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衡傳

朝代:兩漢

作者:范曄

高中文言文贊美寫人傳記

原文

張衡字平子,南陽西鄂人也。衡少善屬文,游于三輔,因入京師,觀太學,遂通五經,貫六藝。雖才高于世,而無驕尚之情。常從容淡靜,不好交接俗人。永元中,舉孝廉不行,連辟公府不就。時天下承平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衡乃擬班固《兩都》作《二京賦》,因以諷諫。精思傅會,十年乃成。大將軍鄧騭奇其才,累召不應。

衡善機巧,尤致思于天文、陰陽、歷算。安帝雅聞衡善術學,公車特征拜郎中,再遷為太史令。遂乃研核陰陽,妙盡璇璣之正,作渾天儀,著《靈憲》、《算罔論》,言甚詳明。

順帝初,再轉,復為太史令。衡不慕當世,所居之官輒積年不徙。自去史職,五載復還。

陽嘉元年,復造候風地動儀。以精銅鑄成,員徑八尺,合蓋隆起,形似酒尊,飾以篆文山龜鳥獸之形。中有都柱,傍行八道,施關發機。外有八龍,首銜銅丸,下有蟾蜍,張口承之。其牙機巧制,皆隱在尊中,覆蓋周密無際。如有地動,尊則振龍,機發吐丸,而蟾蜍銜之。振聲激揚,伺者因此覺知。雖一龍發機,而七首不動,尋其方面,乃知震之所在。驗之以事,合契若神。自書典所記,未之有也。嘗一龍機發而地不覺動,京師學者咸怪其無征。后數日驛至,果地震隴西,于是皆服其妙。自此以后,乃令史官記地動所從方起。

時政事漸損,權移于下,衡因上疏陳事。后遷侍中,帝引在帷幄,諷議左右。嘗問天下所疾惡者。宦官懼其毀己,皆共目之,衡乃詭對而出。閹豎恐終為其患,遂共讒之。衡常思圖身之事,以為吉兇倚仗,幽微難明。乃作《思玄賦》以宣寄情志。

永和初,出為河間相。時國王驕奢,不遵典憲;又多豪右,共為不軌。衡下車,治威嚴,整法度,陰知奸黨名姓,一時收禽,上下肅然,稱為政理。視事三年,上書乞骸骨,征拜尚書。年六十二,永和四年卒。

譯文

  張衡,字平子,是南陽郡西鄂縣人。張衡年輕時就擅長寫文章,曾到“三輔”一帶游學,趁機進了洛陽,在太學學習,于是通曉五經,貫通六藝,雖然才華比一般的人高,但并不因此而驕傲自大。(他)平時舉止從容,態度平靜,不喜歡與世俗之人交往。永元年間,他被推舉為孝廉,卻不應薦,屢次被公府征召,都沒有就任。此時社會長期太平無事,從王公貴族到一般官吏,沒有不過度奢侈的。張衡于是摹仿班固的《兩都賦》寫了《二京賦》,用它來(向朝廷)諷喻規勸。(這篇賦,他)精心構思潤色,用了十年才完成。大將軍鄧騭認為他的才能出眾,屢次征召他,他也不去應召。
  張衡善于器械制造方面的巧思,尤其在天文、氣象和歷法的推算等方面很用心。漢安帝常聽說他擅長術數方面的學問,命公車特地征召他,任命他為郎中。兩次遷升為太史令。于是,張衡就精心研究、考核陰陽之學(包括天文、氣象、歷法諸種學問),精辟地研究出測天文儀器的正確道理,制作渾天儀,著成《靈憲》《算罔論》等書籍,論述極其詳盡。
  (漢)順帝初年,(張衡)又兩次轉任,又做了太史令之職。張衡不趨附當時的那些達官顯貴,他所擔任的官職,總是多年得不到提升。自他從太史令上離任后,過了五年,又回到這里。
  順帝陽嘉元年,張衡又制造了候風地動儀。這個地動儀是用純銅鑄造的,直徑有8尺,上下兩部分相合蓋住,中央凸起,樣子像個大酒樽。外面用篆體文字和山、龜、鳥、獸的圖案裝飾。內部中央有根粗大的銅柱,銅柱的周圍伸出八條滑道,還裝置著樞紐,用來撥動機件。外面有八條龍。龍口各含一枚銅丸,龍頭下面各有一個蛤蟆,張著嘴巴,準備接住龍口吐出的銅丸。儀器的樞紐和機件制造得很精巧,都隱藏在酒尊形的儀器中,覆蓋嚴密得沒有一點縫隙。如果發生地震,儀器外面的龍就震動起來,機關發動,龍口吐出銅丸,下面的蛤蟆就把它接住。銅丸震擊的聲音清脆響亮,守候機器的人因此得知發生地震的消息。地震發生時只有一條龍的機關發動,另外七個龍頭絲毫不動。按照震動的龍頭所指的方向去尋找,就能知道地震的方位。用實際發生的地震來檢驗儀器,彼此完全相符,真是靈驗如神。從古籍的記載中,還看不到曾有這樣的儀器。有一次,一條龍的機關發動了,可是洛陽并沒有感到地震,京城的學者都奇怪它這次沒有應驗。幾天后,驛站上傳送文書的人來了,證明果然在隴西地區發生地震,大家這才都嘆服地動儀的絕妙。從此以后,朝廷就責成史官根據地動儀記載每次地震發生的方位。
  當時政治昏暗,中央權力向下轉移,張衡于是給皇帝上書陳述這些事。后來被升為侍中,皇帝讓他進皇宮,在皇帝左右,對國家的政事提意見。皇帝曾經向張衡問起天下人所痛恨的是誰。宦官害怕張衡說出他們,都給他使眼色,張衡于是沒對皇帝說實話。但那些宦黨終究害怕張衡成為禍患,于是一起詆毀他。張衡常常思謀自身安全的事,認為福禍相因,幽深微妙,難以看清,于是寫了《思玄賦》表達和寄托自己的情思。
  (漢順帝)永和初年,張衡調離京城,擔任河間王的相。當時河間王驕橫奢侈,不遵守制度法令;又有很多豪族大戶,豪門大戶他們一起胡作非為。張衡上任之后治理嚴厲,整飭[chi]法令制度,暗中探得奸黨的姓名,一下子同時逮捕,拘押起來,于是上下敬畏恭順,稱贊政事處理得好。(張衡)在河間相位上任職三年,給朝廷上書,請求辭職回家,朝廷任命他為尚書。張衡活了六十二歲,于永和四年去世。

