鷓鴣天·枝上流鶯和淚聞

朝代:宋代

作者:秦觀

宋詞精選女子思念

原文

枝上流鶯和淚聞,新啼痕間舊啼痕。一春魚鳥無消息,千里關山勞夢魂。
無一語,對芳尊。安排腸斷到黃昏。甫能炙得燈兒了,雨打梨花深閉門。

賞析

詞的上片寫思婦凌晨在夢中被鶯聲喚醒,遠憶征人,淚流不止。“夢”是此片的關節。后兩句寫致夢之因,前兩句寫夢醒之果。致夢之因,詞中寫了兩點:一是丈夫征戌在外,遠隔千里,故而引起思婦魂牽夢縈,此就地點而言;一是整整一個春季,丈夫未寄一封家書,究竟平安與否,不得而知,故而引起思婦的憂慮與憶念,此就時間而言。從詞意推知,思婦的夢魂,本已縹緲千里,與丈夫客中相聚,現實中無法實現的愿望,在夢境中得到了滿足。這是何等的快慰,然而樹上黃鶯一大早就惱人地歌唱起來,把她從甜蜜的夢鄉中喚醒。她又回到雙雙分離的現實中,伊人不見,魚鳥音沉。于是,她失望了,痛哭了。

過片三句,寫女子在白天的思念。她一大早被鶯聲喚醒,哭干眼淚,默然無語,千愁萬怨似乎隨著兩行淚水咽入胸中。但是胸中的郁懣總得要排遣,于是就借酒澆愁。可是如李白所說:“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一懷愁怨,觸緒紛來,只得“無一語,對芳尊”,準備就這樣痛苦地熬到黃昏。李清照《聲聲慢》云:“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詞意相似。唯李詞音澀,聲情凄苦;此詞音滑,似滿心而發,肆口而成,然無限深愁卻蘊于淺語滑調之中,讀之令人凄然欲絕。

結尾兩句,融情入景,表達了綿綿無盡的相思。

“甫能”二字,宋時方言,猶今語剛才。這里是說,剛剛把燈油熬干了,又聽著一葉葉、一聲聲雨打梨花的凄楚之音,就這樣睜著眼睛挨到天明。詞人不是直說徹夜無眼,而是通過景物的變化,婉曲地表達長時間的憶念,用筆極為工巧。

這首詞有一個好處,就是因聲傳情,聲情并茂。詞人一開頭就抓住鳥鶯囀的動人旋律,巧妙地溶入詞調,通篇宛轉流暢,環環相扣,起優跌宕,一片官商。清人陳廷焯稱其“不經人力,自然合拍”,可謂知音。細細玩索,就可以體會到其中的韻味。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