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一段云·古廟依青嶂

朝代:唐代

作者:李珣

宋詞三百首婉約寺廟山水行舟懷念

原文

古廟依青嶂,行宮枕碧流。水聲山色鎖妝樓。往事思悠悠。
云雨朝還暮,煙花春復秋。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

譯文

①古廟:指巫山神女之廟。青嶂:草木叢生,高聳入云的山峰。
②行宮:古代天子出行時住的宮室。這里指楚王的細腰宮。
③妝樓:指宮女的住處。
④云雨朝還暮:宋玉《高唐賦》說,楚王夢一神女,自稱“妾旦為朝云,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
⑤煙花:泛指自然界艷麗的景物。
⑥行客:指途經巫山之過客。

賞析

李珣,在花間詞派中是位很有特色的詞人。以小詞為后主所稱賞。前蜀亡,不仕。詞多感慨之音。這首詞《草堂詩馀別集》著錄時,調下有題《巫峽》,又注:“一作《感懷》”,含思凄絕,很可能是后期的作品。

《巫山一段云》,當和《巫山女》、《高唐云》一樣,受宋玉《高唐賦》的啟示而詠巫山神女的故事。《教坊記·曲名》已予著錄,足見早在盛唐就已流行于世。宋黃升《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卷一,李珣《巫山一段云》詞二首下,注云:“唐詞多緣題,所賦《臨江仙》,則言仙事,《女冠子》則述道情,《河瀆神》則詠祠廟,大概不失本題之意,爾后漸變,去題遠矣。如此二詞,實唐人本來詞體如此。”這首歌辭緣題發揮,保留了早期詞的特色。

起拍“古廟依青嶂,行宮枕碧流”。古廟,指巫山下供奉神女的祠廟。陸游《入蜀記》卷六:“過巫山凝真觀,謁妙用真人祠。真人即世所謂巫山神女也。祠正對巫山,峰巒上入霄漢,山腳直插江中。……十二峰者不可悉見。所見八九峰,惟神女峰最為纖麗奇峭。”祝史(道觀主事)云:“每八月十五夜月明時,有絲竹之音往來峰頂,山猿皆鳴,達旦方漸止。廟后山半有石壇,平曠,傳云夏禹見神女授符書于此。壇上觀十二峰,宛如屏障。”行宮,猶離宮,帝王出京臨幸的宮室。這里指楚靈王所筑細腰宮遺址。《入蜀記》卷六:“早抵巫山縣,……游楚故離宮,俗謂之細腰宮。有一池,亦當時宮中燕游之地,今堙沒略盡矣。三面皆荒山,南望江山奇麗。”從舟中遠望過去,仿佛神女祠偎依有如屏嶂的山巒,行宮以碧水為枕藉。古廟、行宮、山、水這些景點,一經詞人用“依”、“枕”二字加以連綴,便構成了一個整體結構。接著,用“水聲山色鎖妝樓”句。把人們的視線吸引到了“妝樓”。妝樓,指細腰宮里宮妃的寢殿,位于山水環抱之中。以少總多。這里著一“鎖”字,給人以幽閉的印象,由此也就很自然地會聯想到生活在這個“不得見人的去處”的宮妃孤寂難耐的心境;復以“往事思悠悠”收束上片,逗人遐想。

過片緊承上片結句,以宋玉《高唐賦序》所說神女“居巫山之陽”,“旦為朝云,暮為行雨”的故事,極寫春秋易節、時序交替引起宮妃凄楚的內心感受。歇拍“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不必猿啼,行客已自多愁,又況聞見催人淚下的猿啼呢。以景結情,語淺情深。詞人借助孤舟行客的感受,發思古之幽情,而其傷今之意隱然自在不言之中。

這首詞上片勾畫舟中所見,下片抒寫舟中所感。它以楚王夢見巫山神女為基點,隨意生發開去。由細腰宮妃而行客,再由行客而推及自己,觸景生情,寄意幽邃,沁人心脾,耐人咀嚼。在現存的李珣詞里,它是一篇構思別致的名作。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