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櫻桃落盡春歸去

朝代:宋代

作者:李煜

愛國憂國憂民

原文

櫻桃落盡春歸去,蝶翻金粉雙飛。子規啼月小樓西,玉鉤羅幕,惆悵暮煙垂。
別巷寂寥人散后,望殘煙草低迷。爐香閑裊鳳凰兒,空持羅帶,回首恨依依。

譯文

  宗廟難獻的櫻桃已落盡——全都隨著春天歸去,無知的粉蝶兒還是尋樂雙飛。杜宇轉化的子規在小樓西面夜夜泣血鳴啼。倚著樓窗的玉鉤羅幕了望,惆悵地看著幕煙低垂。
  入夜后小巷里一片岑寂,人們都以紛紛散去,凄然欲絕面對煙草低迷。爐里的香煙閑繞著繪飾鳳凰的衾枕。但見她愁容滿面空持羅帶,怎能不令人回首恨依依。

注釋
①櫻桃落盡:是初夏的典型景象,以之寓危亡之痛。《禮記·月令》:“仲夏之月,天子以含桃(櫻桃)先薦寢廟”。李煜此時,城被圍,宗廟莫保,櫻桃難獻,又隨“春歸去”而“落盡”,可見傷逝之感良深。
②子規啼月:子規即杜鵑,相傳為失國的蜀帝杜宇之魂所化,鳴聲凄厲。
③望殘:眼望凄殘欲絕的景象。
④鳳凰兒:似指衾枕上的彩飾。施肩吾《拋纏頭詞》:“一抱紅羅分不足,參差裂破鳳凰兒。”
⑤羅帶:《古今詞話》《歷代詩余》均多作“裙帶”,此似以喻指小周后。

賞析

此詞是李煜在涼城被圍中所作。公元974年(開寶七年)十月,宋兵攻金陵,次年十一月城破。詞當作于公元975年(開寶八年)初夏。全詞意境,皆從“恨”字生出:圍城危急,無力抵御緬懷往事,觸目傷情.開頭“櫻桃”二句,以初夏”櫻桃落盡”的典型景物寓危亡之痛。此時甚感宗廟難保,櫻桃難獻,而又隨春而歸去“落盡”,傷痛良深。”蝶翻”句以粉蝶無知,回翔取樂,反襯并加深悔恨心情.“子規”句,加深了亡國之預感.句中”小樓西”的西字,不是簡單的表方位,而是宋兵自西而來,故予以特別關注。“玉鉤羅幕”,點明以上見聞是從小樓窗口所及。倚窗銷愁,愁偏侵襲,望幕煙之低垂,對長空而惆悵,為國勢朝不保夕而自傷。過片寫內景,時間自暮入夜。“別巷”句寫街巷人散初夜寂寥的景況,渲染環境氣氛。“望殘”句,刻畫出凄然欲絕的惆悵之人面對“煙草低迷”的寂寥天的形象。接寫室內的爐香悠閑繚繞著帶有“鳳凰兒”文的衾枕,卻見她空持羅帶的愁容。江山如此危殆,美人如此憔悴,凄慘,怎能不“回首恨依依”。結句點出一“恨”字,回貫全篇.全詞所發之亡國哀怨,深切感人。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