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對月歌

朝代:明代

作者:唐寅

寫人對月抒懷

原文

李白前時原有月,惟有李白詩能說。
李白如今已仙去,月在青天幾圓缺?
今人猶歌李白詩,明月還如李白時。
我學李白對明月,白與明月安能知!
李白能詩復能酒,我今百杯復千首。
我愧雖無李白才,料應月不嫌我丑。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長安眠。
姑蘇城外一茅屋,萬樹梅花月滿天。(梅花 一作:桃花)

賞析

此詩語言通俗易懂,主要表達詩人對李白的敬仰之情,也表現了詩人豪放的性格。

此詩多以俗語入詩,大有民歌之特征。因為受小說、戲劇這些大眾文學的影響,明代詩詞中陋、俚、俗比比皆是,本不足為奇。但此詩因多用俚俗語,甚至遭到清代詩詞評論家們的譏諷,云“俗不可耐”。其實,以唐伯虎的才情性格,應不亞于唐宋詩詞人物。他在俚語中體現的是“自我”,注重的是精神追求,而不是外在的表現形式。首先,他肯定了自己的“無才”和“丑”,然而馬上轉筆鋒于“月”這個靜謐之物,超凡脫俗瑩然而出,更反襯出才子情懷。所以,“不登天子船”“不上長安眠”(長安表示仕途)這是非常灑脫的,最后兩句拉近了“天上人間”的距離。整部作品任意揮灑、不失天然之趣。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