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洞庭湖五首·其二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月夜行舟寫景抒懷

原文

南湖秋水夜無煙,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云邊。

譯文

秋天夜晚的南湖水面水澄澈無煙,(不由生出遺世獨立、羽化登仙的“上天”之念),可怎么能夠乘流上天呢?姑且向洞庭湖賒幾分月色,痛快地賞月喝酒。

注釋
①耐可:哪可,怎么能夠。
②賒:賒欠。

賞析

詩人為我們描繪了月夜泛舟的情形:明月皎皎,湖水悠悠。洞庭秋水澄澈無煙,水月相映,清輝怡人。

詩人與友人(此處,我們不妨把其族叔也當作友人)泛舟湖上,與清風朗月為伴,不由生出遺世獨立、羽化登仙的“上天”之念。但乘流上天終不可得,詩人也只好收起這份不羈的想象,姑且向洞庭湖賒幾分月色,痛快地賞月喝酒。

首句寫景,同時點出秋游洞庭事。“南湖秋水夜無煙”,初讀平淡無奇,似是全不費力,脫口而出,實則極具表現力:月夜泛舟,洞庭湖水全不似白日煙波浩渺、水汽蒸騰之氣象。波瀾不驚,澄澈如畫。無煙水愈清,水清月更明。溶溶月色溶于水,悠悠湖光悠月明。這種景象,這種意味,非置身其中不可得,非寫意簡筆不可得。詩人雖然沒有精工細繪,但讀者心中自會涌現出一幅水天一色的美好圖景。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