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子·柳色披衫金縷鳳

朝代:五代

作者:和凝

神話寫人

原文

柳色披衫金縷鳳,纖手輕拈紅豆弄,翠蛾雙斂正含情。桃花洞,瑤臺夢,一片春愁誰與共?

譯文

⑴柳色:深綠色。金縷風:用金絲繡成的鳳凰圖形。
⑵拈(niān 年陰平):用姆指、食指和中指夾。紅豆弄:弄紅豆。弄:玩。
⑶翠蛾雙斂:雙眉微皺。翠蛾:代指眼眉。
⑷桃花洞:指仙女所居處。
⑸瑤臺夢:指仙女思凡之夢。瑤臺:泛指仙人所居之處。晉王嘉《拾遺記》卷十:“昆侖山者,西方曰須彌,山對七星之下,出碧海之中,上有九層。..傍有瑤臺十二,各廣千步,皆五色玉為臺基。”李商隱《無題》:“如何雪月交光夜,更在瑤臺十二層。”

賞析

這首詞是詠天臺山神女之事。據《神仙傳》和《續齊諧記》載,漢明帝永平時,剡縣有劉晨、阮肇二人人天臺山采藥,迷失道路,忽見山頭有一顆桃樹,共取食之,下山,得到澗水,又飲之。行至山后,見有一杯隨水流出,上有胡麻飯屑。二人過水行一里左右,又越過一山,出大溪,見二女顏容絕妙,喚劉、阮二人姓名,好像舊時相識,并問:“郎等來何晚也!”因邀還家,床帳帷慢,非世所有。又有數仙客,拿三五個桃來,說:“來慶女婿。”各出樂器作樂,二人就于女家住宿,行夫妻之禮,住了半年,天氣和暖,常如春二、三月。常聞百烏啼鳴,求歸心切。女子說:“罪根未滅,使君等如此。”于是送劉、阮從山洞口去。到家,鄉里怪異,經查尋,世上已是他們第七代子孫。二人于是又想回返女家,尋山路,不獲,迷歸。至太康八年,還不知二人下落。天臺仙子則成為文學作品常詠的對象。

此詞第一句寫仙女的穿著。第二句寫她玩賞紅豆以寄相思之情。第三句寫其面部表情。四、五句寫她身居仙境,而夢人間。結句點題,表明仙女的孤凄,春愁無人與共。語言含蓄,情在詞中。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