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汴水流

朝代:唐代

作者:白居易

宋詞三百首婉約山水女子相思

原文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頭。吳山點點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譯文

汴水長流,泗水長流,流到長江古老的渡口,遙望去,江南的群山在默默點頭,頻頻含羞,凝聚著無限哀愁。
思念呀,怨恨呀,哪兒是盡頭,伊人呀,除非你歸來才會罷休。一輪皓月當空照,讓我倆緊緊偎傍,倚樓望月。

注釋
①汴水:源于河南,東南流入安徽宿縣、泗縣,與泗水合流,入淮河。
②泗水:源于山東曲阜,經徐州后,與汴水合流入淮河。
③瓜州:在今江蘇省揚州市南面。
④吳山:泛指江南群山。
⑤悠悠:深長的意思。

賞析

在朦朧的月色下,映入女子眼簾的山容水態,都充滿了哀愁。前三句用三個“流”字,寫出水的蜿蜒曲折,也釀造成低徊纏綿的情韻。下面用兩個“悠悠”,更增添了愁思的綿長。特別是那一派流瀉的月光,更烘托出哀怨憂傷的氣氛,增強了藝術感染力,顯示出這首小詞言簡意富、詞淺昧深的特點。[2]

相思是人類最普遍的情感之一。也是歷代詩家文人付諸歌詠的最佳題材之一。古詩中多用“長相思”三字,如《古詩十九首》中就有“上言長相思”、“著以長相思”、“行人難久留,各言長相思”等。南朝陳后主、徐陵、江總,唐李白等都有擬作。內容多寫女子懷念久出不歸的丈夫。至于白居易這首《長相思》,則有其特定的相思對象,即他的侍妾樊素。

樊素善歌《楊柳枝》,因又名柳枝。因為種種原因,樊素自求離去,白氏在《別柳枝》絕句中說:“兩枝楊柳小樓中,裊裊多年伴醉翁。明日放歸歸去后,世間應不要春風。”可見作者對于樊氏的離去十分傷感。這首《長相思》詞也表達了相同的情感。

詞的上闋寫樊素回南必經之路。因為她是杭州人氏,故作者望吳山而生愁。汴水、泗水是一去不復回的,隨之南下的樊素大概也和河水一樣,永遠離開了他。所以作者想象中的吳中山脈,點點都似愁恨凝聚而成。短短幾句,把歸人行程和愁怨的焦點都簡括而又深沉地傳達了出來。盡管佳人已去,妝樓空空,可作者一片癡情,終難忘懷,他便于下闋抒發了自己的相思之痛。兩個“悠悠”,刻畫出詞人思念之深。這種情感的強烈,只有情人的回歸才能休止。然而那不過是空想,他只能倚樓而望,以回憶昔日的歡樂,遣散心中的郁悶而已。

這篇作品形式雖然短小,但它卻用回環復沓的句式,流水般汩汩有聲的節奏,貫穿于每個間歇終點的相同韻腳,造成了綿遠悠長的韻味,使相思之痛、離別之苦,表現得更加淋漓盡致。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