注釋
1、節選自《后漢書·張衡傳》(中華書局1965版)。范曄(398-445),字蔚宗,南朝宋順陽(在今河南淅川東)人,歷史學家。
2、南洋西鄂:南陽郡的西鄂縣,在今河南南陽。
3、屬(zhǔ)文:寫文章。屬,連綴。
4、游于三輔:在三輔一帶游學。游,游歷,游學,指考察、學習。
5、京師:指東漢首都洛陽(今河南省洛陽市)。
6、太學:古代設在京城的全國最高學府,西漢武帝開始設立。
7、遂:于是。
8、通:通曉,全面透徹地理解。
9、貫:貫通,與“通,為近義詞。
10、五經:漢武帝時將《詩》、《書》、《禮》、《易》、《春秋》定名為“五經”。
11、六藝:指禮、樂、射、御、書、數六種學問和技藝。
12、高于世:比世上的人高明。于:比。
13、驕尚之情:驕傲自大的情緒。尚:矜夸自大。
14、從容:從容穩重,不急躁。淡靜:恬淡寧靜,不追慕名利。
15、永元中,舉孝廉不行:永元:東漢和帝劉肇的年號(公元89年-105年)。
16、連辟公府不就:連,屢次。辟,(被)召請(去做官)。公府,三公的官署。東漢以太尉、司徒、司空為三公。不就:不去就職。以上幾句的主語“衡”,承前省略。
17、時天下承平日久:時,當時。承平,太平,指國家持續地太平安定。日久,時間長。
18、王侯:封王封侯的大官貴族。
19、莫:無指代詞,表示“沒有誰”的意思。
20、逾侈:過度奢侈。
21、乃:于是,就。
22、擬:模仿。
23、班固(32-92):字孟堅,東漢著名的史學家和文學家。
24、《兩都》:指《兩都賦》,分《西都賦》、《東都賦》。
25、《二京賦》:指《西京賦》、《東京賦》。
26、因:介詞,通過。后省賓語“之”。
27、以:連詞。
28、諷諫:用委婉的語言進行規勸而不直言其事。
29、精思傅會:精心創作的意思。
30、乃:才。
31、鄧騭(zhi):東漢和帝鄧皇后的哥哥,立安帝,以大將軍的身份輔佐安帝管理政事。
32、奇其才:認為他的才能出眾。奇,認為……奇,形容詞的意動用法。奇:奇特,少有的。
33、累召:多次召請。應:接受。
34、機巧:設計制造機械的技藝。巧,技巧、技藝。
35、致思:極力鉆研。致,極,盡。
36、陰陽:指日月運行規律。
37、歷算:指推算年月日和節氣。
38、于:對于。于……:介賓短語后置,譯時提前作狀語。
39、雅聞:常聽說。雅,副詞,素來,常。術學:關于術數方面的學問,指天文、歷算等。
40、公車:漢代官署名稱,設公車令。
41、特征:對有特出才德的人指名征召,為的與平常的鄉舉里選相區別,故稱特征。
42、拜:任命,授給官職。
43、郎中:官名。
44、再遷:再,兩次。遷,調動官職。
45、太史令:東漢時掌管天文、歷數的官,與西漢以前掌管天象歷法兼有修史之責的太史令職責不完全相同。
46、遂乃:于是就。
47、研核:研究考驗。
48、陰陽:哲學名詞,指兩種對立的事物,如日月,寒暑等,這里指天象、歷算。
49、妙盡:精妙地研究透了。
50、璇璣:玉飾的測天儀器。
51、正:道理。
52、渾天儀:一種用來表示天象的儀器,類似的天球儀。
53、《靈憲》:一部歷法書。
54、《算罔》:一部算術書。
55、詳明:詳悉明確。
56、再轉:兩次調動官職。第一次由太史令調任公車司馬令,第二次由公車司馬令又調任太史令。
57、復:又。
58、當世,指權臣大官。
59、輒:常常,總是。
60、積年:多年。徙:指調動官職。
61、自去史職,五載復還:自;自從,表時間。
62、陽嘉:東漢順帝劉保的年號(公元132--135)。
63、候風地動儀:測驗地震的儀器。據竺可楨考證,這是兩種儀器,一是測驗風向的候風儀,一是測驗地震的地動儀。
