

此詞為傷春抒懷之作。上片寫景。“春訊”八句從自然與人事的聲、色、香、暖之種種變化,渲染江城春色之絢麗與溫馨。“醉夢”、“暗換”,寫春光流逝之迅速和詞人恍惚不覺之心態,“料黛眉”二句寫詞人料想中原故土柳葉凝眉鎖愁,林花震顫不安,暗寓了對中原的眷念與悲感。下片抒情。由春思人,由思生恨、辭情愈轉愈深。“春啼”三句以移情手法寫春之啼泣而細雨淋漓,由云之籠愁而月光暗淡,詞人此刻正獨立于庭院而思家傷時,一片凄涼。“離腸”二句寫詞人相思離愁而痛斷離腸,即使登高望遠以舒懷,亦不得消釋內心的離恨。末句以景結情,傳達出無限深長的別愁離恨,辭盡意未盡。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