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子·畫樓簾暮卷新晴

朝代:宋代

作者:盧祖皋

宋詞三百首寫景傷春怨別撫今憶昔

原文

畫樓簾幕卷新晴。掩銀屏。曉寒輕。墜粉飄香,日日喚愁生。暗數十年湖上路,能幾度,著娉婷。
年華空自感飄零。擁春酲。對誰醒。天闊云間,無處覓簫聲。載酒買花年少事,渾不似,舊心情。

譯文

娉婷:美女。東坡詞:“如有意,慕娉婷。”
酲:醉

賞析

晏幾道在《臨江仙》的開頭寫“夢后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是以“簾幕低垂”的陰暗景色來襯托“去年春恨卻來時”的陰暗心情的。盧祖皋這首《江城子》的開頭寫“畫樓簾幕卷新晴”,則是以“新晴”的明朗景色來反襯他“日日喚愁生”的沉悶心緒。“新晴”中的“新”字,與雨過天青,空氣清鮮,陽光灑照的光明景色突現出來了,氣氛是開朗的。一個“卷”字,更富浪漫色彩,和王勃“珠簾暮卷西山雨”中的“卷”字用得一樣靈活。“畫樓簾幕”把“新晴”“卷”進來,室內就是一片明朗的氣氛了。主人索性把白色如銀的屏風也收起來,好讓和煦到陽光照徹樓房。但這一來,曉來的寒意卻又輕輕地襲來了。“掩銀屏,曉寒輕”這一句記的是平常的行動與感覺,但暗含著個情感的過渡:“新晴”原有暖意,給人歡快之感,而這里卻注入個“寒輕”。這還是室內的感覺。到下句寫到室外了,是“墜粉飄香”,這對“新晴”好景來說,真是大煞風光。“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原來風雨過后,梨花落,杏花飛,花事闌珊,春色漸老。而對如此景況,多情的詞人能不產生傷春遲暮之感?于是,“日日喚愁生”就很自然的了,這句明點出個“愁”字,由景入情。這種傷春遲暮的愁情,與“新晴”的氣氛是不調協的,故說首句是以樂景反襯愁情;而與“寒輕”的氣氛接近,故說“掩銀屏,曉寒輕”是個過渡句。“愁”的內容是什么?下文就作了注腳。“暗數十年湖上路,能幾度,著娉婷。”“暗數”,富含低徊自憐之情韻,“十年”表時間之長。多少年來在美麗如畫的西湖路上,能有幾次與心上人共度良辰呢!這里以問句出,表達了心口自問,纏綿,悱惻之意緒。整個上片,分三層寫,主要是觸景生情,傷春怨別。

過片開頭“年華空自感飄零”一句,緊承上片的“愁”字來開拓更深的意境。一個“空”字,有虛度之意,似錦年華能幾日?四處飄零,仕途艱險,情場多折,能不“愁”么?在這種愁思纏綿的熬煎下,如何打發時光?只好“日日花前常病酒”,“擁春醒”吧!希望醉中忘卻煩惱,但總有酒醒的時候呀,又如何?“對誰醒”是“醒對誰”的倒裝,灑醒過來對誰傾訴心曲呢?“人闊云閑,無處覓簫聲”,這里化用杜牧“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之詩意。“天闊云閑”,既寫實,又寫虛,既寫莽莽穹蒼,也寫悠悠別緒。可謂情景交融,意境深遠。這里設問設答,表達了深沉的別離與飄泊交織之苦。結尾道:“載酒買花年少事,渾不似,舊心情”,人老了,飽經滄桑,已無年少時那種尋歡作樂的閑情了!這結語不盡惆悵之情回蕩紙上。整個下片也分三層,主要是撫今憶昔,感嘆飄零。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