64、以:用。
65、員徑八尺:員徑:圓的直徑。員,通“圓”。
66、合蓋隆起:上下兩部分相合蓋住,中央凸起。隆,高。
67、尊:同“樽”,古代盛酒器。
68、飾:裝飾。“飾”后省賓語“之”,“之”代候風地動儀。
69、以:用。據有人研究,候風地動儀外部八方書寫不同的篆文以表明方位,腳部裝飾山形,東南西北分別繪畫代表四方的龍、朱雀、虎、玄武(龜蛇)。
70、都柱:大銅柱。都,大。“都柱”就是地動儀中心的震擺,它是一根上大下小的柱子,哪個方向發生地震,柱子便倒向哪邊。傍,同“旁”,旁邊。
71、施關發機:設置關鍵(用來)拔動機件,意思是每組杠桿都裝上關鍵,關鍵可以撥動機件(指下句所說的“龍”)。
72、外有八龍,首銜銅丸:龍,指龍形的機件。首,頭。
73、下有蟾蜍(chánchú),張口承之:下,指龍首下面。蟾
74、牙機巧制:互相咬合制作精巧的部件。
75、尊中:酒樽形的儀器里面。
76、覆蓋周密無際:指儀器蓋子與樽形儀器相接處沒有縫隙。
77、如有地動,尊則振龍:地動,地震。則,就。振,振動。機發吐丸,而蟾蜍銜之。
78、機發:機件撥動。
79、而:順承連詞,不必譯出。
80、振聲激揚,伺者因此覺知:激揚,這里指聲音響亮。伺者,守候觀察候風地動儀的人。
81、發機:撥動了機件。
82、七首:指其余七龍之首。龍、首,互文,都指龍首。
83、驗之以事,即以事驗之:驗,檢驗,驗證。
84、自書典所記,未之有也:自,在,可譯為“在……中”。
85、嘗一龍機發,而地不覺動,京師學者咸怪其無征:嘗,曾經,曾有一次。而,可是。
86、驛:驛使,古時驛站上傳遞文書的人。
87、至:指來到京師。
88、果:果然。
89、隴西:漢朝郡名,在今甘肅省蘭州市、臨洮縣、隴西縣一帶。“隴西”前省介詞“于”(在)。
90、于是皆服其妙:其,它,代候風地動儀。妙,巧妙,神奇。
91、乃:便。
92、地動:地震。
93、所從方起:從哪個方位發生。
94、時:當時。損:腐敗。因:于是。
95、遷:升遷。
96、帷幄:指帝王。天子居處必設帷幄,故稱。
97、諷議:諷諫議論;婉轉地發表議論。
98、左右:身邊。
99、嘗問天下所疾惡者:嘗,曾經。疾,憎恨;惡,指壞人壞事。
100、目之:給他遞眼色。目:名詞活用為動詞。
101、詭對:不用實話對答。
102、閹豎:對宦官的蔑稱。
103、讒:毀謗。
104、圖身之事:圖謀自身安全的事。
105、吉兇倚伏:禍福相因。出《老子》: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106、幽微難明:幽深微妙,難以看清。
107、宣寄情志:表達和寄托自己的情意。
108、永和初,出為河間相:永和:也是東漢順帝的年號(公元136-141)。
109、時國王驕奢,不遵典憲:時,當時。國王,即河間王劉政。典憲,制度法令。
110、豪右:豪族大戶,指權勢盛大的家族。
112、不軌:指行動越出常軌的事,即違反法紀的事。
113、衡下車,治威嚴,整法度:下車:官員初到任。治威嚴,樹立威信。治,整治。整法度,整頓法紀制度。
114、陰知奸黨名姓,一時收禽:陰知,暗中察知。
115、上下肅然,稱為政理:肅然,這里是敬畏恭順不敢為非做歹的意思。
116、視事三年,上書乞骸(hái)骨:視事,這里指官員到職工作。乞骸骨, 古代官吏因年老請求退職的一種說法。
117、尚書,官名,不同朝代的尚書職權不一樣,東漢時是在宮廷中協助皇帝處理政務的官。
118、年六十二,永和四年卒(zú)。卒:死。

