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

朝代:現代

作者:陳毅

冬天詠物松樹

原文

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潔,待到雪化時。

譯文

厚厚的一層雪壓在松枝上,仔細看一看,這青松又高又直。
要想知道這青松又多么純潔多么高大,那就要等到樹上那層厚厚的雪化了之后才能看到。

賞析

《青松》一題,是《冬夜雜詠》中的首篇。《冬夜雜詠》這一組詩最初發表于《詩刊》1962年第一期上。共12題19首,這里選其中一首。發表時有小序云:一九六〇年冬夜大雪,長夜不寐。起坐寫小詩若干段,寄興無端,幾乎零亂。迄今事滿一年,不復詮次。(詮次,選擇、歸類及排列的意思。)送登《詩刊》,以博讀者一粲。(粲,形容笑的樣子。)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一日仲弘記。(仲弘,是陳毅的字。)作者借物詠懷,表面寫松,其實寫人。寫人堅忍不拔、寧折不彎的剛直與豪邁,寫那個特定時代不畏艱難、雄氣勃發、愈挫彌堅的精神。作者寫松是把它放在一個嚴酷的環境中,一個近乎劍拔弩張的氣氛中,我們看到了雪的暴虐,感受到松的抗爭。我們似乎像松一樣承受壓迫,又像松一樣挺直起來。那冷峻峭拔的松的形象,因為充溢其中的豪氣激蕩其中的力量而挺直起來。在壓與挺的抗爭中,我們似乎同時經歷了一場靈魂的滌蕩,因為在這種抗爭中,展現了那個時代飛揚凌厲的熱情,展現了作者那令人起敬的人格力量。  

讀這首詩,總讓人想起陳總的形象。想起那剛毅的面孔。勃發的神采,光明磊落的胸襟,剛直不阿、任何時候也不肯向惡勢力低頭的人格。真是文若其人。如果說:“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的詩句充溢著一種帝王之氣,那么“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的詩句也只有剛傲沉毅、滿懷將帥氣度的陳毅能夠寫出來!也許作者在這里的主要目的不是抒寫個人。冬夜大雪,作者輾轉難眠。1960年那是全國人民都在經受考驗的時期。特大的自然災害,黨的工作失誤,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集團背信棄義,帝修聯合反華,正使中國內外交困。正是黑云壓城城欲摧的時候,作者作為國內領導人,胸懷的是祖國的命運,承受的是民族的困厄,他考慮的是決不能喪失民族氣節,不能喪失原則和立場,向各種反華勢力妥協。而這時,全國人民正緊密地團結在黨中央周圍,以大無畏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迎接困難,戰勝困難,頂住了世界性的修正主義的逆流。“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正是對我們的黨和人民,對雄氣勃發的時代精神的盛贊。也許正是作者人格和時代精神相互融合,內外互動,共同投射在青松這個特定的象喻上,才使這首詩有一股凜然大氣,讀來令人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