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詠懷二十七首·其二十六

朝代:南北朝

作者:庾信

邊塞羈旅思鄉

原文

蕭條亭障遠,凄慘風塵多。
關門臨白狄,城影入黃河。
秋風別蘇武,寒水送荊軻。
誰言氣蓋世,晨起帳中歌。

賞析

庾信留仕北朝后,常常面對異域風物而起羈旅之嘆。但這首詩所描寫的邊塞景象,并不一定是即目所見,而是綜合若干具有北方特征的景物,再結合幾個典故,構成冷落蕭索的總體印象,借以抒寫出心頭的凄涼之感。

“蕭條亭障遠,凄慘(一本作‘凄愴’)風塵多。”濃郁的鄉關之思中夾雜著尚未消磨的豪氣,從詩中迎面撲來。他本可以在故鄉安樂地走完自己的人生旅程,卻又因故而漂零在異地他鄉,屈仕敵國,遠離家園。“關門臨白狄,城影入黃河。”詩人看不見故園的青山秀水,他想:黃河的那一面,應該就是故鄉的城池吧?“秋風別蘇武,寒水送荊軻。”蘇武不在,易水猶寒,沒有人能夠明白詩人對于家鄉的思念。壯士一去不復返,自己不知何時才能踏入故園。“故園東望路漫漫”,詩人把最好的歲月留在了異國他鄉。“誰言氣蓋世,晨起帳中歌。”最后借前面典故的字面意義,與前六句合成一個完整的境界,勾出了詩人遙望亭障關河,面對秋風寒水,在邊塞的帳幕中晨起悲歌的形象。

在格律上,此詩除第二句為三平調外,其余各句平仄粘對都暗合五言律詩的規則,已可視為唐人五律的先聲。

分享到Line