賞析

本文是一篇典型的人物傳記,以翔實的文筆全面記述了張衡的一生,描述了他在科學、政治、文學等領域的諸多才能。而且詳略突出,重點介紹了他在科學上的貢獻,其間貫穿了作者對張衡品德的由衷景仰之情。層次清晰,條理分明,一位博學多才、從容淡泊的文人學者形象如在眼前。文章可分為三部分。

第一部分即文章的第1段。記述張衡的學業、品德和文學上的成就。開頭兩句按歷史人物傳記的格式,記述張衡的姓名、籍貫與家世。接著介紹其在文學上的造詣。“少善屬文”說明他具有先天的稟賦,而“游于三輔,因入京師,觀太學”說明他注重社會實踐。也正是因為他在青少年時代就打下了如此深厚扎實的基礎,并不斷自我提高,所以才能“通五經,貫六藝”。在敘述了其“才”后緊接著敘述其德。“雖才高于世,而無驕尚之情,常從容淡靜,不好交接俗人。”具有謙虛穩重、超塵拔俗的品格,而面對統治者的招羅,作者連用“不行”“不就”“不應”等詞語表現他的不慕榮利的高潔品德。而《二京賦》進一步證實其文學才能及精研精神。

第二部分即文章第2~4段,介紹張衡在科學技術上的成就。重點介紹候風地動儀的結構和功用。第2、3段從整體上概括了張衡在科學上的成就,包括科學發明和理論著作兩部分。在介紹其特長時與其職官聯系起來,側面反映了二者互為因果的關系。第四段著重介紹了能代表其成就的候風地動儀。介紹地動儀雖不足二百字,但詳盡記述制造時間、質地、大小、形狀、內外結構、裝飾、功用等,文字精簡平實。如介紹構造特點時用“中”“傍”“外”“下”四個方位詞為序,便從里到外,從上到下簡要而清楚地寫出其構造特點。以“似酒尊”描寫其形狀非常形象具體,用“驗之以事,合契若神”的夸張描寫和“自書典所記,未之有也”的熱烈贊嘆著力描寫了儀器的準確無誤。最后附述了生動有趣的事件驗證其功效,使文章于平實中透出情致。

第三部分即文章的第5、6段,介紹張衡在政治上的才干。文章僅選取兩件事作為切入點,一是《思玄賦》的由來,表現了張衡心思細密、小心謹慎的形象。一是出任河間相時與奸黨斗爭一事。“陰知奸黨姓名,一時收禽”表現其政治智慧,“上下肅然,稱為政理”表現其卓然政績。這樣,筆墨寥寥卻寫出了一位真實可感、形神豐滿的廉吏。

語言凝練平實是本文的突出特點,作者寫作時絕少用形容詞,盡量抓住史實,描繪時惜墨如金,無一句贅言。但平實精謹中有精彩之處,如候風地動儀一段描寫生動形象,說明作者胸中自有丘壑,所以能繁簡得體,伸縮自如。也唯其如此,才能將張衡一生中在諸多領域中的大事交代得清楚詳明,有條不紊。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